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觀眾:中國真正的傳統文化(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九日】(明慧記者章韻、李潤欣多倫多報導)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七日,第二屆神韻中秋晚會在多倫多會展中心的約翰百賽特劇院(John Bassett)上演了第四和第五場。華人觀眾對神韻藝術好評如潮。

時事評論員劉軒:中國真正的傳統文化


時事評論員劉軒:神韻晚會的藝術表演形式突破了黨文化的框架

《觀察》網站自由撰稿人、時事評論員劉軒當晚是第二次看神韻的演出,他表示,第二次看還是很感震撼,主要是藝術的感染力。「整台晚會的藝術水準、編排、舞蹈都達到很高的水平。我覺得舞蹈、聲樂都很出色,主要是舞蹈,中國古典舞包括民族舞蹈都有一定的繼承和發揚。」

劉軒說,他特別感到欣賞的,就是神韻晚會的這種藝術表演形式突破了黨文化的框架。「這對我們來說很重要,因為我們這些人都在共產黨的黨文化裏面逐漸成長。所以,我們這些人開口都免不了帶有黨文化的痕跡,比如說在聚會時唱歌、我們的語言方式等都帶有這種痕跡,而且很濃重。而神韻的藝術表演形式,從創作到整個表現形式、藝術形式擺脫了黨文化。從這一點上來講是很難能可貴的。」

劉軒指出,共產黨的思想灌輸,包括在文化上的輸出,對海外華人造成影響,也對世界各國人民有一定的誤導。「神韻藝術團在加拿大、美國及世界各地巡迴演出的時候,它向世界人民宣揚了甚麼是中國真正的傳統文化,在這一點上非常有意義。神韻藝術團做出了可喜的努力,把中國真正的傳統文化在全世界發揚、傳播。」

「我今天注意到,來看晚會的,除了華人之外,有更多的非華裔人士,我觀察他們的反應,他們都很興奮、激動。對他們來說這是一台高的藝術和文化享受。」劉軒說,「在這一點上,神韻做出了非常好的貢獻。演員都很努力,在各個環節都很認真、一絲不苟,我很感動。」

大陸移民:「這是真正的藝術」


來自北京的王浩然說,看了神韻演出,感到作為華人非常驕傲,自豪。

來自北京的王浩然在多倫多大學做科學研究,他們最近剛獲得重大成果,是關於情感神經分子機制方面的研究。

多年大陸生活的經歷,以及善於思考的個性,使王先生對神韻晚會有著特別的感受。王先生表示,「觀看神韻晚會從內心中有一種感觸,內心被打動,直接的感覺就是心裏有一種熱乎乎的感覺,感到今天沒白來,花多少錢都值得。真切的感到一生中能看到神韻的演出是非常重要的,對自己將來的生活,人生態度直接、間接的產生很大的影響。」

王浩然說:「我覺得每一個節目都非常精緻,令人非常有感受。他的組織、他的表演各方面都非常優美,能夠體會出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

「如果沒看過中國的東西的人來看這個演出的話,他肯定第一印象非常有感觸,就覺得中國人很了不起啊。這個是真正的藝術。」 王浩然說。

「我第一次看到《嫦娥奔月》這樣的表現,這是我最喜歡的,因為我們小的時候只是聽傳說,這在大陸肯定是看不到的。擊鼓的也非常好,我看到每一個節目品位都非常高。」

「從我們記事以後,從來沒看過這樣的演出。如果在大陸的話,就比較機械,它就是黨文化比較深,按我太太說,是中國的樣板戲。」王浩然說,「但我們今天看到的是能感覺到真正純真的中華文化的部份,有這種感受。我們感到作為華人非常驕傲,自豪。」

王浩然表示,法輪功在中國受到迫害。演出用淺顯易懂的、大家能夠接受的方式展示給觀眾,這就是藝術的最可貴之處。「我覺得這一點非常好。如果單獨給別人講怎麼怎麼,有些人不太接受,但是用這種方式就比較容易接受。我覺得這點神韻做的非常出色。」

大學教師:神韻舞蹈有創意,很好看


在多倫多從事多項文化教育的宋亞克女士說:「這是很難看到的很有水準的中國舞蹈,像水袖、雲彩、水中的波浪,很有創意,很好看。」

來自台灣的大學教師,在多倫多從事多項文化教育的宋亞克女士,是第二次觀看神韻演出,她說這是很難看到的很有水準的中國舞蹈,像水袖、雲彩、水中的波浪,很有創意,很好看。

宋亞克女士說:「中國舞的細緻、典雅,不同於西方的芭蕾舞,儘管芭蕾舞表演的也很精細,但是看不到像中國舞的細膩、婉約。比如《水袖》舞,袖子一揮就覺的很美,就能感受到舞蹈所要表現的細膩、婉約的意境。」

作為基督徒的宋亞克女士表示,儘管她是基督徒,但是她很能接受表達法輪功理念的真善忍。《升起的蓮》和《覺醒》這兩個表現法輪功學員在大陸遭到共產黨的迫害,和民眾覺醒一起反迫害的舞蹈,向人們傳達著一個重要的信息,信仰是自由的,真善忍很好。她說看過法輪功的書,她是很認同真善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