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教授退了黨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六日】今天國內的網友M呼叫我,向我尋求新的動態網網址,說以前的不好使了。發過去突破網絡封鎖軟件後,問及他是否退出中共組織時,他說:「俺不是黨員,俺也慶幸不是黨員,但還是把該死的邪團給退了」。

然後他告訴我一件可喜的事情,他說:「我老爸是教了幾十年馬列主義哲學的老教授,他老人家都退了,俺還不退邪團?老人家現在既不交黨費,也不過甚麼組織生活了,唯一後悔的是在講台上自欺欺人欺騙了無數善良的學生,並持續數十年之久。」他說:「我老爸很有意思,教了一輩子馬列,退休了,決定到歐洲旅遊一趟,去馬克思的故鄉德國,去圓他多年的夢想。沒想到回來以後居然鄭重向我哥倆宣布今後再也不交黨費,也不過組織生活了,把我哥倆驚得目瞪口呆。」他接著告訴我「原本以為老人家要去朝聖,結果居然還真的取了‘真經’回來,我和哥哥和他辯論十數年的辯題就此告終。家中父子終於和睦了。」

聽到這裏,我與他聊了起來,知道他和他的哥哥是六四學潮時的大學生,親眼見證了中共的邪惡嘴臉,可是他說老爸不能接受中共本質是邪惡的。M說 :「他老人家天天說,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就沒有他的今天,沒有他的今天也就沒我們哥倆,沒有共產黨,他老人家可能還在農村修理地球甚麼的。他老人家總認為,學潮只是鄧小平個人犯的錯誤,遲早要平反的。我們哥倆太偏激了,共產黨的主流還是好的。為了這個問題我們父子見面只要談到這些,就會吵,就會辯論,我在外地工作,回家本來就少,每次回去,還要和老人家爭論這些東西,本不應該,但是老人家的觀點實在讓我無法接受。」

接著他告訴我「二零零四年,老人家退休了,閒的發慌,決定有生之年去德國看看馬克思的故鄉,一了心中多年的夙願。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反正我零五年回家過年,開始我還儘量不把話題扯到政治上去,後來不知道怎麼就扯上去了,他老人家連忙擺手,說,我們不要爭了,你是對的,我糊塗了幾十年。之後就告訴我他已經不交黨費,也不過組織生活了。再追問他,他也不說甚麼,只說幹了幾十年錯事,教了幾十年錯書,後悔啊!」可喜的是,他說「最近回家發現他們好幾個退休老教授都總在一起討論《千秋功罪毛澤東》一書──老人們的進步真的很大。以前,毛澤東在他們眼裏可是神啊!」

當我問及他們是否看過《九評共產黨》一書時,他告訴我:「我都打印了一份給他,哪知他說早看過了。」隨後他告訴我:「說實話,我們雖然對共產黨很痛恨,但多年來還是受‘黨文化’的教育,難免會有一些潛移默化的影響。」我又發給他《解體黨文化》一書和加拿大獨立調查團有關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等真相資料,他都接收了。

他告訴我:「我現在真的很怕我女兒也受惡黨文化的影響,所以趁她還小的時候,經常給她講一些近代史,特別是抗戰的歷史,慢慢的讓她了解一些真實的東西。」就這樣他又為自己的小女兒退出了少先隊。最後他表示感謝並希望和我們保持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