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王村女子勞教所近期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山東王村女子勞教所自二零零零年以來一直是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的黑窩,殘酷迫害大法弟子從未停止過。目前,它們摧殘大法弟子的招數依然極其陰毒。

一、勞教所對拒絕「轉化」的大法學員,長期使用的迫害手段

1、罰站。逼迫大法學員一連站數天,致使其小腿與大腿腫得一樣粗,腫的手碰到腿就跟碰到石頭塊一樣的感覺,連下蹲都不能;

2、連續幾天不讓睡覺;

3、不讓洗涮,勞教所規定正常的洗涮時間七分鐘,包括上廁所,對不「轉化」的學員,直接不讓洗涮;

4、限制上廁所,一開始每天三次上廁所,再就是每天兩次,再後就一天一次;

5、超負荷奴役勞動,奴役勞動任務是從早上起床打掃完衛生,馬上坐下幹活,白天有幹縫紉的,晚上照常打線圈到9點,有時幹到10多點,甚至12點;

6、藥物摧殘等。

二、在王村女子勞教所遭受迫害的部份大法弟子

1.大法弟子李曉燕,24歲,山東萊州人,因拒絕「轉化」,被關在廁所裏好長時間(不易被人發現的廁所是邪惡的主要迫害場所)。手被銬在廁所的鐵窗上,人成「大」字形,嘴上貼著膠帶,由吸毒的勞教人員輪班看著,進行迫害。惡人長時間的不讓她睡覺,罰站,不讓解手。吸毒的看管人員時常打她,連惡警孫振紅也下手打,有時在廁所外面能聽到李曉燕的哭聲。李曉燕原本是圓臉,現在人被迫害的瘦成了長條臉。目前李曉燕仍在那裏遭受著邪惡的摧殘。

2.大法弟子劉淑華被摧殘已有半年多了。每天站著,站很長時間,很晚才睡,有時夜裏12點,有時半夜2點。邪惡可能在她的飯菜裏下了藥,後來逐漸發現劉淑華面目變得痴呆,不和以前一樣了。吸毒勞教人員姜豔還叫劉淑華幫她幹活,還說劉淑華很好玩。

3.乳山大法弟子王文琦,54歲,被迫害的昏迷不醒,惡警怕她出事,由吸毒人員架著她去醫院看病。就是這樣,邪惡還逼迫王文琦打線圈,給她定七、八成量的任務。

4.濰坊大法弟子於麗麗,在勞教所有一個時期12點才讓睡,必須完成惡警規定的奴役勞動任務及學習任務。每天睡覺都要打報告,有一段時間每天半夜2點才能睡。即使完成了它們的任務以後,也不能早睡覺,照常要打報告以後才能睡。勞教所規定早上照常5點起床,就是3點半睡覺,也得早上5點起床。有邪悟者看到於麗麗的思想週記裏不寫「決裂」的話,就報告惡警宋立娟,惡人即逼迫於麗麗抄邪悟者陳賓的書。她不抄,就把她拉到惡警辦公室罰站四天半,100多個小時,有吸毒人員輪流值班,不讓她上廁所。就是12小時去一趟廁所,還得打報告,以後要她18小時,才能去一次廁所。惡人不讓於麗麗洗手,洗臉。有一次她被連續罰站兩天,48小時不讓睡,惡警宋立娟還叫人給她安排奴役勞動任務,並且還得要她站著幹活。長期的摧殘,使於麗麗的視力明顯下降,眼睛現在看東西模糊,看不清。就是這樣,勞教所還逼迫她要感謝政府的「挽救之恩」。

5.濰坊大法弟子婁紅梅長期被罰站,站不住摔倒就再拉起來。不讓她上廁所,長時間不讓睡,邪惡還口口聲聲地說這是「挽救」她,教育她,叫她重新做人;這是珍惜你的生命,還要她報恩,等等。

6.大法弟子徐秀英一連數月絕食抗議迫害,整天被灌食,有兩個吸毒的看著,其中一個叫徐雪青,她對大法學員很兇惡。(徐秀英現在已開始吃飯)。還有大法弟子劉炳芳也正在遭受殘酷的迫害。

三、助紂為虐的猶大有:

周桂梅,即墨人,此人很壞,專門向惡警打報告,大法學員婁紅梅、李曉燕等都吃過她的虧。
李風英,諸城人,很壞,跟周桂梅差不多,
還有王濤敬、劉保葉、辛吉豔等

迫害大法弟子的吸毒勞教人員有:
徐雪青,青島人,很壞。家人電話13768452886;
姜麗霞,蓬萊人,大辛店鎮柳家村,47戶,特壞。
李娜,青島人,值班的,很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