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血腥暴力輸出海外 自取其辱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一日】二零零八年九月七日,一名叫Rong Shen的中共幫兇再次在紐約法拉盛街頭暴力攻擊法輪功學員鄭先生,該惡人使出自殘陰招,在自己身上劃出血印,並向警察誣陷法輪功學員「攻擊」他,警察將二人同時帶走,隨後檢察院將無辜的鄭姓法輪功學員釋放,該幫兇則被檢方以二級騷擾罪(Second degree harassment)、三級企圖攻擊罪(Third degree attempted assault)起訴,至截稿時仍在押。該幫兇自殘與誣陷的經過,被當時在場的一位新唐人電視台記者全程錄像下來。中共幫兇赤裸裸的在自由之地的美國採取如此陰狠、流氓的手段企圖嫁禍法輪功,昭示中共在國際社會獻醜已經進入新的階段。

自今年五月十七日以來中共在法拉盛的攻擊和抹黑早就失去市場,紐約警察至今已抓捕十六名肇事者。八月起,中共幫兇開始改變策略,用街上擺桌子搞徵簽的方式誣蔑法輪功。而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學員展現的祥和風範也逐漸為法拉盛民眾認知,幾星期下來絕大多數的民眾並不受騙,絕望的中共幫兇再出新招,結果暴力和謊言只是自取其辱,醜態百出。

一九九九年7月江澤民出於妒忌而發起鎮壓法輪功,由羅幹、曾慶紅、周永康、劉京一夥把邪黨的意志國家化,利用其控制的公檢法系統和國安系統,驅使整部國家機器強力進行迫害,採取各種非法、殘酷的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迄今已造成至少三千一百七十六名信仰「真、善、忍」的修煉者被迫害致死,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難計其數。

中共幾十年的恐怖統治,特別是對法輪功九年多來的滅絕性迫害,無疑是當今世界上共產罪行的極致體現。它不僅在中國國內瘋狂殘害善良的人民,也不斷把迫害延伸到海外。近期在法拉盛發生的惡行並不是孤立偶發的事件,實際上正是中共魔爪再次伸向海外的又一例證,我們可從近年來中共在海外迫害法輪功的荒謬行徑中略窺一二。

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八日曾慶紅出訪南非時雇兇槍擊法輪功學員梁大衛;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九至十五日期間,中共駐海外的大使館唆使泰國警察和阿根廷親共暴徒,連續以暴力襲擊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六年二月八日,法輪功學員李淵博士在美國亞特蘭大家裏,遭持槍的中共特務暴力襲擊、捆綁毆打,家中電腦及文件等被搶走。鄰居報警後,李淵送醫,臉上縫了十五針。

中共及江氏集團的流氓本性,決定了其採用暴力恐怖的手段做垂死掙扎。這次中共幫兇喪心病狂的舉措,充份證明中共已經走到了窮途末路。它公然蔑視他國的法治、逞兇嫁禍,再一次向國際社會自曝中共國安及流氓特務在海外的恐怖活動,對海外法輪功學員從以往的威脅恐嚇、搜集黑名單、人身騷擾、燒毀車輛、暴力毆打、搶劫物品等,演變為光天化日之下耍無賴的自殘與誣陷。

此案凸顯了一個不爭的事實:中共迫害法輪功所涉及的地域,已不僅僅是中國本土,隨著它在各國製造迫害學員的事件和嚴重侵犯這些國家的法律,中共已成為最大的國際恐怖犯罪集團。此案也再一次向外界證實,中共確實是當今全球共產罪惡的最大根源,它才是邪惡與恐怖的直接製造者。對於它的漠視或期盼,無論出於何種理由,都將是對邪惡的放縱和姑息,最終將導致更大的危害。

自二零零四年底《九評共產黨》一書開始廣傳於神州大陸,認清中共惡黨本質的人們逐漸理性清醒的選擇唾棄中共。目前四千二百多萬人聲明退出中共,這股唾棄共黨邪靈的風潮令中共寢食難安。天滅中共的大勢已然呈現,迫害已到盡頭,暴力起家、血債累累的中共崩潰在即。任何選擇與邪惡為伍、背離良知正義的人,等待它們的必將是人間法律的公正審判和善惡必報的天理懲治。

表面上迫害還在繼續著,江氏集團等殘餘勢力只得利用中共解體滅亡前夕,指使流氓之徒繼續逞兇行惡。受謊言矇蔽的人們,不要被即將解體的中共所利用,勿受虛幻的偽裝迷惑,請用明辨是非的慧眼洞悉這場醜劇吧!這次法拉盛事件不但再一次凸顯了中共的流氓本質,也暴露了邪黨在滅亡前的最後瘋狂。

在中共回天無力之際,法拉盛的幾個幫兇只是在惡人榜上再添罪愆。那些還在跟隨中共做惡的人,應該閱讀《九評》,盡速脫離邪惡,迎向光明。天理昭昭,中共與江氏實行滅絕政策迫害法輪功,滔天罪責難逃。

在民眾道德良知復甦的氛圍下,中共走向解體前的狗急跳牆,目前幾個惡徒小丑的興風作浪,只能使所有明白真相的人和國際社會,更加集中正義的力量,針對邪惡更切實有效的懲辦。十幾年前東歐共產極權體制的解體崩潰,不過是一夜之間的事。中共迫害法輪功作惡多端,雙手血腥、惡貫滿盈,其囂張的時日豈能長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