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市「六一零」借奧運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案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奧林匹克憲章》指出,奧林匹克精神就是了解、友誼、團結和公平競爭的精神;可是在北京召開的奧運會對於中國廣大法輪功學員來說是一場災難。中共當局為了舉辦為他們自己臉上貼金的運動會,不僅將法輪功學員排斥在運動會之外,而且還加大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打擊力度。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綜治委主任周永康下令,在奧運會召開之前,要「嚴打」法輪功學員。在許多城市裏,當局以金錢為誘餌引誘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據明慧網2008年7月27日消息,從去年年底到2008年6月30日,全國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的案例就有8037宗,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殘、致死的惡性事件持續不斷,而且事件遍及全國各省市自治區,是全國有系統的統一的行動。

進入7月以來,明慧網刊出的相關案例更是有增無減。僅武漢市不完全統計,7月份遭綁架的學員就有26人,其中,礄口區2人,武昌區8人,漢陽區5人,東西湖區1人,江岸區4人,江漢區4人,另外還有1人目前還不知屬於哪個區,1人姓名不詳。在這些被非法抓捕的已知名的法輪功學員中,大部份是7月20日前後被抓的,其中19日被抓的有11人。具體情況如下:

1、7月3日上午,武漢市江漢區法輪功學員熊文義在武廣後面小區的家中被綁架到江漢區二道棚洗腦班。

2、7月5日,武漢江岸區法輪功學員李君霞被非法關押到武漢第一看守所(東西湖),後又被轉到武昌區楊園洗腦班。

3、7月7日,武漢法輪功學員張翠雲在家中被常青派出所不法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江漢區二道棚洗腦班迫害。

4、武漢市江漢區復興村法輪功學員唐冬如被綁架。

5、7月14日晚上10點多,武漢市武昌區法輪功學員高碧珍被綁架到武漢楊園洗腦班。

6、7月15日晚上下半夜,武漢法輪功學員楊家敏在家被綁架。

7、7月15日晚12點以後,家住漢口三眼橋附近的秦漢梅(女,40多歲)被綁架。

8、7月18日下午三點多鐘,武漢法輪功學員胡立鳳在家被江漢區邪惡「610」指使北湖派出所惡警、街道及社區惡人將其綁架到二道棚洗腦班迫害,並非法抄家。

9、7月19日上午十點多鐘,武漢礄口年過7旬的法輪功學員蔡常珍(已被邪惡迫害雙目失明)、梁少蘭兩人在蔡婆婆家中,被五、六個身份不明的惡人綁架。

10、7月19日晚9點左右,武漢法輪功學員曾建新被白沙洲派出所惡警綁架到武昌區洗腦班。

11、7月19日晚6:30分武昌法輪功學員馮蓮花(女,53歲),被起義門社區及紫陽街派出所戶警帶的十幾惡人綁架。

12、7月19日下午3點左右,江岸區法輪功學員杜玉芬在她做生意的漢正街門面裏被9名惡警綁架至諶家磯洗腦班。

13、7月19日下午,武漢市家住漢陽水木清華小區的王雄及陳滿琴、郭貴蘭、郭玲利在王雄家被開發區沌口派出所惡警綁架。目前,王雄、陳滿琴、郭玲利被關押在陶家嶺洗腦班,郭貴蘭被關押在諶家磯洗腦班。

14、7月20前後江岸區法輪功學員郭桂梅被綁架至諶家磯洗腦班,家被抄。

15、7月19日晚,武昌區紡織村法輪功學員金和平(男,50歲多歲)被積玉橋派出所及居委會一夥人在家中被綁架至武昌區楊園洗腦班迫害。

16、7月19日晚9點多,武漢法輪功學員杜善友(男,60多歲)在家被惡警綁架到楊園洗腦班。

17、7月20日上午,武漢市江岸區委「610」辦公室頭目胡紹斌帶著一群惡警到中山公園抓捕了一位不知姓名的法輪功學員。

18、7月20日晚10多鐘,漢陽法輪功學員譚必蓮被綁架至漢陽第一看守所。

19、7月20日家住武昌區車輛廠四村的法輪功學員陳敏(女,54歲)在家被徐家棚派出所綁架至臭名昭著的楊園洗腦班迫害。

20、7月23日,70多歲的儲蘭英婆婆在武昌司門口被積玉橋派出所惡警綁架。

21、7月25日上午,東西湖區四中音樂教師、法輪功學員何豔(女,33歲)被綁架至漢陽洗腦班迫害。

此外,還有法輪功學員薛良豔被非法判刑三年;武漢法輪功學員彭惟聖在何灣勞教所被打傷;法輪功學員的子女裘學明被劫持當人質;被秘密非法判重刑的徐建軍(50歲左右,在2003年被判13年)、余剛海(現在63歲,在2003年被判9年)、謝鳳翼(60多歲,在2003年被判8年)、劉水生(現50多歲,在2003年被判8年),直到現在還被關押在沙洋范家台監獄遭受迫害,監獄不讓家屬接見,要接見必須要當地派出所出示家屬不煉法輪功的證明,每次給生活費從不開發票和收據,給他們寄的東西好一點的都被私吞。

「610」辦公室是中共邪黨用以迫害善良民眾為職業的犯罪機構,從1999年成立以來,一刻也沒有停止其對善良民眾特別是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和犯罪行為。其一方面運用手中掌握的權力,利用廣播、電視、報紙等宣傳媒體採取造謠、栽贓等流氓手段誣陷法輪功;一方面又採取強制手段銷毀法輪功的書籍、音像等,以防止不明法輪功真相的人知道真相,讓人們接受它們邪惡的謊言;同時又對法輪功學員實行封口,嚴禁法輪功學員講真話,講真相。

其實,法輪功學員是以真、善、忍為修煉原則,不斷修心向善,不斷提高思想覺悟和道德水平的,他們在任何環境下都是大家公認的好人。但中共邪黨為了讓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通過「610」辦公室對廣大法輪功學員實行了慘無人道的打擊和迫害,「經濟上搞垮,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採取的手段是綁架、辦封閉式洗腦班、開除公職、罰款、勞教、判重刑等,從精神上肉體上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武漢市江岸區「610」辦公室的胡紹斌公然狂妄地叫囂:「‘610’就是今天的蓋世太保,掌管軍、警、憲、公安、司法,想抓就抓,想關就關。」為了迫害法輪功學員,胡紹斌講:「打死他!打死算自殺,我簽個字,直接火化,簡單的很。」

人們常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一個人的內心世界如何很容易從眼神中反映出來。法輪功學員因為以真、善、忍為思想和行為準則,在修煉過程中把思想中所有不好的念頭都逐漸修去了,思想變的純淨、祥和,內心充滿了慈悲,行為舉止變的文明高尚,眼睛也充滿了仁慈的目光,不再像有些人的眼神那麼狡黠,那麼兇惡。可這也成了邪惡的「610」成員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的重要依據。他們檢驗法輪功學員是否「轉化」,即是否吃喝嫖賭、幹下流事、說下流話。可見,邪惡的「610」辦公室完全是反人類、反道德的,是為少數邪惡權力者服務的工具、走狗。

邪惡的「610」把法輪功當作社會不穩定因素。其實法輪功學員以真、善、忍為行為準則,是社會穩定、文明、健康、向上的最主要力量,對於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要說法輪功學員有甚麼舉動,那也是本著善心良知,本著對國家、對人民、對社會負責的態度義無反顧地站出來,理性持久地向人們講述真、善、忍的美好,揭露假、惡、暴的醜惡,實際就是在為維護社會的道德良知和正義,維護著社會的穩定。這樣的人在中國被殘酷打壓迫害,是任何一個有正常思維的人都覺得不可思議的事。要是沒有無端的迫害,法輪功學員也不會去講甚麼真相,揭露迫害。由此也可以證明,真正的不穩定因素是中共邪黨,中共邪黨並不是真正在維護社會的穩定和國家的利益、人民的利益,而是在維護當權者自己的利益,是在維護他們自己的權力。

最近,中國有位律師發表文章明確指出:自1999年7月20日至今,法輪功學員經受了人類歷史上最慘無人道的迫害。然而,面對這場殘酷、邪惡的迫害,他們沒有選擇揭竿而起,像楊佳一樣訴諸暴力;也沒有選擇逆來順受,像歷次政治運動的犧牲品一樣忍氣吞聲、默默承受。法輪功學員們選擇了不畏強權,不畏暴力,深懷大善大忍之心,以各種平和的方式堅定維護信仰,捍衛尊嚴。通過九年如一日、持之以恆的講清真相,法輪功學員們洗淨了被潑在身上的污穢,清除了人們被謊言欺騙產生的歧視與仇恨,使人們看到「真、善、忍」的美好、懂得信仰無罪的道理。今天,在世界文明國度的絕大部份地區,法輪功學員像衝出淤泥並被清流洗淨的蓮花一樣,受到世人發自內心的理解、尊敬與喜愛。在這場驚心動魄的正邪較量中,法輪功學員以其凜然不可欺的浩然正氣,為人類歷史留下一座光燄四射的道德豐碑。作為律師,我無意於描述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邪惡,也無意於過多讚美法輪功信仰群體的大善大忍,我只想從道理上、從法律上告訴您三個事實,一是「信仰無罪」,二是「講清真相無罪」,三是當局假借法律名義迫害法輪功,是非法的。

2008年7月19日,在美國華盛頓紀念碑前舉行的聲援四千萬人退出中共的集會上,紐約著名人權律師、中國問題專家葉寧先生真誠的向法輪功學員跪拜,以表達敬意。他說:「法輪功學員對人類的大愛沒有變!如果他們沒有這份感情,沒有這份對同胞、對民族的情感和真摯的厚愛,他們用不著這樣。全世界幾乎都在向中共磕頭,只有法輪功站起來,作為中流砥柱,抵制這股極權法西斯主義的逆流……現在世界上很難找出這麼好的人群來,這樣的一群人是不可戰勝的。不管世界現在多麼渾濁,多麼灰暗,將來的勝利一定屬於法輪功,法輪功已經為中華民族樹立了一個光輝榜樣,法輪大法所代表的是一種全新的道德倫理規範。」

我們衷心希望廣大市民能夠認清歷史潮流,明白法輪功真相,關注發生在自己身邊的事,認清中共邪黨的邪惡本質,明辨是非,加入到波瀾壯闊的退出中共邪黨的滾滾洪流之中,平平安安地進入歷史新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