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府之國發生的罪惡(三)

記四川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的罪行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十日】四川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位於四川省資中市境內,原來是一處關押吸毒人員的勞教所,現在是一處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黑窩。1999年邪惡迫害大法以來,該勞教所就另外成立了七、八、九三個中隊,主要關押來自四川省各地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曾迫害致殘致死多名法輪功學員。近年來,由於各地被非法勞教的大法學員不斷增多,該勞教所又陸續修建新監樓,將大法學員集中關押。

二、滅絕人性的酷刑與虐待(二)

6、捆綁雙盤腿

用繩子把兩腿雙盤勒緊,然後繩子通過兩肩把兩手反綁在背後,半小時後腳就被捆腫了,還要勒出血,手、腿的難受滋味難以言表。兩惡警踩在兩膝上,可痛暈死,非常殘忍。腳失去知覺,傷口會流膿,腳、腿上長雞蛋大的膿包。



7、蹺腳老虎凳

坐在矮凳上,腳後跟放在高凳邊上,強迫膝蓋和背不准彎曲,否則用衣架或者凳子打。少則幾天,多則二十幾天,痛不欲生。惡警把大法弟子雙腿壓在高板凳上劈叉,那筋骨受到巨大的拉力發出的「喀嚓」聲很遠就可以聽到。惡警還叫犯人把大法弟子在地上一圈一圈地拖,拖得鮮血直流,拖掉的衣服,褲子和磨爛的衣服碎片到處都是,鮮血和泥沙一層層裹在大法弟子的傷口上,慘不忍睹。

8、頭頸和雙盤著的腳捆在一起數十個小時

將大法弟子衣服脫下,雙手反綁,並把頭頸和雙盤著的腳捆在一起,人體完全成了一個360度的球形,而且腿還是雙盤著的。就這樣一會兒人就受不了。而惡警將大法弟子這樣捆住,一連幾十個小時。

惡警晚上將兩張單人床拼在一起,讓兩名犯人夾著大法弟子睡覺,大法弟子只能睡在中間的鐵床沿。而且雙手還被手銬銬著。白天飽受折磨、傷痕累累的大法弟子晚上還被銬著睡覺,被鐵床沿抵得生疼,睡上短短幾小時後,第二天又要遭受酷刑,而許多大法弟子更是接連數天遭受酷刑,晚上一直不准睡覺。

四川女子勞教所第七中隊(即迫害法輪功中隊)是全封閉的勞教中隊,與外界隔離,吃飯都是在寢室內吃,每天在吸毒犯的嚴密監視下度日。我們在七中隊的大法弟子被他們分為「嚴管」、「初轉」、「生產分隊」三個等級。

9、睡銬

晚上銬在鐵床桿上。冬天,冰冷,翻不了身,手又冷又麻、酸痛難以入睡。


10、蹲銬

11、毒打

警察和幾個至二十幾個包夾一窩蜂拳打腳踢。被打的大法學員遍體鱗傷,以至內傷、昏死,痛幾個月。被「嚴管」的大法弟子受到非人的折磨,常年囚禁在室內,有的長達兩年半時間。大法弟子長期遭毒打,經常被打得兩眼發腫,兩腿無法走路。惡警折磨人的下流的招式很多,比如說:只准吃東西,卻不准排便;你不吃就灌食,但就是不准你排便。逼得大法弟子不得不便在褲內。

12、侮辱

大法學員尹發鳳被扒光衣服在鏡子面前罰站兩晚上。戴紙帽、穿紙衣,上面寫著罵人的話,不戴就毒打。冬天寒冷,把大法學員蘇世輝衣服扒光,只穿一條內褲和胸罩冷凍,還要受其它刑罰。

13、電擊

用高壓電棍電嘴、臉、頸、手、背、屁股等。在這裏挨電棍是家常便飯,許多學員臉上、身上傷痕累累。7中隊成立時大法學員為爭取修煉環境集體煉功,惡警又用電棍電,誰知電卻往惡警身上跑,以後她們用電棍時都戴上防電帽。一次7中隊張隊長把剛裝新電池的電棍開到最大電學員,卻沒有任何反應,她卻魔性大發,直接用電棍抽打學員,她一人就打斷了幾根電棍。

14、其它體罰和折磨:

「包餃子」,用毯子包著打;「隔山打牛」,用繩子捆在門後;蹲馬桶;蹲馬步,手上放碗平舉,三天三夜不准睡;(長期)每天只准睡兩、三小時,做奴工。灌水、不准大小便長期迫害,是最嚴重的長期體罰。

15、遭惡警勒索

大法弟子遭奴役,沒有經濟收入,自己坐的小塑料凳、飯碗、臉盆等等日用品都必須由家人寄錢來,在勞教所高價買。當時大家的錢賬都是張小芳管著,她有時對大法弟子說:「你賬上的錢,老子(囂張的指其自己)下了二百元,她賬上老子下了三百元,罰款了,充公了,有誰敢不服?!」大家卻敢怒不敢言,連家人的辛勞錢都遭惡警明搶。

16、強迫唱歌頌惡黨的歌

惡警強迫每天全體人員必須唱幾次歌頌惡黨的歌,惡警們還伸長耳朵到學員嘴邊來聽有沒有聲音,若沒有便立即遭拖出群毆。還逼一些學員跳文革時的「忠字舞」,逼大家每天寫思想彙報,感謝惡警們的「教育」。如有誰被「教育轉化」後開始對其他法輪功學員動粗、罵人了,惡警們會得意的說此人進步了,表現好,而被提當室長、組長,幫其行惡。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