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師父說的發正念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七日】發正念,是師父要求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之一,非常重要,大家都知道。但是,怎樣才能做好,符合大法的要求,那就各自做的有所不同了。就此問題,我談點個人體悟,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發正念,大家是極為重視的。師父把這如意神通傳授給我們,是非常珍貴的。當然,都會盡力把它做好。可是,我在發正念的過程中,走了很多彎路,並沒有做好。起初,熱情很高,有空就發正念,走路乘車都在發正念。後來,關於發正念的事,師父還講了好幾次法,明慧網也發了好幾個通知,更感到發正念事關重大,必須全力做好這件事。師父講清理身體,清除邪惡要五分鐘,我就想了,師父說五分鐘就能解決問題,那要是十分鐘豈不更好,如果清除邪惡發正念二十分鐘,那不是要清除更多的邪惡嗎?於是,我就按自己的想法做了。清理身體十分鐘,清除邪惡十五分鐘,要是出現個甚麼情況,或者是身體的狀態不好,那發正念的時間就更無定數了。

實踐一段時間後,覺的效果還可以,隨之而來的想法更多了。啥問題都想通過發正念來解決,心態不好發正念,身體哪兒不舒服發正念,遇到心性磨擦發正念,發正念成了解決自己問題的一把萬能鑰匙。起初,遇到這些事,是自己單獨發正念,後來感覺個人發正念的能量場小,不如全球同修同步發正念的那四個時間的能量場大,結果,就改變了主意。有啥事,包括自己的,同修的,親屬的,甚麼問題都加在那四個時間裏發正念。這樣一來,不但發正念清理身體和清除邪惡的時間不一樣了,而且內容也不一樣了。從表面現象看對發正念很重視,而實際上已出了很大的漏了。

比如清理身體。我的身體經常出現這樣或那樣的不好狀態,我就覺的不但要清理自己思想意識、觀念、干擾之類的東西,還要清除身體經常出現不好狀態的那些因素,於是我就在清理身體時,加進了一些清除我這個小宇宙和相對應天體空間中的舊勢力,黑手,爛鬼,邪惡邪靈等等之類的東西,巴不得發一次正念要把那些不好的東西全部清除掉。

在清除邪惡時更是如此,開始鎖定幾個大魔頭和一些重點人物。後來,《明慧週刊》上發出信息和同修發表的交流文章中提出幫助營救同修的建議,我們又加進了清除迫害北京呀、長春呀、馬三家、蘇家屯等等同修的邪惡,黑手,爛鬼之類的內容,要意想好長時間,幾乎那五分鐘就是在想這些了。再加上當地的情況,甚麼節假日,敏感日,邪黨的重大活動,社會形勢的起伏變化等等發正念的內容,要整理成文字得寫好幾篇。

應該說我們發正念是很賣力的。按時發正念,那每天四次一次是不會少的。就是有時少一次,過後也要補起來。我做起來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事與願違,效果不好,發正念的狀態很不正常。發正念就打瞌睡,手印穩不住,單手立掌立不穩,打蓮花手印兩手張不開,正念不起作用。我感覺到不對勁了,請些同修來切磋,發現不少同修也有像我類似這樣的問題,糊裏糊塗的發正念。幾乎一人一個樣,有位同修拿出她發正念的內容,是密密麻麻的兩張紙,誰都有道理,誰都不能說服誰。這時,我感覺到這個問題很嚴肅了,大家都在發正念,做的很辛苦,效果卻不好。值得提醒的是,已出現這麼大的漏而未察覺,我們都應來認真的向內找一找了。於是,大家都不探討誰對誰錯的事,而是靜下心來學大法,大法才能解決一切問題,看師父是怎麼說的,我們按師父說的做。反覆學習師父寫的新經文和講法,認真閱讀明慧編輯部的有關文章。

師父在《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會講法》中講:「另外我們學員以後在集體煉功或者再有像我們這樣的大會也可以採取靜下來五分鐘,坐在那兒結印,意念中清除自己思想中的不好的思想念頭、業力和不好的觀念或外來干擾。就這樣想它們死,它們就會被清除,五分鐘就管用。」

師父在《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中講:「發正念時不是說老是念口訣,你念一遍就行了,就起作用了,除非特殊情況。你覺的靜不下來從新調整正念那是可以,但是也是一個暫時的。其實真能靜下來的時候那一念就足以驚天動地、無所不能了,一下子簡直把你所覆蓋範圍之內一切都定住、抑制住一樣。你像一座山,一下子都抑制住它們。不要思想老不穩哪,不穩就做不到那一點。」大法的法理告訴我,我發正念的狀態不好,不只是個做法問題,要領問題,而是沒有按師父說的做,沒有按大法的要求做,是尊師敬法的問題。

師父講清理身體,清除邪惡五分鐘即可,五分鐘就管用。師父講的五分鐘是法,有博大精深的內涵,解決的是億萬大法弟子同步發正念的大事,是正法的大事。你雖然加了五分鐘、十分鐘,但很多都是人的想當然,是人念,你這麼一加,整體還能同步嗎?不同步怎樣發揮整體的作用?常人都曉的同步的重要,幾個人一塊推大石頭,他要喊「一、二、三」,喊到三時,大家同時發力,這石頭就推開了。幾人抬東西要喊號子,通過喊號子達到幾人合步,免的走起來東拉西扯的。我們把師父講的法忘了,自己想一套東西做,你發正念的狀態能好嗎?肯定就不行。

師父講發正念的口訣念一遍就行了,你不停的念了一遍又一遍。師父叫你發正念要集中精力,頭腦清醒,你不是靜不下來,就是迷迷糊糊打瞌睡。師父叫你集體發正念時,不要只針對少數邪惡,要更大範圍的追找邪惡,而我們把近的遠的,現在的過去的,本地的外地的事都加進去了,加了一大堆,像念花名冊一樣。師父說一你做二,這是發的啥正念呢?當然作用很有限。

發正念是師父要弟子做的「三件事」之一,誰不想做好,要說我對師父對大法不敬,我確實感到冤。從開始修煉,我就對師對法無二心,可發正念的效果就是不好。想來想去,悟了好長時間才悟出來。原來是「黨文化」因素造成的。在幾十年的社會工作中,經歷了邪黨搞的不少次運動。每次運動來了都要清洗大腦,人人都要檢查過關,時間長了就逐漸形成一套固定的思維模式,想當然,看風向,借題發揮寧左勿右等東西,就在腦子裏應運而生了。師父講清理身體,清除邪惡五分鐘就管用,自己就借題發揮,就想出了自己的那一套,等等。

我從新閱讀《解體黨文化》一書,連續幾天清除黨文化因素,剔除過去發正念時不符大法要求的部份,一切都按師父說的做,不加一個字不少一個字。清理身體,清除邪惡各五分鐘,默念口訣一遍,「滅」字念後,集中念力在入靜中守住這個巨大的「滅」字。默念口訣前,可增設一念,但簡明扼要,不宜過多過細。這些做法明慧編輯部的文章都有具體要求和詳細說明。

這樣做的結果,很快就改變了發正念的狀態。法理明晰,頭腦清醒,思想集中,心如止水,坐在那兒有時感到有強大的能量在包容自己,非常舒服,有時坐在那兒一會身體變的好大好大,發出的念力感覺有排山倒海之勢,全球同步發正念的威力真的體現出來了。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7/1848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