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奧運銀牌得主:中共在違背奧運精神(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明慧記者華清悉尼報導)「人性的神聖和尊嚴遠遠超越於任何運動盛會(The Sanctity of Life and respect for Human Dignity over rides any sporting event)。」前奧運銀牌得主、澳大利亞的簡•貝科(Jan Becker)女士談到即將召開的北京奧運時,這樣告訴記者。


澳洲人權聖火傳遞大使簡•貝科女士(右)和「正義女神」共同高舉火炬

二零零八年奧運會即將在北京拉開序幕,全球聚焦這場體育賽事的同時,中國的人權問題,尤其是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也日益為人們所關注。作為前奧運選手的簡•貝科女士表示,一個奧運會的主辦國應該遵從奧運憲章、尊重人的尊嚴。而踐踏人權的中共在違背奧運精神。

奧運選手必須知道中國正在發生的事

簡•貝科說:「作為前奧運選手,我對於這次奧運會將在這樣一個國家舉行感到恥辱,一個有著嚴重人權問題的政權利用奧運的機會來粉飾太平,這是對奧運精神的嚴重褻瀆。在過去的十二個月裏,有時我感覺非常挫傷,原因是世界上的很多人對這次‘奧運’都挺興奮的。我想讓他們現在就知道發生在中國的人權迫害而不是將來才知道。」

「作為前奧運選手,我能理解甚麼是奧運選手的想法:他們只想去參加比賽;他們不希望被分散精力;他們要實現自己的夢想而不想被人告知去做甚麼。但是有一天我突然明白了一個道理:他們去比賽並不重要,而他們必須知道他們將面臨的和在中國正在發生的事。」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

為了讓世界上更多的人都知道正在中國發生的對法輪功團體的非法殘酷迫害,簡•貝科女士以「人權聖火」活動的澳洲傳遞大使身份,在二零零七年十一月至十二月間將「人權聖火」傳遍整個澳洲,特別是她居住的維省的五十八個城市和小鎮,將世人矚目的焦點從奧運會轉移到中共的人權迫害上。

簡•貝科女士同時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她告訴記者:「我從一九九九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功,至今已九年多了。當我正全身心陶醉在剛剛尋覓到的修煉法輪大法的美好中時,突然間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非法的殘酷鎮壓和抓捕開始了。我不能明白這是為甚麼。」

簡表示:「我作為一個西方人實在不能接受這個事實:九年了,世界各國政府不能做到幫助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中共給法輪功學員帶來的悲劇是令人恐怖的。緣由一個中共前黨魁的妒忌心,在中國迫害了如我一樣在修煉法輪大法的學員。」

法輪大法的美好改變了我

簡告訴記者法輪大法給她帶來的改變:「我從修煉法輪大法中受益很多:法輪大法的基本指導思想是:真、善、忍。修煉法輪大法一段時間後,我發現我的性格變了。我一直是個非常誠實的人,但是由於我太直爽了,有時候我對別人的誠實而直截了當的評論會傷害到別人。修煉了一段時間以後,我發現我變得更善良了,我會控制自己的語氣以及為別人著想,以別人能接受的方法去表達我的看法。並且我常常發現我的想法(好壞)能改變一件將要發生的事。

「通過修煉法輪大法,我的健康狀況也變好了,我的肢體變得更靈活,尤其是我能感受到我腰下部的能量流通道都被打開了,我的膝蓋能碰到地上。以前我甚至不能膝蓋朝上坐半小時,可是現在我可以雙盤打坐一小時,這些都是非常美好的體驗。自從我修煉了法輪大法,我的家人和朋友都知道法輪大法的美好改變了我。

「我在一家有名的項目工程公司擔任資深人事經理已十六年。我幾乎每天在上班前去公園煉五套法輪功功法。我感到精力充沛。修煉法輪大法幫助我保持一種祥和的心態去面對我的工作。我試圖以修煉人該有的姿態盡職敬業。縱然我感覺自己已在大踏步的向前發展,但有時我還是覺得自己只修了我該修好的一點點而已。」

講清真相是我的使命

簡說:「當我有能力對照‘真、善、忍’找到自己深藏的執著心時,我會非常感動,我無法用言語來表達我的感激之情。我會高興的笑著對我的師父說:謝謝您。我是非常幸運的一員,能有緣尋覓到法輪大法。我會堅定的修好自己,因為我知道了‘不失不得’的道理,我作為一個運動員,我知道如何遵守自己的承諾。」

「現在我真正明白了為甚麼我參與了一九六四年東京奧運會(註﹕簡•貝科該屆奧運會游泳銀牌得主):不是為名和興趣,那是為今天我能更好的向人們講清真相,而且這是我的使命。

「記得在天安門我高舉自製的橫幅,用運動員特有的敏捷衝出來與已打開橫幅的其他人會合。我手舉自製的橫幅上有一個法輪圖形、奧運會會標和中文的‘真善忍’三字。

「那一刻我覺得自己的心中對於中國人民和他們所承受的痛苦生出了巨大的慈悲。我知道我必須繼續講清真相,為讓中國人民有一個美好的未來而努力。」

最後簡•貝科女士向記者表示:「我作為前奧運選手,很遺憾沒有人權去參加這個屬於世界人民的奧運會,因為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澳洲人(被中共禁止入境)。如果我能再次到中國,我會製作一個很大的橫幅:法輪大法好!並且我會不停的從心底高喊:法輪大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