十年修煉 大法時時展神奇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十日】九九年的春天,我舅媽過世,入殮時,半尺厚的棺材蓋,從棺材上邊砸下來(棺材下還支著板凳)正砸在我腳面上,這一下可把周圍的人嚇壞了,那麼厚的棺材蓋,又從那麼高處(有一米多高)砸下來,別說是腳面,就是砸人身上也受不了啊,大家紛紛問我:「怎麼樣?」我當時只覺的整條左腿脹得難受,卻一點沒感覺出疼,我說:「沒事,我一點也不疼。」人們都不相信,後來看真不像疼的樣子,覺的不可思議。回來的當天晚上,我像往常一樣,煉完了五套功法。第二天和沒事一樣,上午趕了半天集,回來做飯,甚麼事也沒有。

下午有個同修來了,因為她姐夫剛死,怕她姐難過,想叫我一道去她姐家打會兒麻將,說是為了讓她姐開開心。我心裏覺的不對勁兒,但同修來找我,我也不好推辭,打了三圈後,我就感覺腿又脹起來,於是就不打了,回家一看,我的腳腫得像饅頭一樣,腳趾頭顯的短短的,我一下子悟到了:自己沒有和同修在法上切磋,卻礙於面子幹了不好的事。我認識到如果不按師父要求的去做就會自作自受。

去年,我和同修去北京給親友講真相勸「三退」(退黨、退團、退隊),回來親友的孩子開車送我們到車站,上車時,同修先上去了,我的手還扶著車門,司機不知道,坐在駕駛座上就關車門,一下子把我的三個手指夾住,立刻流出了血,同修給了我手紙讓我攥住,我可一點也不疼。我知道,是師尊慈悲為我承受了痛苦。

零八年八月,我牙疼的兩頓沒吃飯,喝點奶還不解飢,孩子們都勸我拔了這顆牙,我想,拔牙不得用麻藥嗎,我一個修煉人怎麼能用常人的方法去拔牙呢?我說甚麼也不去,就躺在床上發正念:「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管,一切邪惡都不能干擾我。」正念一出,真神!一點也不疼了,我高興的走到客廳,對孩子們說:「你們看,我一點也不疼了,多神奇呀!」孩子們說:「好!你就煉吧!」

這些神奇事在我身上出了不少,十年來,修煉中無時不感受到師父的慈悲、精心的呵護。我萬分感謝師父引導我穩步走過了這風風雨雨的這麼多年,在巨關巨難中,我逐漸成熟,近七十歲的我,沒有文化,也不會說甚麼,只是想救人。平時學法、發正念和同修一道散真相資料,貼標語,更值得我欣慰的是,我每次回老家都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退黨、退團、退隊),把這當成我日常生活中的頭等大事兒。

千言萬語表不出我對師尊的感激之情,今後,我一定再接再厲,爭取做得更好,救度更多的眾生!

層次所限,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指正。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