濰坊市公安局長黃濰連罪惡累累(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五日】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濰坊是中共迫害法輪功非常嚴重的地區之一。九年來,全市僅在明慧網公開曝光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就達九十四人;被非法判刑大法弟子一百名左右;被非法勞教的大法弟子一千名左右;被非法關進洗腦班、被剝奪工作、被抄家、被罰款、流離失所的更是不計其數。

濰坊市許多邪黨人員成了中共邪黨迫害大法的馬前卒、犧牲品。這其中死心塌地為惡黨效力的邪惡之徒,現任市副市長兼公安局長的黃濰連就是其中的一個。他在擔任坊子區委書記期間,縱容坊子區公安局王全峰等惡徒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對發生於坊子區的迫害致死案例及迫害行動負有主要責任。零三年任分管司法的副市長、尤其是零五年兼任市公安局長後,直接指揮對大法弟子的綁架,並肆意決定非法勞教大法弟子,是濰坊市迫害法輪功的最主要責任者之一。他因迫害法輪功罪惡累累,「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分別於零四年五月一日、零六年八月十三日、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發出三次公告對其通緝,他也是首批被「追查國際」發出追查通告的中共官員之一。

一、政治投機的小人

黃濰連,一九五零年十二月出生,山東威海人。早在八九年「六四」中共邪黨開槍鎮壓學生時,黃濰連是市裏的一個科級幹部,他嫌自己的官小,做夢都想向上爬。「六四」當日凌晨,當他聽到「美國之音」播報中共惡黨軍隊已開槍鎮壓學生時,為了撈取政治「稻草」,連夜向上彙報。急功近利的濰坊市委頭子聞訊後立即把常委們從睡夢中叫起來,緊急召開常委會,公開表態支持中共的血腥鎮壓。於是,濰坊成為全國第一個公開表態支持鎮壓的地級市,這是當時因開槍鎮壓無辜青年學生而遭到世人譴責和唾棄的中共最喜歡看到的。市裏的頭頭們由此得到了上頭的賞識,黃濰連也如願以償地得到了市裏頭頭的「賞賜」,不久便由一名科級幹部直接躥上了昌樂縣委副書記的位子。

政治投機攫取的利益使黃濰連喜不自禁,腦子裏繃緊了「政治」弦,隨時都想表現自己「黨性強、覺悟高」,再撈一把向上爬的資本。十年後,到了一九九九年,惡首江澤民在大法弟子「四二五」上訪後,出於一己之私,利用惡黨,蠢蠢欲動地要迫害法輪功。就在其磨刀霍霍之際,此時已是坊子區委書記的黃濰連又嗅到了血腥味,認為這正是表現自己「政治覺悟高」、攫取官場利益的好機會。於是,他按耐不住內心的激動,就像賭徒押注一樣擅自指使坊子區下屬單位(科協)的一個刊物,從六月份開始,連續登載了十七篇惡毒攻擊法輪功及其創始人的文章,這當時在全國尚屬罕見。濰坊大法弟子為此多次到坊子區委、區府、科協、信訪局,澄清事實,說明真相,但黃濰連等人根本不予理睬,對大法弟子粗暴對待,甚至非法扣押。在這種情況下,為維護大法,同時也是維護法律賦予公民的基本權利,坊子區及濰坊城區的大法弟子自發地決定向更高一級政府--濰坊市政府信訪辦和平上訪,反映情況。

七月十四日早晨,濰坊城區、坊子區等地的大法弟子首先到達濰坊市信訪辦(信訪辦位於市府大樓旁邊一座獨立的建築),濰坊郊區、周邊地區學員聽說後互相轉告,也陸續趕來。到下午,已聚集了大法弟子六千名左右(後到的大法弟子,許多被公安攔截,數字已無法統計)。當時市裏主持工作的副書記王立福(分管政法)又驚又怕,一晚上竟休克了好幾次(該惡徒在「七二零」後對大法弟子實施了瘋狂的迫害,結果於零二年春遭惡報死於肺癌)。……經過大法弟子自發選出的代表們一次次和濰坊市委、市政府談判,二十多個小時之後,於七月十五日凌晨,終於得到了市政府書面答覆(蓋有公章的正式公文),內容包括:不在公開發行的報刊上攻擊法輪功;准許法輪功學員在公共場所煉功;准許法輪功資料在內部發行;不對上訪學員打擊報復。

此時,雖然距江××發動的「七二零」全面迫害僅有五天,但這次黃濰連「拍馬屁」卻拍在了馬腰上──從上到下大都對他不滿。更高層的邪惡認為此事干擾了其鎮壓法輪功的整體部署,並說處理意見是「輸給了法輪功」,從而狠批了濰坊市的頭頭。而濰坊市的上上下下,很多人都罵黃濰連是「投機鑽營的小人」、「沒事找事」。有些頭頭腦腦鄙視地說「想向上爬也不能這麼急呀」;「為了自己往上爬,給這麼多的人找麻煩」……當時的黃濰連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然而,他並不反思自己的過錯,反而更加敵視「真、善、忍」大法。

二、在坊子區欠下累累血債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夥同中共邪黨開始了對法輪功迫害。曾因誘發「七一四」事件遭眾怒而灰頭土臉的黃濰連,此時又邪氣高漲地囂張了起來。投機鑽營的本性及對「真、善、忍」的懼怕與仇恨,使他對江魔頭迫害法輪功的種種邪惡指示如獲至寶,在實際中更是變本加厲地「發揚光大」。他積極指令各單位、派出所、鄉鎮、居委會對善良的大法弟子進行非法抄家、綁架、敲詐勒索,非法關押、拘留,甚至勞教、判刑。對被非法關押的學員實施毒打、野蠻灌食、吊銬、電棍電、太陽曬、三九天室外凍、不讓睡覺等手段進行折磨摧殘,其行徑令人髮指。

鎮壓一開始,黃濰連除了面上的部署之外,唆使惡人將坊子區各鄉鎮輔導站負責人非法綁架關押到坊子區長城賓館,強制大法弟子看誹謗大法的媒體宣傳,進行精神洗腦,同時對大法弟子進行財產掠奪。指使以惡人王全峰為首的所謂的「工作組」到各鄉鎮、單位檢查督導迫害。王全峰,時任國安大隊大隊長,是黃在坊子培植的迫害法輪功打手、拐棍。該惡三十餘歲,五短身材,具有與黃濰連一樣的「兇狠、狡詐、貪婪,一心想往上爬」特性,故很被黃看重,他指使王全峰在公安局專門負責鎮壓迫害法輪功。黃還恬不知恥地把自己昧著良心當小人、升官晉爵的經驗露骨地傳授給王某,說:「王全峰,你想往上爬就得狠打法輪功。」赤裸裸地暴露了黃濰連心底的齷齪。王全峰本來就是個出了名的壞種,做夢都想升官發財,經其主子黃濰連的這一點撥,更是有恃無恐、不擇手段地殘害良善。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六日,坊子區穆村鎮張素珍(女)、王秀玉(女)、趙文明等等十二名大法弟子進京上訪。押回後,王全峰夥同該鎮黨委副書記李力等惡徒多次暴打、電擊她(他)們。它們電擊大法弟子的脖子、後背,還將電棍插進嘴裏電舌頭,還多次電擊年輕女大法弟子大腿內側、陰部,甚至用電棍直捅陰部。王全峰在迫害張素珍時,無恥下流地將她的褲子扒掉,猛打她的腰部、臀部,將碗口粗的木棍都打斷了。直到將張素珍打昏才罷休。惡除了用電棍電趙文明的全身,還用煙頭燒、刀子插、螺絲刀子捅趙文明的脖子,致使其多處受傷,血流不止。惡徒怕出人命,遂將其送到鎮醫院搶救。其慘狀令醫院的護士都目不忍睹。晚上,王全峰這些暴徒們把大法弟子頭上套上麻袋,關上燈毒打。更邪惡的是,惡徒們對女大法弟子肆無忌憚地大耍流氓,有的女大法弟子陰部被這些禽獸不如的惡棍撕爛。

在黃濰連任職坊子區委書記期間,有四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黃濰連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二零零一年四月三日晚,大法弟子王愛娟(女,四十三歲,濰坊市棉紡廠職工)與另兩位大法弟子在清池鎮發真相材料被坊子公安分局惡警抓住,兩天後被非法送往坊子看守所。三位大法弟子抵制迫害,絕食抗議。四月七日凶犯王全峰、李金升指使手下把三人綁在鐵椅子上,約四、五十人暴徒圍著她們進行侮辱、折磨、灌食。她們五天未吃飯每人被暴徒灌了一公斤鹽。四月八日王愛娟被迫害致死。大法弟子吳敬霞(女,二十九歲,坊子區鳳凰街辦葛家村人),二零零二年一月六日因發放法輪大法真相材料被惡人抓住,一月十八日被坊子區公安分局強行關入「濰坊洗腦班」,一月十九日下午五點被迫害致死,二十日才通知家人。吳敬霞的遺體遍體鱗傷,前胸被惡人用電棍電的有四、五個深坑,腰和腿被打成黑色的,其中一條腿的大胯被打斷,滿臉是血,看不清面容。另外兩名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是溝西鎮老年大法弟子王益新,於二零零零年夏天被迫害致死;穆村大法弟子孟慶錫,於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在穆村鎮司法所被迫害致死。

在肉體上殘害的同時,黃濰連還實打實地落實江魔頭「經濟上截斷」的邪惡指示。該區幾乎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被惡徒敲詐過財物。被勒索罰款的少則幾百、幾千,多的高達七八千元,甚至幾萬元。在黃的慫恿下,惡人們隨心所欲地肆意敲詐大法弟子。有的惡人找妓女的費用讓大法弟子報銷。

大法弟子孫承祿(男,六十二歲,濰坊電業局退休職工,家住牟村鎮前北流村)在二零零零年三月份和十月份遭非法關押、毒打、勒索一萬三千多元,被逼坐鐵椅子,有時銬在窗稜上,有時銬在門上,強行搜身,有一次被牟村鎮惡徒王樂泉搜去二百多元現金直接裝進自己的腰包。惡人還讓孫承祿與他們一起去飯店訂飯菜,然後把帳記在孫承祿的身上。有的時候惡徒們找妓女的花銷,也叫孫承祿給他們報銷,真是無恥至極。零一年底,坊子區原法輪功輔導站站長杜濟群被綁架到濰坊洗腦班,王全峰與另一惡警趙成林從杜的家人手中一次就勒索現金一萬元,卻不放人,二犯私吞。零二年七月在黃濰連的指示下,以莫須有的「洩露國家機密罪」、「破壞法律實施罪」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關押在濟南女子監獄。杜繼群在獄中胃出血長達一年時間。杜繼群的丈夫在巨大的精神壓力下與她離婚,正在上學的女兒承受了同齡孩子難以承受的痛苦。

三、用陰毒手段,有計劃地抓捕迫害全市大法弟子

零三年初,黃濰連爬上了副市長位子,分管公安、司法等。零五年一月,因其追隨江魔頭及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表現「積極」,滿足了惡黨的邪性要求,黃濰連又兼任濰坊市公安局局長。這個職位更使黃濰連的陰毒凶殘赤裸裸的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前幾年濰坊公安局在迫害大法弟子方面也是扮演了很邪惡的角色,犯下了很大的罪惡。但是,本性陰毒狡詐的黃濰連上任後,其邪惡程度比前任有過之而無不及。出於急功近利向上爬的野心及骨子裏對法輪大法的仇恨,幾年來,黃某把主要的精力及警力都放在了迫害法輪功上,使濰坊市對法輪功的迫害變得更是有預謀、有計劃、按步驟地實施。

零五年三月,就在黃濰連剛上任兩個月左右,在他的主謀策劃下,全市對大法弟子進行了一次全面的調查摸底,重新登記核實,納入黑名單的監控管理;為進一步加強對大法弟子的監控、跟蹤,在城區健康街、北宮街等主要路段安裝了監控和衛星定位系統;商品城、科技市場安裝電子眼,設崗檢查貨物;對城區的出租房、網吧進行全面登記、檢查;為截獲《九評共產黨》及大法真相資料,以創建衛生城為幌子,由公安、國安、交警、城管等聯合行動,長期在各街道、路口查車、堵截,查出租車後備箱所裝物品;各單位、街道被要求雇佣閒散人員成立巡邏隊暗中查訪。一位基層民警訴苦:「對法輪功又緊了,累死我們了……」

在摸了底的基礎上,黃濰連等惡徒便迫不及待地伸出了魔爪,於三月份開始在全市有計劃、分區域地對大法弟子集中大搜捕。先安丘、諸城,後青州、昌邑、壽光等地。僅三月十五、十六兩天,安丘市就綁架大法弟子二十一人,其中十四人勞教、倆人判刑。昌邑市五月十九日在丈嶺鎮一天就抓捕大法弟子十一人。至五月底全市被綁架的大法弟子達八十餘人。而類似這樣的集中綁架大法弟子幾年來在濰坊尚屬首次(除「七二零」大抓捕外)。

黃濰連等人的邪惡表演,隨即得到其主子的獎賞與鼓勵。五月下旬,山東省610在濰坊昌樂縣召開了全省各縣市區610會議,推廣濰坊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經驗,進一步密謀部署迫害。這邪惡的迫害起到了很大的推波助瀾的作用。各縣市區紛紛加重了迫害。

零六年,濰坊至少有二百名大法弟子被綁架,多人被非法勞教、判刑。零六年十月十九日大法弟子劉生柱、馬友娟、王洪花等二十多人被同時綁架。馬友娟的家人為了親人能早日出來,先後被惡人榨取人民幣二萬六千餘元,但馬友娟仍未放出來。零七年四月四日,馬友娟六十歲的老父親馬義慶從臨朐老家來到濰坊公安局國保大隊,要求釋放女兒、退還被敲詐的兩萬六千多元錢財。濰坊公安局國保支隊的王偉、陳向陽等惡警,就在黃濰連的眼皮底下,肆無忌憚地耍流氓,不僅毆打馬義慶,還將老人送進拘留所非法拘留,之後,又莫名其妙地將老人送到勞教所非法勞教。幾個月後馬友娟被非法判刑。

零七年濰坊「國際風箏會」前夕,邪惡之徒採用非法跟蹤、監控等流氓手段摸清了一些大法弟子的行蹤,於四月十八日,由黃濰連指揮,市區統一實施犯罪行動,綁架了城區戴宗臻等三十多名大法弟子。被綁架大法弟子的錢物幾乎被搶劫一空,有些高檔的衣服也被惡警搶去。有的大法弟子家屬去市公安局要親人、要錢物,惡警不應,家屬讓他們對搶走的財物開個證明,他們聲稱「就是不給證明,告也沒用,對法輪功不講法律。」

零七年十月九日,濰坊市公安局、邪教大隊、奎文分局和濰城分局等聯合行動,出動警車八、九輛,從上午九點多就包圍了濰城區向陽路北首偏涼子工業園區的滬式食品加工糕點廠,將前後門都堵住,一個人都不放過的審問。惡警們把保險櫃撬開,將準備當日給職工發工資六萬多元全部盜走,廠長孫官信及在該廠打工的七、八名大法弟子全被綁架了,還盜走電腦、打印機及全部法輪功書籍和資料若干。兩天後,即十月十一日下午,黃濰連在此組織公安統一行動,綁架了李天民(原濰坊市輔導站站長)、婁紅梅(李天民之妻)等城區所有開複印部的大法弟子共十一位。

進入零八年以來,黃濰連等惡徒,更是假借「維護奧運穩定」的名義,對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實施更加瘋狂的綁架迫害。坊子區大法弟子宗秀霞於二月二十二日,在去奎文區新華路佳樂家超市購物的途中,善意地向路人講法輪功真相。上午十一點半左右被惡人綁架到奎文公安分局廣文派出所。下午一點左右,它們把宗秀霞帶到濰坊市人民醫院體檢。下午三點左右,在被綁架短短四個多小時內,宗秀霞就被以黃濰連為首的惡警迫害致死。

零八年七月九日,就在距離奧運一個月之際,黃濰連等惡徒又在全市有計劃地組織實施了一次大規模的綁架犯罪行動。從當日早上六時開始,十二個縣市區同時行動,僅一天全市被綁架大法弟子的案例達一百零一宗、一百二十四人。七月十日上午,諸城大法弟子劉秀梅在自家開的糧油店裏賣貨,突然遭開發區派出所所長丁波峰等惡警非法抄家、綁架,七月二十七日家屬得知劉秀梅被迫害致死。據不完全統計:一月至八月二十四日,濰坊市僅在明慧網公布被綁架的法輪功修煉者就達四百七十四人次,被非法勞教五十七人。

對於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除了電擊、毆打、銬「十字架」等酷刑折磨外,黃濰連還指使惡警用靜脈注射毒藥的陰毒方式進行迫害。在零六年三、四月份發現,濰坊看守所對絕食抗議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採用殘忍的手段--靜脈注射毒藥進行迫害。據初步了解,先後至少有王琪彩等四名大法弟子遭受了這種迫害。

四、與良善為敵,鼓勵慫恿惡人施暴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內心晦暗、陰毒的黃濰連自然賞識如王全峰之流的邪惡之徒,但這樣的壞種畢竟是少數。很多警察都已逐漸地明白真相,深知迫害法輪功是不得人心的犯罪行為,從內心不願意再去參與迫害。黃濰連對此心知肚明。他為了使迫害能維持並深入下去,就利用人性中追名求利的弱點,採取對迫害法輪功表現最積極賣力的邪惡之徒予以「重賞」、「重用」及「樹為典型」等手段,威逼誘惑公安幹警由被動應付變為積極主動地與他一起去「趟渾水」、參與迫害。在此僅舉兩例。

昌邑市公安局610頭子陳曉東,三十餘歲,在黃濰連的慫恿下,陳曉東迫害法輪功到了喪心病狂的程度。零五年二月至十二月底,他組織實施綁架大法弟子約一百九十五人次左右,經他手直接送判刑勞教的大法弟子就達八十五人次,居全省縣級市之首。零五三月三十日,昌邑市太堡莊鎮大法弟子初立文的兒子、大法弟子初慶華,和妹妹一起去濰北監獄看望父親,被陳安排惡警強行綁架後非法勞教兩年半。陳曉東迫害大法弟子手段很殘忍。丈嶺鎮大法弟子劉述連零五五月十九日在家被陳領一幫惡徒綁架時,當場被打斷了腿。這個貪婪成性的陳曉東從大法弟子家人身上榨取的錢財連它自己都數不清,一次少則幾千多則上萬。然而,就是這樣一個披著警皮的無恥之徒,卻得到了黃濰連的賞識,先後獎給陳曉東一輛越野車和十幾萬元。

原安丘公安局長聶作坤(1965年生)為撈取政治資本,牟取私利,助惡為虐、積極追隨中共惡黨及江氏流氓集團迫害堅持「真、善、忍」信仰者,聶作坤在安丘任職期間(零一年四月至零七年一月),先後非法勞教判刑大法弟子六十餘人,近二十名大法弟子被虐殺。它勾結當地黑惡分子作惡多端,飛揚跋扈、肆意勒索錢財,甚至將包養的二奶堂而皇之地調入公安局任秘書供其淫樂。安丘前任市委書記李本躍曾多次說:聶作坤就是土匪頭子。就是這樣一個壞人,卻很受黃濰連的青睞,經黃推舉聶惡於零五年底被樹為第十六屆「山東十大傑出青年」之一,並將其塑造成「帶領全局工作跨越式發展,工作模式在全國公安機關推廣」的先進典型。零六年十月聶作坤因經濟問題被雙規,後利用卑劣手段買通關係過關。黃濰連非但不予以查處,反而重用聶惡,於零七年一月,將其調任為壽光市公安局局長。壽光市作為中共惡黨頭目胡××的聯繫點,不僅在濰坊,就是在全國也邪黨視為的重點縣市。聶作坤到了壽光後,果然如不負黃某的厚望,對大法弟子實施了瘋狂的迫害。在綁架大法弟子的同時,上任不到三個月便將趙發信等四名大法弟子非法勞教。零八年以來,聶作坤等惡徒以「奧運穩定」的名義迫害法輪功。據不完全統計,零八年一至八月份,壽光市非法綁架大法弟子達八十九人次,居全濰坊市之首。

……

黃濰連,以上所述只是你這些年來迫害良善積下累累罪惡之九牛一毛,任何人(包括你在內),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犯下的所有罪惡,都將大白於天下。請你在夜深人靜睡不著覺時,捫心自問:這些年自己都幹了些甚麼?對得起你的良心嗎?如果你把迫害法輪功的精力放在除暴安良,保一方平安上,你將立多大的功,積多大德,多麼的得人心?可你卻反其道而行之,不遺餘力地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善良百姓,……《西遊記》裏有這樣一首詩「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乾坤無私,善惡必報;害人必害己,這是公理。你只想走升官的捷徑,豈不知你正在走向生命的絕境。有句話是「臨崖立馬收韁晚,船到江心補漏遲」,好在大法慈悲無量,你如現在能立即悔悟,懸崖勒馬,善待大法弟子,將功補過,還為時不晚,或許能擁有未來。否則,如果仍然死心塌地追隨邪黨上竄下跳地做惡,等待你的一定是天理與法律的嚴懲,萬劫不復的滅頂之災。


濰坊市公安局長黃濰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