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情 歸正一思一念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六日】有個階段接二連三的有人向我「表白」,也了解我家的一些事情,說覺得我很苦,很同情我,為我抱不平。還有個同事(比我小很多,我平時都拿他當小孩),有時經過我座位時就向我的臉上刮一下,我就覺得不對勁了,就向內找自己:平時對異性向來都是大大方方的,也沒有甚麼不妥的言行啊,怎麼就有這種干擾呢?「凡是在煉功中出現這個干擾,那個干擾,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甚麼東西還沒有放下。」(《轉法輪》

後來我找到了自己不正的一念:就是看到了我丈夫在私生活上的不檢點,該說的都說了,勸又不聽,有時也挺生氣,人心起來了就想:「我自己也不差啥呀,瞅你那德行,我就是修煉了,我要是不修煉也給你戴幾頂‘綠帽子’,讓你也嘗嘗甚麼滋味。」其實當時只是想想而已,但是修煉的人這事想都不能想的,這不是人的想法嗎?這不和他一樣了嗎?思想降到常人的層次上去了。我這些干擾不是自己念不正招來的嗎?我一驚,這不是被情帶動了嗎?我於是義正辭嚴的逐個回覆了那兩個向我「表白」的人,告訴他們:「我們都是有家的人,都有自己的責任,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我要的不是你想的這些東西,我想要的是修煉---功成圓滿。」

我還想到看《憶師恩》裏同修寫的一段回憶:有個女學員在與師尊合影的時候,本想用手挽師尊胳膊照,可到照的時候手就是拿不出來或那種想法都沒了,被正念之場抑制了……於是我想到讓別人看到自己時不能讓他有非分之想,應該讓他們看到我時有崇敬的心,顯示出大法弟子的風貌來,後來當我再看到那個同事走過來時,我就發正念,想:讓他的手拿不出來,不許碰我,我眼看著他雙手背著走過去了,從此再也沒有發生過這類事。以前給他講真相他總是辯論,黨文化的東西很多,他這回還自言自語的說:煉大法也不錯的,以德報怨,很謙和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