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歌:中秋憶母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十日】

念母性高潔,名利淡如煙。心慈胸懷廣,可嘆命多艱。
兩歲遭父棄,隨母流離顛。世間遭白眼,童年少歡顏。
長成入夫家,家務勤包攬。生女夫嫌棄,臥床無人管。
女還未足月,裏外家務擔。可憐身心苦,從此病魔纏。
風濕痛徹骨,八月尚著棉。萬里求醫路,中西醫藥遍。
形容日枯槁,病休遭夫嫌。夫另結新歡,苦淚獨自咽。

問天天不語,問地地無言。大法終盼到,暗夜光明顯。
煉功兩月餘,身輕步矯健。與女同出行,人稱姊妹顏。
心溶真善忍,處處讓人先。遇事心坦蕩,逢人把法傳。

不期九九年,風急惡浪翻。恩師遭誹謗,謊言遍世間。
「大法是正法,我要上京言。」
廣場上,人群間,呼聲響徹橫幅展,正氣凜然浩如天。
便衣惡警如虎狼,公檢司法狂欲癲。惡令一聲齊上陣,母被勞教在長安。

監牢裏,日如年,非打即罵家常飯,舉動言行有人監。
烈日曝曬兼「訓練」,三九吊銬鐵窗前。白天髒活累活幹,夜裏罰蹲不准眠。
逼寫「悔過轉化書」,地獄酷刑現人間。悲哉歷盡人間苦,壯哉苦中志如磐。

兩年刑期到,慈母回家轉。僅剩六十斤,一副瘦骨架。
醫院無良策,頻把病危傳。母心裝大法,強把功來煉。
一週便出院,三週體康健。紅光復滿面,眾驚神跡顯。
傳九評,揭謊言,慈悲腳步遍鄉野,救度眾生前約踐。

揭露邪惡惡膽寒,抄家綁架判三年。
又是一年團圓月,慈母仍被關牢監。
多少悲劇出「盛世」,家破人亡骨肉散。
閱盡人間離合事,嫦娥應知也潸然。
唯願世人明真相,不枉法徒費辛艱。
烏雲蔽日能幾時,日出光芒耀大千。
待到天晴滿目春,親人相聚永團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