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黃玉萍又被濟南漿水泉女子勞教所非法關押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今年50多歲的法輪功學員黃玉萍,原山東省德州市齊河縣農村信用合作社的職工。修煉大法後的黃玉萍黑寶石般的眼睛透露出一股純真,圓圓的臉龐上經常掛著微笑,讓人感覺善良和溫馨。可是,這樣的好人卻經歷過被強迫拆散家庭的痛苦和兩次非法勞教迫害。目前,黃玉萍被非法關押在濟南漿水泉女子勞教所,不得自由。

一、得法修煉,精神昇華

1996年底,一個偶然的機會,黃玉萍在親戚家看到了《轉法輪》這本書。法輪功教人按照「真善忍」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做事考慮別人,遇事向內找,做一個真正的好人。這法理頓時讓她明白這才是做人的正道,在這嘈雜的塵世中她終於找到了一片淨土。

工作中,她把同化「真、善、忍」貫穿每一件小事上,能更多的從對方的角度去體諒和理解別人,在家中對公婆更加孝敬。她的胃病和坐月子落下的腰痛病在她開始修煉法輪功後也不知不覺的好了。是法輪大法改變了她,給她帶來生活的美好,心靈的昇華。

黃玉萍在齊河縣東方家具廠任副廠長時,主管生產。當家裏裝修時,在職權範圍之內,使用了廠裏的裝飾材料而沒有付錢,這在當今的社會是司空見慣的現象。93年以後工作調動去了縣信用合作社,那筆錢就做掛賬處理,在一般人看來也就永遠不需要交了。

96年學了法輪大法後,這件事情就像一塊石頭壓在她的心頭,她覺得應該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一個更好的人,不能貪圖小利,無故拿別人的東西。內心經過反覆的較量,她終於鼓起勇氣在家裏拿了六七千塊錢,到原單位付了這筆掛帳的應付款。

這裏面放下的不僅僅是幾千塊錢的利益,更需要放下對於許多人來說很難放下的面子和承認錯誤的勇氣。她說是法輪大法給予她無窮的力量。

二、遭受無端迫害,家庭破裂

可是,就是這麼好的功法,這麼好的人,自從1999年7月20日以後的九年來,無辜的遭受著一連串的迫害。黃玉萍本人被監控,電話被竊聽,先後罰款11000元人民幣,抄家、軟禁、被非法關押看守所,三次勞教,等等等等,身心受到江氏集團「肉體上消滅,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的種種非人的酷刑和折磨。

黃玉萍的丈夫王××在縣政府工作,分管政法委的許縣長正好是他的領導,自1999年7月20日法輪大法被無辜鎮壓迫害後,許縣長在縣裏大會上,幾次非議她的丈夫,給他施加壓力,並以家裏有煉法輪功的,孩子不讓上大學、參軍等要挾,導致王××在巨大的精神壓力下,經常失眠,身心疲憊,最終無奈的提出離婚。

99年10月18日是黃玉萍難忘的日子,吃完早飯,她在做家務,公安局的董強、張國峰等幾名人員開車來到她家,黃玉萍在公安人員的脅持下被警車帶到民政局,被迫在離婚協議書上簽了字。董強、張國峰等緊接著非法把她送到拘留所。

三、前兩次非法勞教遭受非人迫害

2000年11月,黃玉萍因為堅持對「真善忍」的正信,被非法送進山東第二女子勞教所(王村勞教所)三大隊。在那地獄般的日子,黃玉萍經歷了令人慘不忍睹的迫害,她身心受到嚴重摧殘。

2000年11月4日中午,操場上一片混亂,很多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在那裏,挨個被電擊,電棍「哧哧」的電流在法輪功學員身上經過。其他大法學員和平理性的提出釋放操場上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女警肖愛華氣急敗壞的拿來電棍親自上陣,高壓電棍冒著藍火從法輪功學員身上經過,都被電得傷痕累累,肉皮被燒焦電糊的味道瀰漫在房間。此時的女所長王君完全失去了理智,又叫來了男警察繼續對這些手無寸鐵的女法輪功學員實施慘無人道的血腥暴行,多名學員被拖到隔離室,電棍的聲響成一片。黃玉萍也被拖入隔離室,她的上衣衣扣,上衣袖和毛衣袖被撕掉。

12月份,因為晨煉,黃玉萍又被關入禁閉室遭受酷刑迫害。禁閉室是臨時修建的小平房,每間不到2平方米,門窗上沒有玻璃,三九天滴水成冰。禁閉室內放一張特製的酷刑床,高1米左右,床上焊著鐵環。當時天下著大雪,北風呼嘯。她沒有穿棉衣棉鞋,手反背著吊銬在酷刑床邊一米來高的鐵環上,這樣銬住手之後,只能腳尖點地,腳後跟懸著,全身的重量全部壓在腳尖上。如果腳後跟著地,手腕被手銬勒得疼痛難忍,甚至被勒出骨頭來。頭低得快要離地面40來釐米,腳尖和吊銬的手被拉到了一條直線上,加上冷凍,一會兒全身失去了知覺。

黃玉萍就在這種恐怖高壓和酷刑折磨下,神志不清的時候寫了所謂的「不煉功保證」。可是離開了嚴管室,接下來的是更慘無人道的精神折磨。每天被逼迫看江氏集團編造的污衊大法的錄像,看一篇就被要求寫一次「思想彙報」,必須按照邪惡規定的意思寫。

那些所謂的人民警察一次次的使用暴力後,讓人精神上產生巨大的恐懼感。中共惡黨的洗腦和精神控制,使黃玉萍生不如死,內心的痛苦無法再用語言表達,夜晚經常從惡夢中被嚇醒。

2002年3月14日,黃玉萍終於走出了這個人間地獄。離開了勞教所那個黑窩,在稍微寬鬆的環境下,黃玉萍清醒過來,從新開始修煉。因為給公安局長講述自己勞教期間被迫害的經歷,她被再一次勞教。

那是2003年4月7日,她被劫持到了位於濟南市漿水泉路20號的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六個月。先是被關押於三隊、二隊,被強迫洗腦。後來被關押到五大隊。 第五大隊又稱為「嚴管集訓大隊」,該隊由非法輪功人員(賣淫,盜竊)和堅修大法的學員組成,為首的叫王淑貞,副大隊長是王月瑤和張宏,她們時常以減少刑期為誘餌操縱、利用、指使非法輪功人員虐待、侮辱大法學員。

在那裏黃玉萍被逼迫著在惡劣的環境下從事奴役性勞動,並且勞動強度極大,從早晨6點到晚上10點、12點,甚至更晚。由於受到長期的迫害,2004年3月初的一天,黃玉萍突然十分難受,醫務人員檢查心電圖,心律120,血壓110/160.警察王淑貞藉口黃玉萍坐姿不好,指使勞教犯人孫曉紅對她毆打。黃玉萍的頭被強行按在地上,頭上頓時起了個大包,脖子被扭傷,鼻子被打的流血。警察馬文娟就在一旁看著孫曉紅行惡,並指使孫曉紅拿膠帶封住黃玉萍的嘴。

五月中旬,黃玉萍所在班組被集體關禁閉,長達四個多月。期間不讓睡覺,不讓吃飯、喝水,不讓大小便,還罰站,立正姿勢,五指並攏放在褲縫上,每天從早上6點站到晚上10點以後。 黃玉萍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遭受身心的折磨和奴役勞動的迫害,因為堅持信仰「真善忍」被非法超期關押3個月,2004年12月25日才被釋放回家。

四、講清真相被惡人舉報,遭第三次非法勞教

中共邪黨在這場對「真善忍」的瘋狂迫害中犯下了滔天罪行,神佛要滅這邪黨,屆時世間所有曾經加入過共產邪黨組織而不曾退出的人將成為邪黨的陪葬,在這天滅中共的大難來臨之前,大法弟子黃玉萍不顧個人的安危,將退黨、團、隊保命的真相、大法的美好,將自身受到的慘無人道的迫害善意的告訴眾生,希望人們能在大是大非面前做出正確的選擇,在對邪黨的大淘汰來臨之前退出邪黨組織保平安,是大善大忍的舉動。可是善意的行為,卻遭到惡意的告發。

2008年3月31日,當黃玉萍向齊河縣城宏偉水果店店主講清真相時,被店主女兒惡意舉報,黃玉萍當時被縣公安局綁架後非法劫持到德州看守所關押,15天後將黃玉萍送至濟南漿水泉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三個月,再次承受無名的迫害。

自從黃玉萍被綁架至今,家人不曾見到黃玉萍本人,勞教所只是讓她的家人送錢,說是給黃玉萍治病。黃玉萍在修煉法輪功之後有病的身體得到康復,身體一直健康,不知道勞教所又對黃玉萍實施了怎樣殘酷的迫害。呼籲所有善良的人關注發生在身邊的迫害,伸出你的援手,幫助制止這場本不該發生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