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對同修情的執著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三十一日】前天看了明慧的文章《有感於「學員都是一家人」》,真的覺的自己就有這種情況。說到否定舊勢力安排,我們通常會想到:色慾方面不要出問題;恢復集體學法環境,打破同修間隔;但還有一種情況,就是執著於同修情,這方面如果做的不好也會干擾到正法。

我把自己的經歷寫出來,希望大家能夠吸取教訓。

九九年迫害之後,我離開了家,在新的環境中認識了幾個同修,甲,乙,丙等等。當時有一個比較流行的說話,認為同修「都是一家人呀」,這個說法相信很多同修特別是經常上網的同修都不陌生,當時大家都是抱著這樣一種心態在想同修,其實裏面包含了非常重的人情在裏面。由於認為是一家人,也不注意修口了,覺的修口只是對常人修口,而對於同修就變成了無話不談了,甲的事對乙說,乙的事對丙說,親戚朋友家庭情況的事也對同修說了。有的時候也感覺到自己狀態不對勁呀,現在怎麼了,一開口就沒有完。其實說這些張家長、李家短的時候,心性就已經掉下去了。接下來干擾就來了,我家裏丈夫對我開始了指責、辱罵,嚴重的時候還動手。因為丈夫也是同修,這下好了,我不平衡的認為都是同修,「都是一家人」你怎麼能夠這樣對我呢?我去向另一個「親人」同修訴苦。由於當時大家都被這個同修情給纏住了,所以向內找變成了就事論事,都去指責我丈夫。但我丈夫也很委曲,並且列出了我的種種不是。由於就事論事,很多同修都認為女的是弱者,應該被同情,那麼出現這種問題肯定是男方的太壞了,結果認識的同修都插進來說幾句,都各自從自己常人的觀念來想問題,把問題越弄越糟糕。我覺的這裏面這個同修情還有一個非常壞的後果就是:礙於情面不當面指出別人的問題,但是在背後不負責的評論;如果一旦當事人處於魔難之中時,卻不是善意的幫助,而是怕被當事人的魔難影響到自己,有的還帶有妒嫉心的覺的好像證實了他的看法,有點幸災樂禍的意思。記的當時攪在這件事中的時候,打印機總是出問題,做光盤也經常刻廢盤,打坐也滿腦子胡思亂想,直接影響到做三件事,救度眾生。

不過在師父的點化下,我通過大量看《明慧週刊》等,最終學會了向內找,走出了魔難。我現在回想起來,當時就是同修情太重了,舊勢力藉機干擾,當然其表現形式就千變萬化了。舉個例子,由於母親對我關係冷淡,所以我非常羨慕人家有媽的同修,一次一位中年女同修由於流離失所到我家暫住了幾天,我竟然生了「她要是我媽應該多好呀」。現在這位同修已經自己找了一個比較好的工作,吃住問題已經解決。但是前兩天她竟然提出想租我家房子住,因為我家房子租了一間出去。但我家裏是小資料點,所以從安全上來說我覺的不合適;還有我認為同修沒有必要非得在一起粘粘乎乎的,集體學法在一起可以,或者有甚麼困難的時候幫一下可以,但在一起處常人的關係就沒有必要了。我向內找,覺的自己還是因為有同修情,去掉這個同修情之後,此事不了了之。

說到這裏,我還悟到一個修口的問題。這個問題上走過極端,從以前的不修口,後來到極端的修口,基本上甚麼話都不講了,還覺的自己一天到晚不講話,除了洪法講真相之外甚麼都不說就是修口。別人都不理解了,她怎麼不說話呀?後來就開始說,把握不好說多了自己就感覺到腦袋嗡嗡的,發正念也靜不下來。昨天突然明白了如何修口的問題。引用師父一段講法「人人都有一份工作,而且還要幹好工作;有的人就是通過講話來做工作,那麼這不就矛盾了嗎?也不矛盾。不矛盾在哪裏呢?我們講的修口,和他們是截然不同的。」(《轉法輪》)我在常人中有自己的工作,在家庭中也有自己的角色,為了扮演好這些角色而要說的話就應該說。除此之外就少說了。打個比方,我在家庭是家庭主婦,教孩子懂禮貌,講道理,識字學習之類的就要說。但是比如生活上給孩子做甚麼好吃的,或者給孩子買了甚麼合適的衣服之類的,我做就可以了,不用對別人說。以前我總是對我公公婆婆吹我是如何照顧好孩子的,後果我公公婆婆給孩子買了一點東西也要告訴我好幾次,生怕我不知道似的。其實向內找,就是我沒有修口有顯示造成的結果。當然講真相是要說的。

以上是個人所悟,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