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也有小同修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五日】其實對小同修的教育中遇到的問題,很多情況下是成人同修的執著造成的。我家也有小同修,今年十四歲,今天回過頭來看一看小同修的成長歷程,我驚訝的發現,也是我的修煉歷程,我的心性提高的過程。這個過程中有心酸有苦悶,但更多的體會是感受到師尊的洪大慈悲。

孩子小的時候,我經常帶她參加學法小組,參加大型的洪法活動,孩子明顯的表現出修煉狀態,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吃苦是好事。」一直到九九年失去了集體學法環境,二零零零年我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回來後經常遭到警察的騷擾,家裏不修煉的常人不讓我帶孩子學法,經常對孩子重複著電視裏騙人的謊言,還騙孩子說,別聽你媽的話,你媽去北京就是不要你了。孩子嚇壞了,拒絕我說的一切,那一年我的孩子六歲。

接下來的幾年我處於帶修不修的狀態,知道大法好,不放棄,內心只有這麼一點點願望要學法了,大部份時間為生存奔波。孩子也上學了,接受了學校課本上的謊言。

是師尊一次次慈悲的點化,二零零四年我又捧起了《轉法輪》拜讀。這時候我收到一份真相資料,是手寫的,我學會了上明慧網,從新走回修煉。我帶著強烈的執著向孩子洪法,可以說我講真相是從孩子開始的,希望我的孩子能從新走回來,希望我們兩個人共同精進,因為當時我身邊沒有同修。帶著這樣的執著能講通嗎?所以講真相變成了一次次的爭吵。《九評》出來了,讓她退隊她也不同意。找自己覺得我在執著情,不想讓我的孩子受傷害,向其他人講真相我從不這麼著急,還有顯示自己的心,還有我要把孩子講明白爭取過來的爭鬥心。好像找出這麼多執著心,事態還沒有進展,到底是哪擰勁了呢。

同時,我自己的修煉狀態也不好,沒有了剛剛走回來的那種又得法了的興奮,看著那麼多的迫害案例,怕心使我對自己的修煉喪失信心,那麼大的難我行嗎?講真相,連一個昔日小同修都講不明白,我還向誰講呢?(執著結果的心)好像在我面前有一個好大好大關,我沒辦法逾越,好像是到了山窮水盡的時候了。難道就放棄了?

學法吧,當時我能做到的只有學法,對於引導孩子學法的事,我產生了一種不再往前頂勁的想法:有法在,有師父在,孩子如果是大法小弟子,師父會管她(在當時算是正念吧)。因為是幾年前的事了,對當時的事記得不太清了,現在想來,好像是很快,一、兩天後,孩子主動找到我說:媽媽,幫我把隊退了吧。我當時開心極了,立刻發了退隊聲明。接下來孩子開始認真的閱讀真相資料,《慧聲》、《明慧週報》、《明慧廣播-小弟子園地》《明慧廣播-傳統文化》等等,並開始學法,拜讀《洪吟》、《洪吟二》。

孩子剛開始學法時不是安排很多,從一個月讀一首詩,到一週讀一首詩,後來一天讀《洪吟二》三遍,這個過程大約經歷了兩年的時間,都是我要求她學法,她被動的在學。在這兩年的時間,慈悲的師父為她展現很多神奇的事,如學習成績的提高,過病業關,發燒一天就好(以前從來沒有的事)。她也越來越相信法輪大法好。

她一直處於被動學法的狀態,從不煉功,只在考試前或身體不舒服時才學法,甚至我要求她的學法任務她都討價還價。我非常生氣,經常數落她的不是,說她不配做大法小弟子,還是別修了,回到常人中去吧,師父有她這樣的弟子非常傷心等等,甚麼樣的話都說出來了,根本不像個大法弟子,氣急了我還動手打她,我讓她給我一句準話,到底還修不修,我不想為她耽誤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我非常嚴厲的大聲怒斥:說,到底還修不修(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後怕,如果她不修了,我不是犯了大罪)。

這個小同修真的是很好,在我發脾氣的時候,她從不說話,只是默默的聽著。在其他同修面前,在常人面前,我要注意形像,可是在這個小同修面前,我是為所欲為,孩子成了我的出氣筒,小同修提醒我說:「你說我的那些話也適用你自己。」我猛醒,當時是猛醒,過後還是犯同樣的錯誤,我很痛苦,我對她說:「我也是個修煉的人,有很多人心,我要跟你發脾氣控制不住時,你就用木棒敲床幫子,或敲杯子,這樣我會認為你不是犟嘴,是提醒我,我會清醒。」我們約定共同精進。

真的感謝師尊的慈悲安排,安排這樣好的一位小同修在我身邊。那段時間,我家經常會響起敲床幫子或敲杯子的聲音,小同修從不濫用這個權利,每次都是我心性不好時她才敲。有時小同修敲著杯子走到我面前,我還會沒好氣的說:「躲一邊去,別敲了,我不說話了還不行嗎?」我修的確實很差,每一次過心性關都是拖泥帶水,拖拖拉拉的很長時間。現在想想,近一、兩年我家沒有再響起敲杯子的聲音。要不是寫這篇文章,我和我的女兒都已經忘了還有這樣一段經歷。

從二零零六年起,小同修開始背《轉法輪》,並系統的閱讀所有新經文。我也說不清從甚麼時候起,小同修學法非常主動,寒暑假一個人在家每天煉功(三十分鐘的煉功帶),每天學法兩個小時。現在開學了,她就早晨5:10起床,學法到5:45,然後準備一下,吃早餐,上學,有時發六點的正念,有時不發。每天使用真相錢幣,在班裏對同學講真相,班裏的環境很好,誰要收到一張真相錢幣都要跟大夥彙報,我有一張寫的是甚麼,小同修帶頭很多同學追著、跑著、搶著要看。也有不明白的同學說把帶字的錢撕掉,又是小同修帶頭,很多同學圍著這位同學譴責其言行。

我和我的女兒近一個月剛剛經歷了一場魔難,是因為我的一個錯誤決定。我覺得我們一定能做好,等我有了一個清晰的認識之後,我會把這段經歷寫出來。我覺的成年同修一定要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這是帶好小同修的關鍵。不要小看小同修,他們思想中雜念很少,是非常純淨的。小同修貪玩,我們也應慈悲的去看待。想想我們剛剛走入修煉時,人心很多,也不精進,一遍又一遍的問師父我們現在想起來都臉紅的問題,我們慈悲的師父就一遍又一遍不厭其煩的回答著那麼低級的問題。師父慈悲,師父沒有瞧不起我們,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們走到今天,我們有甚麼權利指責小同修?即使我們為孩子付出很多,比起慈悲偉大的師父,我們那點付出算得了甚麼。帶好身邊的小同修是我們的責任,這責任重大。一定要找自己,修好自己,才能帶好小同修。

個人體悟,若有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