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奧運場館不遠處的虐殺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二日】奧運前夕「法輪功真相聯合調查團」發布「記者的北京鎮壓法輪功路線指南」(A Journalist's Walking Guide to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in Beijing),為在京的媒體記者提供六城市奧運場館附近的勞教所大量關押和折磨法輪功學員的資訊,以幫助國際記者了解法輪功學員在中國遭受的迫害。這本指南詳盡的列出了七個勞教所,它們在北京、青島、上海、天津、秦皇島和瀋陽市區內或郊區。

遼寧省瀋陽市在中共對法輪功學員九年的迫害中,一直上演著極血腥的迫害慘劇。

一、殘酷的遼寧省馬三家勞教所

坐落在瀋陽市郊外的遼寧省馬三家勞教所(女二所),同中國大陸大部份地區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勞教所、監獄有所不同的是,這是一個為迫害法輪功學員而專設的勞教所。除了從女一所「借」來的吸毒犯、偷竊、嫖娼賣淫犯等流氓罪犯用以迫害法輪功學員外,所有被關押者清一色是女法輪功學員。從九九年十月份開始,馬三家勞教所(女二所)就被中共邪黨專職用於對遼寧省法輪功女學員的洗腦「轉化」、酷刑摧殘。馬三家勞教所的「轉化術」被不斷的向全國推廣,陰毒、殘暴的所長蘇境(女),被中共江集團推舉為「標兵」,在全國週遊、推廣其邪術,中共江氏集團還為此特發巨額獎金給蘇境以資鼓勵,用以帶動全國的迫害。

九年來,被馬三家勞教所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不計其數,她們中有純樸的鄉婦、有高資歷的知識女性,有年近花甲的老人還有青春少女,她們因為信仰真、善、忍,做善良的好人,就遭受摧殘,其中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馬三家勞教迫害致死,還有致瘋、致殘者。馬三家勞教所喪盡天良的還曾將十八位法輪功女學員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

此次北京奧運,邪黨草木皆兵,為防各國來京記者調查,早將京城勞教所內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秘密押送外地。據近期明慧網曝光出的消息,那些堅定的學員被秘送到山西、內蒙及遼寧省的馬三家勞教所。引人注意的是:作為奧運比賽城市的瀋陽市,馬三家勞教所卻接收了大量從北京轉押過來的法輪功學員(其中還有一直受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斯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先生關注及呼籲營救的北京大法弟子張連英)。如此被邪黨「器重」用來頂風做案,可見遼寧省馬三家勞教所(女二所)在這場迫害中所扮演角色的重要性、及迫害手段的殘酷性。

二、邪惡的瀋陽市蘇家屯秘密集中營

瀋陽市蘇家屯區,位於瀋陽城南邊。二零零六年三月,曾是一名新聞工作者的「皮特」和原「瀋陽蘇家屯遼寧省血栓中西醫結合醫院」的工作人員「安妮」,共同證實了一條消息:在瀋陽市蘇家屯有一個專門用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秘密集中營,該集中營設在 「瀋陽蘇家屯遼寧省血栓中西醫結合醫院」地下。這裏設有「焚屍爐」,並且住有眾多的醫生。這裏至少在二零零三年已經關押了六千名法輪功學員。送到這裏的法輪功學員沒有出來的。根據進一步的核實,中共把堅定不肯放棄「真善忍」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集中在這裏折磨的奄奄一息,而後活體解剖摘除器官倒賣牟暴利,再把法輪功學員送入焚屍爐滅跡。

二零零六年七月六日,加拿大前亞太司長、資深國會議員喬高(David Kilgour)和著名人權律師麥塔斯(David Matas)的「二人獨立調查團」,向加拿大媒體公開一份「關於調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告」。該報告根據十八類證據的證明和反證得出結論:中共非法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指控是真實的。一九九九年以來,中共大規模的對法輪功修煉者活體摘除器官販賣(包括心臟、腎臟、肝臟、眼角膜)的暴行一直存在著,並仍在繼續著。調查員說這是「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二零零七年一月三十一日,經近半年的繼續深入調查,加拿大調查團再次於國會公布修訂後的報告---《血腥的活摘器官─加拿大關於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調查報告》。增補後的報告將原有的十八種論證方法擴充到三十三種,進一步證實:「中共更多醫院和中共軍方普遍系統的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邪惡的瀋陽市蘇家屯秘密集中營,就真實的存在過「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只是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實真相在國際上曝光後,中共掩蓋罪行,在用了三個星期的時間處理好犯罪現場後,才象徵性的說;可以來調查。但直到今天「法輪功真相聯合調查團」成員的入境申請,沒有一例被做惡心虛的中共批准。

三、震驚中外的毀容、謀殺

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瀋陽法輪功學員高蓉蓉因堅定信仰,被瀋陽市龍山勞動教養院惡警唐玉寶、姜兆華連續電擊七個多小時,造成面部嚴重毀容,慘不忍睹。面對在全世界曝光出的高蓉蓉毀容的圖片、證據確鑿,惡首羅幹操縱的邪黨政法委、「六一零」卻凌駕於瀋陽市和遼寧省的檢察院之上,把本已有法醫驗傷的高蓉蓉被毀容案,強力壓下,並對高蓉蓉實施繼續迫害。

二零零五年三月六日,一度被成功營救出的高蓉蓉再遭綁架。在高蓉蓉獲自由期間,公安部周永康之流還將高蓉蓉走脫事件定為「26號大案」,「六一零」頭目羅幹親自插手實施報復。司法系統一人說:「羅幹有指示,這事(指高蓉蓉遭電擊毀容被曝光)國際影響太大,讓我們‘處理好’(其實就是秘密加重迫害)。」高蓉蓉遭綁架後被秘密關押在臭名昭著的馬三家教養院,與世隔絕,受盡摧殘,直至慘遭虐殺。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六日,被馬三家從瀋陽大北監管醫院送到「醫大」的高蓉蓉被迫害致死。全身器官衰竭,戴著呼吸器,骨瘦如柴。醫大的醫生說:「[高蓉蓉]來時就是危重。」

在高蓉蓉再遭綁架期間,高蓉蓉年邁的父母一直在尋找女兒,到馬三家要求見女兒,就在高蓉蓉被送「醫大」以後,馬三家惡警院長還欺騙老人、封鎖消息,直到人不行了才讓家人見到。高蓉蓉的遺體一直在瀋陽市文官屯殯儀館內,冤屈一直不得昭雪。

四、以奧運為名的迫害和虐殺

二零零八年五月下旬,中共政法頭目周永康遊竄到瀋陽等地,密令在瀋陽市抓捕五十名法輪功學員,五月二十四、二十五、二十六日三天,瀋陽市狼煙四起,中共不法人員僅在東陵區一晚上就綁架了二十四名法輪功學員。現得知瀋陽市近期被綁架的學員至少有四十多名。參與行惡的是眾多公安、國安部門。

更令人髮指的是:二零零八年七月三日晚,遼寧省瀋陽市法輪功女學員陳玉梅,遭到大東區長安派出所惡警暴力綁架、毆打致昏,於七月四日晚死亡,年僅四十八歲。四六三醫院醫生對陳玉梅家屬說:這都是打的。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日晚,瀋陽市大東區長安派出所警察,在滂江街陳玉梅自家小區附近欲強行綁架陳玉梅,對她拳打腳踢,當場把陳玉梅打昏在地。當時有很多路人見證了惡警的暴行。七月三日晚九點左右,一輛110車來到陳玉梅家,叫家人到小區外的120車(是110給找來的)上去認人。家人確認是陳玉梅,人當時已昏迷不醒。車上人說病情非常嚴重,必須馬上住院。這時110怕擔責任,已逃之夭夭,據說是大東區長安派出所的,當時110車上有五、六個惡警。家人把陳玉梅送到四六三醫院,當即被診斷為腦血管大量出血,必須馬上手術。家人七拼八湊,湊到一萬元手術費,開始手術。在搶救陳玉梅過程中,花費近二萬元,本來生活就清貧的陳家雪上加霜。

經過四個小時的手術,陳玉梅被送到重病房,一直處於昏迷狀態。這時家人才看到陳玉梅的胳膊上、腿上都是青一塊、紫一塊,還有在地上嚴重擦傷的痕跡。可見是被一番廝打後,才造成的腦血管大量出血。大夫說是打的,有的說是被拽倒造成的。陳玉梅於七月四日晚八點三十分左右含冤離世,遺體很快被火化。

在家人送陳玉梅去醫院的過程中,這些慘無人道的惡警還不罷休,幾輛110車同時把陳玉梅的家(小區車棚子)團團圍住,一幫惡警不許家人出入,然後開始非法抄家,把法輪功書籍、光盤及電腦等私人物品非法搶走。

一個健康的善良人就這樣在不到二十四小時之內被邪黨惡警奪走了生命。據家人說陳玉梅出去不到三十分鐘便遇到了這場災難。陳玉梅被迫害致死後,社區的人威脅說派出所要把陳玉梅的丈夫、女兒和女婿趕出去,不讓他們在那裏居住,凸現邪黨迫害法輪功的滅絕人性的邪惡政策:「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目前,前往瀋陽市大東區長安派出所討公道的陳玉梅家人一直受到長安派出所惡警所長的拖延及威脅。

遼寧省的瀋陽市其實也只是中共在全中國範圍迫害法輪功的一個縮影。在中國,確實在各奧運場館的不遠處,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殘酷的虐殺和酷刑隨時都在發生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