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淶水縣原信訪局副局長劉金英再遭迫害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二零零八年,中共借奧運迫害大法學員,劉金英家再次遭到騷擾、非法搜查,被警察搶劫一本《轉法輪》。目前劉金英的丈夫張東生仍被非法關押在河北石家莊第四監獄。

劉金英曾經遭到多次非法抓捕、凌辱,2000年被非法判刑五年,先後在河北太行監獄、石家莊二監獄女子大隊遭受非人的折磨。二零零五年,劉金英拖著滿身傷殘回家不久,邪黨惡人王福才就指使三名惡警到劉金英家非法抄家翻查。

原淶水縣信訪局副局長劉金英、地稅局辦公室主任張東生,自中共邪黨及江氏邪惡集團瘋狂鎮壓法輪功後,夫妻倆因堅定信仰而被雙雙判刑,劉金英被非法判刑5年,張東生被非法判刑15年,僅僅一年多的時間這個原本幸福快樂的家庭就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張東生的父親、劉金英的母親在兩人判刑後,無法承受淶水公安局及單位所製造的恐怖、威脅而相繼離開人世,劉金英的婆婆半身不遂的病症再次復發,癱瘓在床無人照顧,年幼的女兒孤苦伶仃,瘦小脆弱的身影在邪惡製造的恐怖中掙扎,孩子也因父母長期受惡黨迫害受到很大傷害,在全校師生大會上點名侮辱,劉金英的老父親也常被淶水邪惡以不發退休金等威脅,整天生活的提心吊膽。

在監獄的5年裏,劉金英受到太行監獄及石家莊監獄的酷刑折磨與藥物毒害。她整天被惡警指使下的吸毒犯、賣淫犯打的鼻青臉腫,不許她說話。劉金英被藥物毒害的身體虛弱,當別人都穿單褲、單褂了,她卻穿著大棉襖還凍得不行,走路就得扶著牆走。她還經常嘔吐,為不影響其他犯人,每次嘔吐後她就用胳膊撐地,爬著用頭將盆子頂著一點點向前爬行,為的是把盆裏的髒物送到廁所倒掉,因為她完全沒有力氣站立起來。獄警指使犯人給她灌藥,沒病硬說她有病,幾個犯人拉過來就灌下許多不明藥物,灌完藥後不給她一滴水喝,在極其痛苦的情況下,她只好捧廁所便池裏的水漱口。長期的藥物傷害造成她頭髮大量脫落,牙齒鬆動,皮膚變色。為了少中毒,她經常到垃圾桶中撈撿犯人倒掉的飯菜充飢。

張東生在單位被淶水惡人非法抓捕,後來送易縣看守所迫害,曾被戴手銬腳鐐三十六天,還長了一身疥瘡。後被非法判重刑十五年。送到保定第一監獄後,他不「轉化」,又送石家莊第四監獄迫害。石家莊第四監獄為了掩蓋迫害真相,長期不讓家人接見。在八大隊,張東生被迫害的整個人已脫了像,六顆牙已被打掉,嘴已變形。主要迫害責任人是教育科趙軍指使惡毒犯人下黑手。

在夫妻倆被非法判刑前後,淶水公安局多次到其家中非法抄家、搜查,還到張東生的姐姐家威脅,並從他姐姐家抄走價值二萬元的物品。直接責任人是地稅局政工科高振忠,家電:0312-4525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