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前夕 澳廣採訪張而平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澳大利亞廣播公司著名主持人托尼﹒瓊斯(TONY JONES)八月五日在奧運前夕約見法輪功發言人張而平,就中共在奧運前加劇迫害法輪功,以及中共利用奧運迫害異議人士等議題進行了採訪。

托尼•瓊斯:我們的嘉賓張而平先生是紐約亞洲協會理事。他的工作是研究中國的政治經濟、外交政策、社會變化和人權問題。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後期,張而平先生是法輪功的主要發言人。張先生先後在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和哈佛大學的喬治-肯尼迪政府學院獲得學位,並且是愛德華﹒麥遜學會特別會員。此刻,他就在墨爾本,和我們在一起。謝謝您,張而平。

張而平:你好!

中共將奧運政治化

托尼•瓊斯:謝謝。您能告訴我,您認為中國的統治者中共和奧運會面臨怎樣的危機。

張而平:顯然中共政權將奧運會最大限度的政治化了。首先,通過國家主義、通過這次奧運會聯合它認可的公眾,另一方面,利用奧運會鎮壓異議聲音,比如家庭教會,並在奧運前抓捕八千餘名法輪功學員,以及西藏團體成員、及持不同政見的知識分子。所以,這是我們見過的最政治化的奧運。

托尼•瓊斯:你說抓捕八千餘名法輪功學員,我的意思是,這是不是真的,你能證實嗎?你知道那些人在哪嗎?

中共大批抓捕法輪功學員

張而平:是的,不同的人權組織有一些報告,報導了大抓捕,奧運之前抓捕一直在進行,沒有人知道被送到哪裏去了。即使是家屬也說不出(法輪功學員)被關在哪。敢於直言的知識分子和其他人,你知道,那些民主人士的遭遇是類似的。

托尼•瓊斯:有沒有外國記者統計的奧運之前準確的被關押的人數?

張而平:很難知道。這就是中國的問題,因為沒有透明的、可自由獲取的信息,這就是我們為何如此關注(中共的)互聯網封鎖,同時,外國記者很少能接觸普通民眾。

十一類、四十三種人不被允許觀看奧運

托尼•瓊斯:等一會我會問到互聯網的問題,因為我知道你對此作過特別研究。我們先來看一下頭一個報導,昨天晚上有抗議者在天安門廣場附近,人民已經憤怒到極點,敢冒任何風險,他們說他們要被從家園驅離,他們的房屋要被推倒,以便給新房、新路或其他地方讓路。你知道在北京有多少人受到影響?

張而平:根據澳大利亞廣播公司的報導,一千七百萬人居住在北京,至少有一百五十萬人被迫從自己的家園驅離,為奧運場館建築騰地方。當然,對那些人和不被允許參加比賽的人來說,這可不是一個讓人高興的經歷。

例如,我看到一個報導說,有十一類、四十三種人不允許觀看奧運。他們包括藏人、法輪功修煉者、民主人士,和所有「有敵意」的外國記者。這是對奧運章程第六款的嚴重違背,任何基於性別、種族、宗教和政治的歧視,都是同奧運精神相矛盾的,但是,不幸的是,軟弱的國際奧委會並沒有強制(中共)執行這一章程。

托尼•瓊斯:你已經表達了你自己的想法,而北京奧運會將是許多中國人表達民族主義、驕傲和希望的時刻,這不是壞事,不是嗎?

張而平:這不是一個壞事。奧運會自己有高尚的理想和希望,中國人值得慶祝這次機會。但另一方面,我們不希望政府利用體育比賽搞政治,在打壓不同聲音的同時,樹立自己的合法性,而掩蓋自己的邪惡作為。

托尼•瓊斯:你怎麼知道這樣的曝光,世界對中國的關注至少在某種程度上,不會導致某些人希望的新的開放,而不是加強中共政權和一黨之國?

中共進行網絡封鎖

張而平:現在的情形是,這場奧運會是中共政權的高調做秀和精密安排。我們看到外國大贊助商、公司贊助商,你知道,花五百多億才能共享奧運的榮光,即使這樣都沒有向中共施壓,讓其真正的向國際社會開放媒體,開放社會。同樣我們也看到,高度的保安措施,實際上,在從本質上孤立奧運村,使其成為中國的小社會,同真正的現實社會沒有任何關係。你知道,有一億五千萬鄉村無業遊民在社會上流動,在勞教所和精神病院裏因政治和宗教信仰原因關押著許多人。這樣的現實並沒有呈現出來。

托尼•瓊斯:有消息披露中共當局不打算開放互聯網給報導奧運的記者。當然問題還存在,不管他們為這些記者做怎樣的改變,對整個國家來講,問題還存在,因為有一個系統在起作用,我想叫「金盾工程」,使中國的網絡不是真正意義的互聯網,而是巨大的內部互聯網。能否介紹一下這個工程?

張而平:從二零零零年起,北京認識到網絡對其政權起著破壞作用的時候,決定使用八億美元構建一個防火牆系統叫做「金盾工程」,這是大型中國防火牆的綽號。他們雇佣了五萬網絡警察監視互聯網信息。尤其在中國互聯網和世界互聯網之間,他們在上海、成都和北京建立了三個網關。因此每一條在中國互聯網和外界互聯網之間交流的信息都必須通過這三大網關,所以北京所要做的只是過濾和控制三個網關。這樣有效的將中國互聯網變成了內部網。

托尼•瓊斯:所以有五萬網絡審查者在這些網關上工作,是嗎?

張而平:是的。

托尼•瓊斯:中共政權不喜歡甚麼樣的網站,或特殊的信息?

張而平:你知道,三個網關,再加上遍及中國的四十多個監控中心,他們過濾和攔截的信息,比如有西藏、法輪功、民主、台灣等網站,甚至人權、包括前中共主席「江澤民」等字眼都被攔截。所以任何被認為是危險的或威脅中共的都會被攔截。由於關鍵字過濾的使用很有效。他們使用域名,改道、連接、重啟等多種辦法有效的攔截了海外互聯網的資訊。

幸運的是,根據昨天華盛頓郵報的報導,有一個叫「全球互聯網自由聯盟」的團體。該團體有一個網站(internetfreedom.org),他們提供許多免費的反審查軟件,供人們使用。事實上,一些在北京工作的記者已經在使用這個軟件了,連通海外網站了,並將安全郵件送出。所以,強烈推薦人們使用。

托尼•瓊斯:看一看我們的採訪是否受到了審查,以及能否出現在中國的互聯網上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中共政權用來攔截互聯網的技術是從哪裏來的?

西方公司協助中共封鎖信息

張而平:雅虎、古歌、思科和微軟等三百多個公司,這些公司同中共政權簽署了所謂「自律保證」的協議,就是說,他們自己基於網站內容,審查自己,杜絕北京政權認為危險的信息。所以中國國內的用戶無法進入國外被禁止的網站。有一個記者想要向海外發一個電子郵件,被判刑高達十年,這要歸功於雅虎的電子郵件系統。他們向北京政府提供用戶的個人電子郵件資料,這是我們知道的一個案例。但是,我們相信有許多其他人被送到監獄,但消息沒有傳出來。

托尼•瓊斯:這些公司爭辯說,中共會隨著時間而改變,會變得更自由,人們最終會獲得自由信息。你認為會這樣嗎?

張而平:不大可能會這樣,因為事實正告訴人們相反的結論。在中國的人仍舊無法打開某些網站,例如中文版的英國廣播公司(BBC)節目。直到不久前,只是在奧運村以內的媒體可以登陸一些網站。絕大多數中國民眾無法瀏覽國外網站,最令人擔心的事是最近有美國的媒體報導,思科公司的內部文件顯示,他們同意與北京合作,過濾任何法輪功的網站內容。這是令人擔憂的,因為美國公司與外國政府合作,在美國國土上運作這種網絡審查,是不允許的。

托尼•瓊斯:我們的時間快到了,但是,請告訴我,一旦國際的焦點不在聚焦中國。奧運會過去以後,會發生甚麼?

張而平:人們會回到現實中來。中國的通貨膨脹率為11%,以前是7.1%。你知道,我提到一億五千萬民工流動大軍,從農村移居到城市,找工作,外加20%的高校畢業生找工作,差異問題等。你知道,在內陸和沿海,農村和城市都存在差異問題,也有社會不穩定因素。二零零五年中共承認有八萬七千起大規模的抗議活動,與一九九三年相比增長了十倍。這顯示草根階層對中共不滿。如果你看一看金融領域,中國的經濟增長70%靠的是外資投入,去年是50%,本質上講是一個出口經濟;如果想繼續10%的GDP增長一定需要消耗過度的國內自然資源和能源供給。

托尼•瓊斯:張而平,我們的時間到了,希望我們能夠和你就一些事情再次交談,也許在奧運會之後,感謝你花時間上我們的節目,從不同的角度看中國的情況,謝謝你。

張而平:謝謝。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7/1836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