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亦潔遭中共迫害記錄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三日】最近,有關方面搜集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受迫害案例,我再次回憶過去9年那些深深嵌進腦海中沉重、痛苦的被迫害的經歷,再次在頭腦中整理、濃縮,形成如下這篇記錄,作為我見證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的事實鐵證。

一、七年迫害 身心俱損

我叫張亦潔,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我是國務院「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後更名為「中國商務部」)官員。我是吉林省長春市人,1977年畢業於吉林大學。大學畢業後,我先後在國務院「對外經濟聯絡部」、「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工作。八十年代中期,我被派駐中國駐羅馬尼亞大使館長期工作,任經濟二秘。回國後,先後任部辦公廳副處長、處長等職。

我於1994年底修煉法輪功,事業順利,還有一個溫馨和諧的家庭和一雙品學兼優的兒女,但這一切都被中共的一場殘酷迫害所斷送。

從1999年7月中國政府鎮壓法輪功起至──2000年4月,在整整8個月的時間裏,我遭到了「中國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部領導的高壓,責令我必須放棄信仰,停止修煉,和黨中央保持一致,並裹挾我的丈夫對我勸誡、施壓。我不斷的向他們陳述法輪大法的真善忍和於國於民百利而無一害的大量事實例證;陳述信仰自由,同時表示,我決不放棄信仰將繼續修煉。他們勸誡、警告、施壓,以前途、名譽地位、撤職等要挾了整整八個月。我頂住所有壓力,也失去一切。八個月後,我被撤銷辦公廳黨支部書記、開除黨籍;撤銷處長職務,行政降級,工資減至最低職員工資;並開除公務員,調離部機關下放到企業單位。

2000年4月,我離開部機關到部「國際經濟貿易研究院」上班,但我沒有任何工作,只是接受監控。每天打水掃地取報紙。七年來,我先後被警方七次抓捕關押,被迫流離失所山東、廣州和流亡海外。我曾被非法關進拘留所、收容所、派出所、學校、洗腦班、勞教所。在遭受迫害七年多的時間裏,由於堅定信仰,拒絕洗腦轉化,我遭受了各種非人的虐待、折磨、毒打。我曾被關進鐵籠子,被殘暴灌食,四肢被捆綁在床上強行注射不明藥物。我因一直堅持信仰,拒絕轉化,在中國610首惡李嵐清授意下,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在勞教所裏因仍舊不放棄信仰,在勞教期將滿的時候,他們再一次對我非法加刑10個月。

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轉化」,放棄大法修煉,中共使盡一切殘酷手段,想將所有正信者置於死地。在勞教所,我依舊拒絕「轉化」,堅持自己的信仰,為此而遭到各種精神和肉體的摧殘、折磨。我被常年封閉關押並被幾次關進小黑屋晝夜逼迫洗腦轉化,第一次,連續18個晝夜不許睡覺;第二次,惡警、猶大、妓女共九人,輪流使盡各種折磨,逼迫我寫「三書」(保證書、悔過書、認罪認錯書),我腰腿身心受到重創,連續站立了四十二個晝夜,但是,我寧死不從,決不放棄信仰。

不久,惡警又指使三個吸毒妓女和一個刑事犯,對我再下最後通牒,威逼我當場寫下「悔過書」或「認罪認錯書」,但我依舊拒絕給他們寫任何東西,我被四個人踢打得遍體鱗傷,「寫不寫?」的喝問聲不絕於耳。那一次,我被打得昏倒,被邪惡封閉起來養傷17天。

兩年零四個月的殘酷折磨,我靠對師對法理的正信正念,靠大善大忍,頑強的走過無數非人的磨難。與人隔絕的封閉關押,常年飢渴的虐待,常年限制大小便的折磨,常年「熬鷹」的苦刑,無數次的毒打和精神摧殘,使我腰腿受傷,雙眼幾乎失明,語言遲鈍,黑髮變白,顏面全非。但是,我寧死也絕不屈服於中共的這種毫無人性的、無視生命、無視人權、無視法律的暴行。

七年多,無數次的迫寫、拷打、殘酷折磨如果不是師父的呵護和承受,我無法走過漫長的至今流亡海外、前後九年的迫害。

如果共產黨記錄當年的國民黨在重慶的白公館渣滓洞酷刑施暴共產黨人是真實的話,那麼共產黨比國民黨、比希特勒不知要登峰造極凶殘多少倍。

從勞教所出來以後,我一直遭受單位和居家兩處的監控。單位領導說:「你跟別人不一樣,你沒有轉化思想。」我上班,樓下保安強行跟上班車。單位和居家兩處電話被監聽。我時常被秘密跟蹤,特別在敏感日期,我被不離左右強行跟蹤。保安在單位樓道裏放一張辦公桌八小時對我監控。我不能擅自離京,休假或探親必須打報告層層報批或被無理取消休假。我被剝奪獎金、醫療費和普調工資。2005年3月兩會期間,北京市公安局倆人非法撬開我的辦公桌,進行非法搜查。

七年迫害,身心俱損,家無寧日,親人飽受牽連。為了能有一個起碼的、正常的生活,我迫不得已根據國家規定,申請提前退休,但是遭到上面邪惡的拒絕,他們毫不掩飾地說:「你沒有轉化思想,你呆在家裏我們更不放心,你必須上班。」他們三番五次地到我家來催逼我去上班,並停發了我僅有的一點工資來脅迫我。

2006年9月,我離家出走,獨行萬里、歷盡艱險來到泰國。一個月以後、2006年10月17日,薄熙來以《中國商務部》正式行文,以「死不悔改,內外造成巨大影響」等等藉口宣布將我開除工職。

在泰國,我得到了聯合國難民機構的政治庇護。之後,在國際救援機構、美國政府及親友多方救援下,二零零七年十月,我被美國政府接納安置離泰赴美。今天,我欣慰,能夠面對國際社會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反人性,反人類的邪惡、殘忍和獨裁暴政。把中共的所行罪惡印證和公諸於全世界。我以我的親身經歷證實發生在中國大陸震驚人類、空前絕後、至今仍在發生著的殘酷殺戮。

二、被7次非法抓捕的經歷

1,1999年7月21日到北京國務院信訪辦上訪,被軍警暴力抓捕關進北京體育場,當晚被轉入郊區某拘留所關押,第二天被轉入市公安分局,再被轉入家居所在地派出所關押,第三天後被單位接回。

2,2000年5月12日隻身到中央辦公廳信訪辦上訪,剛說上訪法輪功問題,就馬上被守在那裏的軍警抓捕,送進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區拘留所,期間因絕食抗議非法關押和大法學員梅玉蘭被灌食當場致死,我便於5月25日被放出來。

3,2000年6月22日我與同修8人到天安門上訪,被軍警暴力抓捕,送進最殘忍的專門關押大案、要案犯的北京市公安局13處。在這裏我絕食抗議迫害,被捆綁起來2次殘酷灌食,被捆綁四肢注射了不明針劑。我拒不報姓名,絕食抗議到第9天時,被放出來。

4,2000年7月21日,只因這一天是敏感日,我便無端的被當地派出所警察從家中抓走,關進派出所的鐵籠子裏,當晚被押送到一所學校的空房裏,由警察和20多人晝夜看管我和另兩個法輪功學員,第4天才被放出來。

5,2001年1月3日,早晨剛上班,便被早已守在那裏的北京市安全局的便衣綁架、迅速塞進汽車,強行拉到中央國家機關黨工委辦在新安勞教所的洗腦班。我因拒絕轉化從第一天起便被單獨關押,每天多人圍攻洗腦。我絕食抗議強迫洗腦、非法關押,陳述信仰無罪,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表示不放棄修煉。絕食第9天我被送進醫院,他們說「腎衰竭」給我輸液。我在被子裏拔掉針頭,放掉所有的藥液,以死抗議洗腦迫害。國家機關工委610規定,不「轉化」不放人,留在勞教所轉入下一個洗腦班,再不「轉化」就直接勞教。但我的以死抗爭和家人的探訪,使他們暫時放了我。我到長春老家過春節,警察跟蹤而至,找上家門要監控我並收取4500元的監控費。原因是我沒有「轉化」,沒有放棄信仰。我避免牽累長春家人,但又不能回北京。我避開監控,離家出走,南下山東、廣州。

6,2001年3月15日在廣州,我和另一同修上街購物,走在大馬路上,被突然出現的便衣警察兇狠綁架。我在廣州天平架拘留所被非法關押了一個半月,這期間我被查出了真實身份,廣州警方趕緊結案,把我非法強行送進「廣州市法制教育學校」強迫洗腦。

7,2001年大約5月10日左右,北京市公安局3人,在廣州「法制教育學校」公然把我劫持,乘飛機押回北京,被關進北京市炮局拘留所。在這裏我又被非法關押一個月,他們整整逼迫我一個月,使用卑鄙的手段要挾我轉化,最後他們攤牌說:「你必須轉化,不轉化就勞教你了。」我抗議他們目無國法,知法犯法,信仰無罪!一個月後──2001年6月在李嵐清的授意下,我被北京市公安局非法判勞教一年半,後又加刑10個月。

以下,是我7年遭受中共迫害被施以各種折磨的真實記錄,是一個法輪大法學員對中共暴政、人類邪惡的悲慘控訴。

三、遭受各種折磨的真實記錄

(一)各種精神折磨:

1、不許我與家人通信。2年零4個月中,在我的一再要求下,僅給我的丈夫和孩子發了3封信。
2、不許我與家人見面,兩年多,在家人的一再要求下,僅見了幾次面。
3、不許我與家人通電話,2年零4個月僅通過兩次電話。
4、強迫在昏睡中對話,說錯話後,被叫醒,污衊說「你已被控制,已經精神錯亂了,再不轉化你就瘋了」。
5、兩年多被單獨關押,脫離群體,失去語言環境。偶爾放出來也左右不離監控,不許我和任何人說話,也不許任何人和我說話,
6、沒有任何讀書寫字的權利。只強迫讀、看他們污衊大法的宣傳品、錄像帶。逼迫寫污衊大法的心得體會,不讀不寫,就會遭到殺人不見血,打人不留外傷,生不如死的各種折磨。
7、不許參加任何群體活甚至早操、吃飯都不許。單獨關押,遠離群體,以孤獨歧視來消耗意志。
8、撕毀衣物、被子野蠻搜查,掠走人民幣和所有衣物用品。
9、拿前途事業要挾我丈夫與我離婚,離間夫妻關係、子女關係。
10、造謠我丈夫有外遇,家已名存實亡,迫使我精神崩潰而轉化。
11、以我將牽連影響丈夫和孩子的前途、事業要挾「轉化」,放棄信仰。
12、以送大西北流放,與世隔絕,恐嚇「轉化」
13、24小時車輪戰,晝夜洗腦,逼迫「轉化」,不許睡覺和有片刻休息,
14、熄燈後又把全大隊130人叫醒起床、面對我整夜罰站、對我進行圍攻、指責精神施壓,脅迫我「轉化」
15、往臉上身上寫髒話、掛紙條罵大法,進行精神折磨使其崩潰
16、逼迫整日端坐,目不斜視,紋絲不動,稍有疲憊困頓,便被污以被法輪功「附體」和被「精神控制」。
17、長期不許洗澡、洗衣服。
18、不許採購任何食品
19、上廁所不許拿手紙
20、在調遣處逼迫跪著打飯、走路低頭抱手、跺腳走路。
21、我在有監視器和監聽器的房子裏被常年關禁閉,由3、4個妓女、吸毒
犯晝夜24小時寸步不離左右監控,精神和身體受到極大摧殘。
22、以我不「轉化」、抗拒改造和反「轉化」為罪名,加刑10個月勞教期。
23、我丈夫和長春家人受株連遭到迫害。
24、侮辱性的強迫脫光衣服搜身。
25、找妓女辱罵最下流的話,罵我不「轉化」,罵師罵法。

(二)各種肉體折磨:

1、在北京市公安局13處被殘暴灌食
2、無數次毒打逼迫轉化
3、開飛機
4、被綁上手腳注射不明針劑
5、被逼迫吃不明藥物
5、長時間背銬
7、罰做蹲起
8、被惡警在醫院群毆強迫體檢
9、逼迫筆直的長時間坐板、坐小板凳,背監規
10、雪夜逼迫跑步。在晝夜不睡和飢餓狀態下強迫長跑
11、因不轉化,常年飢餓、每頓只發給一個小窩頭,幾片鹹菜
12、常常2、3天不許喝水,常年只給少許水,廁所水管的水也不許喝
13、常年限時和無限的拖延上廁所的時間,一憋半天、一天、甚至幾天不許大小便,想去廁所便以轉化為條件
14、幾乎整個勞教期中每天只許睡2、3個小時,在集訓隊後期最多准許睡4個多小時
15、抽嘴巴逼迫寫四書
16、用蒼蠅拍抽眼睛
17、用鞋底打腦袋
18、兩個猶大用腳踩住我的左右膝蓋,第三個人抓住肩頭快速向下壓、摺疊人,這一酷刑使腰膝受傷
19、從後背向上反拉雙臂,使筋骨扭向和脫臼,劇痛難忍
20、跪卷人:雙膝跪地,頭抵在兩膝中間的地上
21、烈日下,逼迫長時間雙手抱在頭後、再把頭和兩臂埋進兩腿之間,十幾分鐘便會大汗淋漓,膝蓋曬出泡
22、長期晝夜罰站
23、拽頭髮毒打,用拳頭擊打太陽穴
24、烈日下曝曬,以搞軍訓為由殘酷折磨人
25、以轉化為條件,幾天不許小便,被憋失禁後,被推倒在尿液裏轉動身體,當拖布擦地
26、頭朝下全身倒控
27、以拔軍姿狀態罰站
28、200多斤的大胖子,坐在肚子上搖動,叫「坐人肉椅」
29、寒冬往頭上身上潑冷水
30、用健美操棒打人。
31、寒冬深夜逼迫轉化,稍一打盹揪住衣領灌冷水、睏乏摔倒後又往身下一盆盆潑冷水,衣褲透濕,渾身寒顫,惡警不許換衣服,直到體溫把濕淋淋的衣褲溫乾
32、方寸之地罰站,不許挪動腳步和出圈
33、被幾個猶大和妓女圍攻,扼住頭部、固定身體、按住手迫寫「轉化書」,用擦地布塞嘴不許出聲呼救
34、私設牢房,第一次連續18個晝夜坐小板凳不許睡覺。第二次連續42個晝夜站立不許睡覺並晝夜折磨
35、因不轉化逼我一人做苦力:掏垃圾、刷廁所、挖樹坑、刨地、搬重物、打掃衛生。此外還要強迫織手套、毛衣、帽子、圍巾、盤墊,包筷子、粘拖鞋、做手工
36、強迫立板睡,一顛一倒人貼人,擠到插不進小棍才罷休
37、一次逼迫洗上百件衣服,包括患疥瘡病人的衣褲
38、嚴冬深夜拉到室外冷凍逼迫「轉化」
39、夏天惡警故意打開天窗放進無數蚊蟲整夜叮咬,目不忍睹
40、半夜蒙被毒打,喝令寫三書,並殘忍的專踢下身脅迫
41、故意讓正在發病期的乙肝、丙肝傳染病妓女當我的看守(包夾)
42、惡警指使4個妓女輪流毒打逼迫轉化,被打休克後,被秘密囚禁17天養傷
43、被北京市安全局突然暴力綁架,送郊區勞教所封閉洗腦,遭窒息
44、因毒打致傷和長期飢、渴、不許睡覺等折磨、長時間超負荷用眼勞動等,造成雙目視物不清,有一段時間幾乎失明,對面不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