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海澱區洗腦班逼迫檢舉揭發的伎倆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九日】海澱區的洗腦基地在北安河附近的核工業部療養院。洗腦班辦一個班的時間是三至五週,將每個大法學員單獨分開,每天進行長達十多個小時的洗腦迫害。一個大法學員由至少三個所謂的「教員」(其中兩個骨幹是已背叛大法的猶大,其他是常人,也是為了監視那兩個猶大)負責迫害一個大法弟子。同時還有三個包夾人員對大法弟子進行晝夜監視。每天花費在二千元以上,一個班按四週(4×7天)計算,每個班平均花費人民血汗錢5.6萬元。

洗腦班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大致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是洗腦階段,第二個是檢舉揭發階段。

首先,由那些曾學過大法的猶大當教員做所謂的「教育轉化」,即對大法學員進行洗腦。這些猶大由於曾學過大法,因此,對大法弟子的言談舉止和思維方式相當了解。他們通過多年的實踐,積累了相當多的所謂「教育轉化經驗」,通過交談能很快了解被迫害學員的思想狀態,據此制定有針對性的轉化策略。洗腦的目地是通過謊言和暴力,動搖你對大法的信念,進而逼迫你放棄對大法的信仰。達到摧毀修煉者的精神防線目地,為第二階段逼迫你供出同修打基礎。

第一階段的洗腦迫害的細節,在以前的每日明慧上有所揭露,這次重點談第二階段,檢舉揭發。

有些學員因第一關沒過好,即使是違心地轉化,但放棄信仰對思想所產生的巨大衝擊,以及出於對不起師父的萬般羞愧,精神防線發生崩潰。在邪惡之徒的步步緊逼下,加上放不下對名利、人身自由的執著,從而神志不清地供出了同修,造成無法挽回的損失。

他們這些險惡的招數,在敢於捨棄一切的大法弟子面前,根本不起作用。還有曾被迫害過的大法弟子,對他們這些手段早已了解。所以,邪惡之徒在這些學員身也得不到任何實質的東西。

對於向他們妥協的學員,他們不會輕易地放過你,他們會繼續逼迫你檢舉揭發同修,說甚麼這是衡量你是否轉化的試金石。為了逼你說出同修,他們採取各種方法實施威逼利誘:

甚麼只要你檢舉出同修,他們對你以前的問題都不作處理,你可以安心地回家。

甚麼你的行動早被他們掌握的一清二楚,就看你自己能不能主動坦白、揭發。如果不坦白則嚴加處理。

他們還會對你一連幾天進行圍攻,圍攻的方式主要是幾個人輪番對你進行語言上的人身攻擊,說你是甚麼假轉化,若不交代出所有問題就別想回家。還不斷地重複以上提到的誘騙說法,以此動搖你的意志。

《九評共產黨》中早就說的明白,共產黨迫害起他們自己人也同樣是無情的,在延安整風時,不就有個老幹部,曾被逼檢舉自己的同志,最後精神都崩潰了,拿起桌上的槍要自殺。

所以,不要以為你表示轉化了,他們就會對你好。他們會步步緊逼,讓你在心理上對他們真正地屈服,不但讓你放棄對大法的信仰,而且要讓你成為背叛同修,背叛大法的人,使你以後想從新修煉都不再有勇氣。

你若說出哪怕是一個人,即使是這個人只與你有過一般交往,他們都要對此嚴加追問,力圖從中找到蛛絲馬跡,再擴大搜索範圍。

而且,你要說出一個,他們會不斷地逼迫你說出第二個、第三個……

所以,最乾脆俐落的方法就是一個人都不說,斷了他們的念想,不管他們掌握甚麼線索,就守住這一點,也會給自己省去許多麻煩。

別以為你供出了同修,他們就會兌現所謂的承諾,放你回家,他們很有可能根據你自己的坦白將你勞教或判刑,這方面的教訓相當多,也相當慘痛。所以,對邪惡的一切謊言都不要相信。常人中對共產惡黨的逼供有這麼一句名言:坦白從寬,牢底坐穿;抗拒從嚴,回家過年。

所以說,在如此險惡的境地裏,你內心對師、對法都要堅定,都不能有懷疑。無論處於多麼劣勢的境地,心理上都不能對邪惡屈服。只要信仰不倒,意志自然就會堅定,邪惡就鑽不了你的空子。記住:絕不能給邪惡任何實質的東西,因為你的供詞很可能就是他們判你刑的證據,也絕不能出賣同修。其實,邪惡已經告訴你了,甚麼是真轉化,甚麼是假轉化,轉化的試金石是甚麼。

對那些妥協的人,他們還會拉你也當洗腦班的所謂教員,並騙你說,你只有答應做洗腦工作,才是真「轉化」了。另外國保也會找你,要你做線人,你若供出了同修,他們就會以此要挾你。所以對那些毫髮無損地從洗腦班出來的學員,我們應慎重地觀察、了解一段時間。

海澱洗腦班有個猶大,在以前的明慧報導中曾出現過她的名字「海燕」,但沒有她的姓,她姓閆,全名叫「閆海燕」,是北京市延慶縣人,現在40歲左右,農村戶口。具體情況如下:

閆海豔,女,四十一、二歲,曾經修煉過法輪功,原北京市延慶縣二商售貨員,她曾去北京上訪,被勞教一年,勞教期間,在邪惡強大的壓力、欺騙下向邪惡妥協,背叛大法並賣力協助惡警,摧殘堅定修煉大法的弟子。期滿釋放後,被延慶和北京地區惡人操控,在迫害大法弟子的洗腦班開辦後,她又被當作骨幹使用。由於她能說會道,心狠手辣,把勞教所惡警對待大法弟子的酷刑毒招反過來用在大法弟子身上。2001年回到延慶後,又被當地惡人指使迫害大法弟子,其中包括幾名教師,製造了流血事件,至今她仍在全國各地行惡。

她的情況以前明慧有過幾次報導,最初邪悟的時候,當地有過多名大法弟子找她交談,但無濟其事,至今仍被惡黨利用,並為邪黨賣命。

閆海豔的丈夫郭安,在延慶郵局工作,兒子郭壯,十七、八歲,三口都曾經修煉過法輪功。

家庭住址:北京市延慶川北西區45號樓209室,宅電:010-69147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