戶外煉功有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三日】記的零八年一月,《明慧週刊》建議有條件的大法弟子走出來到戶外煉功,我心情十分激動。之前,我看到別的功法在外邊煉功,就經常想我們也應該在戶外煉功了。正在這時我看到了同修的建議,而且有的同修已經出來煉功了。可是我出來幾次,由於覺的天氣冷,早晨三點五十分天也太黑,另外也沒有人,那煉功給誰看哪?想著等天氣暖和一點再出來煉吧!這一個念頭就把自己拖了一個多月。

當後來真的走出來煉功了,我才覺的在戶外煉功真是太好了,因為沒有了在室內煉功時沒睡醒的感覺。當涼風吹在身上,雖然我還覺的有點冷,但卻十分清醒,全身輕鬆,打坐時再也沒有不清醒的時候了。

一天早上六點發完正念後,我往窗外一看,片警在我煉功的場地那走來走去,像在查看甚麼。我心想是不是有不明真相的人打了黑報告了?並且也把此情況和協調人說了。最後,我決定發正念清除操控片警的舊勢力和黑手爛鬼,清除他思想中一切不好的思想觀念,我煉功完全符合常人社會的狀態,只是利用一下大自然這個最好的環境。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因為我們的功煉的很大,等於煉的是整個宇宙。」我們煉的是這麼大的一個法,為甚麼就不能堂堂正正的在戶外煉呢?其它功法可以練,我們為甚麼就不能煉?大自然不就是為大法弟子存在的嗎?究竟是甚麼觀念在阻礙著我們啊?是不是我們在潛意識中還承認著舊勢力的迫害?那麼明慧提出我們心繫眾生,為救度眾生我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我們煉的是宇宙的大法,這麼正的大法,這麼好的大法,為甚麼不給他一個堂堂正正的位置呢?

想到這些,我的心定下來了。為了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清除我空間場範圍內所有眾生不正確的觀念、不好的思想,我於四月一日又堂堂正正的走出來煉功了,並一直堅持到現在。

當然出來煉功也有阻力。丈夫一看我找煉功的坐墊,就問我幹啥?我說出去煉功。他立即指責我沒事找事,我告訴他出去煉功沒事,其它功法可以練,我們也可以煉,大自然不就是為人所用的嗎?當他熟睡時,我就出去煉功了。結果回來後他就衝我發火,我沒和他計較,時間一長,他也就不再管我了。另一方面,我自己煉功時也老返出一些不好的念頭,比如一旦警察站在我面前怎麼辦?然後自己就想如何求師父加持自己,利用師父賦予我們的佛法神通制止他們,救度眾生,後來還和身邊的同修說,讓他們幫我發正念,不允許舊勢力的黑手爛鬼干擾我煉功。

隨著煉功時間的延續,我慢慢體會到,只要自己正念想問題,其它的一切師父早就安排好了。比如剛開始打坐的頭幾天,各種小蟲、螞蟻在我身邊、坐墊上下爬來爬去,密密麻麻、數不勝數。可沒幾天就甚麼都不見了,周圍甚麼嘈雜的聲音也沒有。我知道師父就在自己身邊,天黑也不怕,甚麼也傷害不到自己。而且我還悟到:煉功時只是認認真真的煉,因為我們煉功不只是在鍛煉身體,而是代表著法輪大法,自己的一切行為都是在證實法,是讓世人了解大法,看到大法的美好。

由於嚴格要求自己,有練其它功法的人說:「你怎麼堅持的這麼好?」同時還鼓勵我繼續堅持下去,附近種菜的人也說:「大姐,我歡迎你在這煉功。」

2008年7月10日,本小區的同修被惡警抓捕,非法關押在看守所。這時有幾個同修出於關心,讓我暫時別出去了。我非常感激同修的關心和愛護,那麼究竟還出不出去煉呢?經過了一番思想鬥爭並用法理來衡量,我決定還是得在外面煉。我想同修被抓,如果我不出去了,常人就會說我們害怕了,會給大法帶來不正確的看法,所以我仍然一天不落的在戶外煉功,結果甚麼危險也沒有。

經過這140多天在戶外煉功,我修去了很多執著心,特別是現在蚊蟲多,煉功時蚊蟲叮咬的心很難受,還有各種生命體在身體上的反應等等。克服這些都增強了我戰勝困難的勇氣、信心和毅力,同時也使我更深刻的明白了師父在《在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中說的:「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我們在戶外煉功是符合常人狀態的,所以同修如果有條件的話,就走出來在自家房前屋後煉功吧!但一定要把心擺正,我們就是證實大法,不會有任何危險的。我們是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人,更何況我們還有師父的呵護!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堅信師父,堅信法,一切按法的要求做,就沒有我們做不到的。

由於層次有限,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