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發正念的點滴體會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一日】近期看到明慧網上有一些關於發正念的體會,我也想談一下自己幾年來發正念的體會,與大家交流共勉。

我周圍的同修發正念的方式很多,有一開始就嘴唇動個不停,直到基本的15分鐘時間結束才停下來,與其交流也不改變做法;還有的自己想到哪裏就寫張紙條,裏面羅列了很多具體內容,發給別的同修;當有同修被騷擾或被抓時,當地幾個協調人就起草名單紙條下發,說是給被迫害同修或針對某件事發正念,但一些老年同修有些困惑,說不知怎樣發正念,於是協調同修們又起草了參考紙條……

我對發正念的看法是,就按師父最初發表的關於發正念的口訣及要求來做,隨著正法進程再按明慧網整理的來做(其實還是按師父要求做),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師父發表了經文《徹底解體邪惡》,我就在整點時加進了其中的「徹底解體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清除中國大陸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形勢」;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八日,師父發表了經文《全面解體三界內一切參與干擾正法的亂神》,我就又加上了「全面解體三界內一切參與干擾正法的亂神」這句話,我個人感覺這樣發正念是最有力量的,這是師父在不同正法進程中講的有關發正念的法,是最全面最合適的。當然,我不是不給同修發正念,我每次發正念都是念這樣很簡練的口訣及語句,再想一下具體人或事,不加工成具體一大堆語句(只是一種宇宙信息),儘量達到不影響自己集中念力。

另外到邪惡聚集的地方發正念,我也是如此,我覺的師父賦予我們的佛法神通怎麼能侷限在這麼小的範圍呢?大家發正念太具體了,就會有很多方面顧及不到,邪惡還會有存留空間,拿我們地區年初至今為例,多名同修相繼被抓被判刑,有時一週之內發好幾張發正念紙條,陷入了一種被邪惡牽著鼻子走的境地,我覺得除了其它因素之外,如果大家發正念都不限制自己的話,每次發正念都像全球發正念那樣最大範圍追找邪惡,大法弟子不分地區都這樣發正念,形成最強大的整體,一定會更有力的清剿邪惡,使其無處躲藏。我們身在當地,即使不敘述有關清理當地邪惡的語句,近距離的能量應該是最強的,順便就把當地邪惡清理乾淨了。

而且要變被動發正念為主動除惡,不要等邪惡搞事了或非法抓捕騷擾了同修才重視發正念,尤其近期奧運前後邪惡集中出動時正是清剿它們的好機會,更不應該錯過這樣的除惡良機。為此我們幾個同修合作寫了主動除惡的倡議文章,買來本市地圖,將邪惡主要聚集的地點繪製成圖並附以文字說明以及乘坐的公交車班次打印出來發給大家。

關於發正念的地點,針對我們市邪惡的聚集情況,分為主要的兩處,一處是以610政法委掩藏處為主,周圍是邪黨市委、政協、法院等部門所在地;另一處是市政府、公安局、國安、法制辦等部門聚集處,我們每天坐公交車或打出租車去發正念解體邪惡。當然過程中符合常人狀態,去附近的小餐館以吃飯為由坐下多停留一會兒,順便將孩子放到座位上減輕體力負擔(這樣效果更好一些),表情自然祥和。其間也出現一些干擾,比如孩子身上大片長紅包,拉肚子,我的小腳趾腫脹影響行走,但邪惡的伎倆沒有阻止得了我們除惡的信念,而且奧運過後,我們打算繼續堅持下去。走出去發正念和在家發正念效果就是不一樣,我們小組遭到「腦血栓病業」假相迫害的同修在家發正念注意力集中不起來,放下怕熱怕累怕花車費的私心堅持坐車到邪惡黑窩附近發正念後,情況大有改觀,身體狀況明顯好轉,常人親戚不再說負面的話,自己也逐漸變得精進起來。

關於發正念的頻次,我是在基本保證全球四個整點和當地三個整點的前提下,隨時隨地發正念,發正念形成習慣。我孩子小,家務多,有時不能靜下來坐在那裏發正念,那我就多發正念,手裏有活或抱著孩子時也發正念,效果不是最好也還可以。

講真相、刻光盤、發真相資料時事先也都靜心發正念,充份運用師父賦予的佛法神通,確保做事順暢,高效利用有限的時間。

個人體會,不足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