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蛟河所謂「法制學習班」的犯罪事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六日】2008年9月2日,在吉林省蛟河這個山清水秀的小城,就發生了這麼一件黨流氓公開綁架合法公民並利用強權脅迫社區和學校等不明真相的民眾無辜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醜事。

9月2日那天,幾乎在所有人還在睡夢中的時候,在由吉林市610辦公室和市610辦公室牽頭,在市公安局、派出所、各個街道、鄉鎮和進修學校與實驗學校等單位密切配合下,這起大規模綁架大法弟子的行動在凌晨4點鐘準時開始了。

從4點到8點鐘,已有近10名大法弟子分別在家中和送孩子上學的途中被綁架,後秘密押送到位於臨時借用的蛟河市看守所對面的長樂敬老院洗腦班二樓。被抓的人中有正在送孩子上學的原進修學校老師(現已落聘)崔松;有正在家中給家人準備飯菜的實驗小學退休教師邵麗紅;有正在家中休息的民主街丁玉彬(剛從長春女子勞教所釋放不久);有正在家裏幹農活的新農鄉的孫玉英;還有在為個人生計而忙活的前進鄉農民劉慧海;甚至還有在家正睡覺的長安街戴玉珠;還有松江鄉兩位樸實的女性農民。當他們問為甚麼抓我時,得到的卻是流氓般的違法回答:「這得問你呀,怎麼沒抓別人呢?」當有家屬到洗腦班上來找自己的家人時,卻被610安排的警察粗暴的擋在外面;或者當面扯謊我們沒抓呀,直到無法抵賴時才承認。合法公民的人身權利被粗暴踐踏,家屬無法看到自己的親人,大法學員對家庭承擔的責任被剝奪,等等這些都發生在被中共自詡為人權最好國力最強時期!

接下來被綁架的大法弟子的境況就可想而知了。先是有吉林市610白科長和蛟河市610辦公室人員的訓話,不外乎就是威脅:今天請你們到這來,是辦個「法制學習班」,讓你們好好的認識認識,看看你們信仰的法輪功是不是像你們想的那樣,如果認識的不好那以後就由別人來和你們談了。(就和當初延安整風的翻版一樣開頭)流氓要裝正人君子,就只好這樣謊言登場了。

這時來了幾個以前曾經煉過法輪功的人,他們進門後先是噓寒問暖,和你拉近乎,大談他們曾經是多麼的堅定,可後來又為甚麼不信了,這時總不忘穿插幾句你那時可趕不上我吧。不知老百姓們是否看過基督的故事,猶大也曾經是基督的信徒,可是在後來的迫害情況下不也反過來後成為歷史上的恥辱嗎?就像文化大革命中傷害自己最深的不是那些外人,而恰恰是自己最可親的親人。他們的行動一方面是說明迫害的殘酷,另一方面不更說明他們的無情無義嗎?!(吉林的王素雲、宋老師、舒蘭的李和舉、蛟河新站的王凱紅等)他們的言行不一的表現和混亂的邏輯無一不在證明著這點。

「統戰」過後就又該流氓了,於是來自吉林男監的許佩和長春女監的翟楓登場了,自我介紹一番後,大談他們曾經見過多少妻離子散,見過多少家破人亡,一方面把惡黨與他們自己製造的這些人間悲劇說成是習煉法輪功的錯,一方面是直接的恐怖威脅,如果你們不聽話,結果同樣。眾所周知,在中國的現行監獄裏,那些冤獄數不勝數。除去法輪功不談,上訪維權、政治犯、地下基督教徒、良心犯等等他們的家庭悲劇是誰造成的呢?是中共與其各級官員造成的。在長期的高壓統治下,人們都已習慣了用變異的思維來符合中共的惡行以維護自己的生存,這已經是中國人的悲哀!

該休息了,此時又披上了溫情的外衣,各單位強行抽調的人員給端水端飯,還不時的詢問有甚麼可以讓他們做的,例如給家裏人帶口信等,其實他們甚麼也不會給你做,這樣的表現只是為了麻痺你。在這裏聽到這樣安慰的話簡直就像見到了親人一樣,把自己的想法毫無保留的跟他談,可誰想轉眼他就把你跟他談的話添枝加葉的向這些迫害者們彙報,也許他們真的沒有意識到這是對你的傷害,或許他們還認為這是幫你呢?這也就是長期以來中共邪黨灌輸的向黨交心的訓練成果的體現。

在這種內外配合的攻勢下,如果還不行,此時加上親情的壓力。當聽到被綁架的親人馬上就要面臨著被加重迫害(以勞教或判刑)時,家人甚麼全都不想了,只要能讓他回來怎麼都行。於是最可親的親人此時的親情攻勢成為了最大的壓力。

最後,當一切手段都失敗後,流氓的本性就開始暴露無遺,「給足了你機會,你不把握,那就別怨我,今天你家人也都把該說的跟你說了,怎麼辦就看你自己了。」家人的不理解此時升級為抱怨;單位和街道的抽調人員的所謂「關心」變成了指責和謾罵;猶大的侃侃而談此時轉成了邪惡的定性:他就應該進監獄或他的難還不到所以他還認識不清(完全和當初佛教歪曲教義為中共鎮壓歷史反革命的殺人行徑說成鎮壓反革命是更大的慈悲一樣)為邪黨的迫害尋找理論依據。

幾天封閉式的洗腦,精神恐嚇不間斷的威脅,顛倒黑白的言論,親人的擔憂,渴望自由和對自己前景的擔心都像魔魘一樣壓來,是像人一樣的選擇正義還是順水推舟的追隨邪惡,真是一念之間。也許每個人都會面臨這樣的選擇,一定會的,因為中華民族的未來就在我們每個人這樣的選擇中改變著!所以歷史上才有忠臣孝子人人敬、奸佞宵小個個憎的警世名言!而此時道德下滑和經過多年被中共邪黨迫害的人們早就把自我保護看作是第一位的了,甚麼和自己比起來都是極其渺小的,而如果此時若不見利忘義保全自己就被看作是大傻子了,或被指責為沒人性。

這就是在08年9月2日到11日短短幾天的時間中,發生在蛟河這片土地上一個小小長樂敬老院的事。這幾天中,有幾十人在這過程中相繼扮演著他們的角色,每個人也都在這個近乎封閉的環境裏選擇著自己的未來!也許這是他們最後的一次選擇。最後讓我們再來看一下這次邪惡的洗腦班上的所謂政府工作人員吧。負責主辦的市610白科長,積極協辦的蛟河市610辦公室的張玉河主任,潘姓主任,陶鋒和其它工作人員;負責綁架的市局惡警戴振華、市政法委白明庫等;負責配合的各街道居委會主任和工作人員和進修學校和實驗小學的校領導和工作人員;負責提供場所的隸屬基督教會的長樂敬老院院長;負責現場看管的各派出所的幹警。當回首那場全民為之瘋狂的文革歲月,有多少人為當初的參與和不理智而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和留下終生的遺憾!

自從中共邪黨舉辦奧運後,就不斷的以各種形式迫害大法弟子,名曰「奧運安保」,實則就像「文化大革命」一樣,所有的罪惡都以「革命」的名義來堂而皇之的進行著。中共這頭惡狼從來都沒有改變它嗜血的本性,每次都把迫害的藉口強加到人民身上,好像它們在扮演著無可奈何的角色,「瞧,我不得不這樣,是他們逼的」。流氓今天披上了偽善的外衣,讓所有人在行惡的同時,還把責任的怨恨轉嫁到了被迫害者身上,因為沒有你們我們就沒有這個苦差,要想擺脫我就更得盡心盡力的維護這個黨流氓。這是不是就是所有中國人的悲哀呢?!

在這次迫害中,也有正義感的家屬和人員,他們選擇了正義,正義一定會給他們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