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在北京女子監獄的殘酷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四日】在2004年前後,大約有20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女子監獄,三、八、十分監區最多,當時僅十分監區就有近50名。和普犯混合關押。監獄利用普犯和背叛法輪功的邪悟者對法輪功犯罪、迫害法輪功學員。在各分監區迫害都在發生著,而且非常殘酷。現把我們經歷的,知道的簡述如下,當然這只是那裏迫害的冰山一角。

1.所謂 「特別關照」

下監,對於普通犯人來說,是走入平穩的勞動改造生活了,而對於被非法關押在這裏的法輪功學員來說,下監只是被殘酷迫害的開始。不管你從哪裏來,不管你甚麼時候來,只要一到監區,不問溫飽,不問睏乏,立即就被獄警包圍起來逼寫「四書」,接著一幫法西斯洗腦者把法輪功學員看起來。

對不肯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和身體的大力度傷害:惡言惡語、強迫看攻擊誹謗法輪功的錄像、書籍,強迫聽猶大的謊言,強迫寫認識。同時加大對身體的摧殘:剝奪睡眠,或晝夜只能坐在小塑料凳上,或晝夜罰站,長時間站軍姿、練正步,稍有不如意拳腳就上來了;不讓洗漱;不讓上廁所,24小時內只能去廁所一次,以此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

監區裏經常召開攻擊誣陷法輪功的所謂批判大會,「法輪功監區」的經費都是上邊撥給,他們不必擔心能不能完成收益指標的問題,撥款也多。這裏雖然有一半是普犯,但收益指標很低,所以獄警的精力主要用於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批判會都是顯「政績」的形式。在這種抹黑法輪功的會上,邪悟者放毒,不明真相者跟著胡鬧。她們對法輪功犯罪,毒害了眾生,尤其對那些被關押了多年不明真相的人毒害最重。

2. 製造恐怖氣氛

在這裏,一般犯人僅有的一點點自由,法輪功學員都沒有,不允許法輪功學員與他人交談,不允許在公開場合說話。如果有人當眾說了一句真話,立即會被劫持,接著是恐怖大會造聲勢,恐嚇。在這個有獄政科參加的大會上,所有獄警全副武裝,手提手銬,高壓電棍,布滿會場各個角落。會上宣布說話的法輪功學員送集訓隊關禁閉。如果此時再有人稍有異意,也會馬上給銬走。

3.所謂 「個別關心」

▲中隊長時常到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的學員中來坐一坐,或攻擊法輪功,或謾罵法輪功學員,或下達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新的指令。比如前任中隊長田鳳清,背著法輪功學員下達「脫敏」的指令;後任中隊長鄭玉梅當著法輪功學員的面下令:在地上寫滿法輪功師父的名字。

▲某副中隊長經常在一個設有監聽的房間裏找法輪功學員單獨談話,說:「我是來保護法輪功學員的」,「我兒子會背《洪吟》中的詩,我在看《轉法輪》」,在公開場合謊說:「我們不強迫你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你願轉就轉,不轉就算了。」許多學員都對她產生了好感。要知道,法輪功學員身處牢籠中,與世隔絕,無法和任何人溝通,多麼希望在這裏能碰上好人哪!可是終於有一天,上邊要求限期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她平時的和善面孔換成了凶殘面孔。強制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迫害法輪功學員,就是極大的犯罪。

▲小隊長申某為了達到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目的,可算使盡了渾身解數。她常常到法輪功學員那裏說:「休息休息吧,打打太極拳。」(太極拳成了監獄操,每個人都得會),「給你拿本字帖練練字」。她偽善的面目像是在挽救法輪功學員了,動真情與法輪功學員談心。但都不起作用。她使出了看家本領,她學了幾年法律,自以為用常人的法律可以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一天她約了幾個獄警,抱了厚厚的法律集,對長期被罰站極度疲勞的法輪功學員進行24小時不間斷精神折磨。不允許法輪功學員思考、停頓,必須立即回答。「如果不馬上回答就算你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了。」企圖摧毀法輪功學員的意志。

有一天她聽說那位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了,她高興的不知如何好,立即在上班的路上買了一袋牛奶、一個梨、一小包餅乾拿來了。可是到監區一看她沒有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申某氣急敗壞,把買來的東西狠狠地摔在法輪功學員面前的地上,摔爛了。申某費盡了腦筋還是沒使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又有一天她突然從關法輪功學員的房間衝向大廳。大廳內當時有七、八十人在幹活。申某對著幹活的人大哭大鬧,說是別人說她是「長官」了,表演的可謂花樣翻新。

▲小隊長吳某,與她的導師多次策劃用對精神病的方法迫害法輪功學員。吳安排一個品質很差的人作包夾,隨意打罵、體罰、誣陷法輪功學員。吳對她卻言聽計從。

4. 邪悟謊言

所謂邪悟謊言,是邪悟者們走上邪悟後,主動配合邪惡為惡警出謀劃策,迫害堅定正信的法輪功學員,是猶大們亂法的見證。賣法輪功書籍賺錢的李小兵同其妹妹李小妹,利用自己學過法輪功,知道法輪功學員都相信師父說的話,而又有一些法輪功學員學法不深,尤其對被關押後大法師父怎麼講的不知道的狀況,他們利用法輪功學員希望知道師父講法的心理,暗下殺機,將大法師父講法內容隨意拼湊篡改成邪悟歪理,拿來對付法輪功學員,還說「這是老師講的」。把所謂的講法稿晃來晃去,以證明她說的就是稿子上的。一些學法不深的學員一時被她們迷惑了。有一天當她們又對法輪功學員這樣說時,這位法輪功學員當即指出:「不對!老師中間還有話呢,你把講法拿過來。」,法輪功學員指著其中一段說:「這個你們怎麼不說呢?」她們無言以對。邪悟的李氏姐妹不知何為恥辱,外地都來「取經」了,上海的,內蒙的都來了,她們很得意。把自己的母親騙來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了,把自己的兒子騙來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了,並得意的炫耀:「610已經給我安排好工作了。」

5. 暴力洗腦──嚴重的人身傷害與人格侮辱

《監獄法》中規定,嚴禁對在押人員進行人身傷害與人格侮辱。在女子監獄,被非法關押在這裏的無罪的法輪功學員隨時都會受到嚴重的人身傷害與人格侮辱。

2004年3月中旬,監區來了一位老年法輪功學員,大約65歲,是監區年歲最大的。大家在大廳幹活都看到了,她個子高高的,腰板直直的,走起路來倒像個年輕人。她被單獨關在諮詢室,我們任何人都無法與她接近。一個星期後,我們看到她出來上廁所時,步子蹣跚,腰彎了。一個月後她變成了90度的羅鍋了,人顯得矮了一大截。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大家都很關注。後來得知,那是暴力洗腦的結果:脊椎骨已成了三段了。

▲「脫敏」

老年法輪功學員來了一週了,儘管「法西斯洗腦」九人白天黑夜磨破嘴皮,加上天天罰站,不讓睡覺,還是沒有達到使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的目的。區中隊長田鳳清急了,下令「給她脫脫敏!」「脫敏」,是人身傷害與人格侮辱同時進行的酷刑。

田隊長一聲令下,一群「法西斯洗腦」者像瘋了一樣撲向老年法輪功學員:打翻在地,踩、壓、掐、折手指、擊打面部、擊打牙齒……正進行中,突然得到命令:把老年法輪功學員在地上拖著,轉移到了諮詢室。原來諮詢室是個只有監控卻沒有監聽的房間。她們是怕施暴時的慘叫聲傳到監獄的總監控室,在這裏她們更是肆無忌憚的行惡。她們一邊打一邊嘴裏還念念有詞:「你有附體,我們給你打出去,只有打得它痛的受不了了,它才會走。」多麼冠冕堂皇的理由!

老年法輪功學員沒有被打服,也沒有被所謂的附體嚇住,她們就拿出了最陰毒、最流氓的侮辱人的信仰、尊嚴的卑鄙的一招,企圖破壞法輪功學員的正信。她們拿出了預先複印好的師父的照片。老年法輪功學員估計她們要幹大壞事,可被壓在地上又動不了,只是順勢搶過來一張緊緊抓在手裏。她們得意的說「還有呢!」把複印件疊了,脫下老年法輪功學員鞋子,塞進去,又強穿上,並無恥的說:「你看你把你師父踩在腳下了,你師父不要你了。快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吧!」老年法輪功學員忍無可忍的大聲喊:「你們做的一切都不算數!!!」這一招也失靈了,她們惱羞成怒,「給你伸筋!」

▲「伸筋」

「伸筋」,從她們的言談中得知,這是她們對付堅定信仰的法輪功學員的慣用手法,很殘酷。這種刑罰對年輕人來說都是極痛苦的,對於近70歲老人來說幾乎是毀滅性的摧殘。法西斯洗腦者把老年法輪功學員從地上抓起來改為坐式,幾個人把她的腿向左右分開逼成一直線,然後抓住她的後領子猛力向前方的地上壓去,還嫌不到位,用拳頭打,用腳踩、踢。就在惡人們向前猛力壓的時候,聽到從老年法輪功學員的腰部、背部份別傳出「喀」「喀」兩聲響。她的脊椎骨已被她們折成三段了。此時她呼吸急促,生命垂危。眼看人要窒息了,惡人們把她揪了起來,剛剛透過氣,惡人們問:「還煉不煉?」「煉!」她堅定的回答。惡人們又把她的上身向左大腿上壓去。這一壓比剛才更為痛苦的是,不但造成脊椎側位傷,同時大腿肌肉與地面嚴重搓傷。眼看人又不行了,又揪起來又問:「煉不煉?」得到同樣回答,又向右腿壓去。……就這樣反反復復摺疊了不知多少次。痛苦中一次次尿失禁。生命在生與死間遊動。老年法輪功學員強烈意識到,我不能死,將來我一定要讓邪惡幹的這一切曝光。

將近6個小時了,她們把老年法輪功學員弄到墻角,搬上她的腿說:「打坐吧。」過了一會又讓罰站,沉重的濕褲子卻不讓換。第二天老年法輪功學員的腿腫得像兩個大沙袋,腰痛得動不了。就這樣,還要罰站,無限日的罰站、攻擊、謾罵、打,為了改變法輪功弟子的信仰,惡人們就是這樣無度的行惡。

一個多月後老年法輪功學員洗澡時偶然碰到一位熟人。平時都是法西斯洗腦者看著單獨洗漱、洗澡,沒有人會發現發生了甚麼事。那位熟人問:「你後面怎麼了?這麼大片大片的青紫?」那是酷刑留下的證據,已經一個多月了都沒有消退,可見其殘酷。

從此以後老年法輪功學員長期腰背痛,生活自理都困難,要求拍片,不予理睬。出監後到醫院拍了片子才知道,迫害造成了嚴重的脊椎側彎和脊椎骨兩處骨折,兩折點中間部份成後弓形。法輪功使百病纏身的老人變成了健康人,共產邪黨使健康人變成了殘疾。

▲那個人是怎麼死的?

在老年同修被罰站期間的一天,有一獄警進來了,讓法西斯洗腦者都出去,單獨對老年法輪功學員說:「你快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吧,她們整人可狠了。就在幾個月前,你們有一個人就死在這裏。」後來聽說在2003年年底,從別的區轉來一名法輪功學員,來到十監區僅一天,人就死了。她是怎麼死的?她們對她做了甚麼?我們無從知道。但在場的法西斯洗腦者和獄警是應該最清楚的。可她們說那人是心臟病死的。但是據當夜起夜的人說,聽到有痛苦的慘叫聲從關押那位法輪功學員的地方傳出來。不久的將來一切都會大白於天下。

6. 迫害必須立即停止

北京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毒招通常是:其一。體罰與邪悟謊言配合,使一些學法不深法輪功學員被迷惑;其二。 肉體折磨超出人的承受極限,被迫妥協;其三。 在上述都不奏效的情況下,加重加長時間的對肉體與精神折磨,使法輪功學員體力透支,精神達到神志不清狀態時再下毒手。

對於那些被她們稱為聲明從新修煉者,遭到的迫害更大。早在2004年前,曾有幾批法輪功學員,同時聲明從新修煉,每次都是遭到更瘋狂的迫害、摧殘,直到因承受不了再次妥協。其中一招是無限期的天天抄《監規》,每天要抄幾十遍。巨大的文字量,沒有幾個人能完成的,白天晚上連軸轉坐在筒道裏抄,手腫得拿不了筆。「完不成就得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她們說。幾年來,多少法輪功學員被毀在這裏,多少法輪功學員在這裏忍辱負重。隨著一些惡行的曝光,迫害的手法有些變換,但仍在繼續。呼籲各界給予關注,立即停止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