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與整體配合的力量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二日】前不久,在我身邊發生了一件見證大法神奇的事情,讓我更加信師信法。現在寫出來,供同修參考。

八月六日中午,同修A接到了B的電話,希望可以切磋一下。當天事情挺多,一般情況下會約定在晚上,可是這次A很快就過去了。

B幫一個特殊情況的同修C租房子,C拿到房門鑰匙幾天後,覺的房子不合適,和房主提出退房,房主說:「現在沒有錢,你把鑰匙給我,我租了房有了錢再給你。」C就把鑰匙給了他。事後C打電話告訴B,B雖然沒說甚麼,心裏卻翻上翻下,租這個房子花了270元的中介費,退房後肯定是白搭了,這是個小數目,可是為甚麼沒給你已交的房租就給人家鑰匙?上哪兒要錢去?B越想越過不去,所以打電話給A,希望可以開解。A說:不能生氣,也不能陷入物質之中去,太物質化了,「越物質就越陷在這個迷中,越物質化,人的思想認識也越陷在這個‘現實’中,人就越在這個‘現實’中。」(《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任何事情你都不能陷在框框之中,哪怕這個錢要不回來,都不能生氣,這裏面有我們修的,我們還要繼續幫他,這就是境界問題。明白法理後,B心結打開了。

下午三點多,B再次打來電話,希望得到幫助(那意思是幫忙發正念),A趕忙告訴我們:「B曾說下午要去一個同修家學法,大家快一起幫她發正念。」第一次發正念,A發了大約40分鐘,我看到他表情和平時不一樣,很嚴肅,五點整點時,他又發了大約二十多分鐘,這回停下來時,他又像以前一樣說說笑笑了。因為他發正念時能看到一些情況,所以我們就讓他說說怎麼回事,他說等著有了B的消息,晚上去她那兒再說。這時B來電話,說她已安全到家了。

晚上,我們幾個同修來到B家,B說:「我突然感覺全身寒冷,陰冷冷的,從心裏往外冒寒氣,像早前被迫害時的感覺,挺著發正念,心直跳,不穩,後來我想這不對勁,這狂跳的心從哪來?我是大法弟子,有師在有法在,怕啥?穩住心,繼續發正念,一直發到身上的寒冷感覺不大時,想起應該給你們打電話,你覺的怎麼樣?」

A說:開始發正念的力量不是很明顯,我想起師父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講法》:「不管它表現的是維護舊宇宙理而干擾正法的、還是表現就是邪惡的,是凡對正法與大法弟子起了負面作用的都是我所講的‘邪惡’。因為宇宙在改變,這麼大的宇宙天體在改變過程中要救度無量眾生,任何生命來干擾都是罪大惡極的。」於是在心裏說即使同修有漏,也決不允許邪惡來干擾,誰干擾了誰就有罪,我們在修煉過程中就是不斷的改變自己、修正自己的過程,誰干擾都不行,都要被清除。法理清了,正念越來越強,明顯感到打出的能量在加強,再一會就覺的勢不可擋。我看到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已經布滿了一幢居民樓,上邊是邪惡生命、爛鬼、邪靈,最下層裏出現許多惡警、便衣,我立即清除,直至把我境界中看到的指揮這件事的高層舊勢力因素消滅。四十多分鐘後,我看到同修及周圍的空間清涼透徹,知道危險已經沒有了。五點,又追加了一次發正念,知道B肯定沒事了。

B同修點頭:「是,表現上是有一個同修被跟蹤了,街道、惡警等二十多人把整個樓包圍起來,樓道裏、樓上樓下都站著人。恰巧有一個同修在外面,見此情況就智慧的通知我們快發正念。就是那時,我有的剛才說的那些感覺。一會兒,惡人派一個人來敲門,我們沒理他,繼續發正念,但不穩,給你打完電話,就好多了,慢慢越來越穩,正念也越來越強。後來,這些人都散了。被跟蹤同修走後,我們又學了一會兒法,想著六點之前要趕回家發正念,就回來了,回來後給你打了電話,報一下平安。」

A說:「如果你今天上午那兩關都過不去,下午你不會這麼穩。」 B說:「這個有甚麼關係?」 A說:「師父說:「碰到點魔難、碰點甚麼你都過不了,最後積攢到很大的時候就是一大關,那一大關你不放下生命你都過不去,那怎麼辦?」(《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如果你沒放下,下午去學法,這些事兒會老在你腦中翻,發正念心也不會靜下來,哪能有功?哪能有力量消滅邪惡?」

B點點頭,朝向我們說:「上午,我本來約好和一個同修見面,這個同修卻打電話說她被跟蹤了,不能與我見面了。我辦完事在市場恰巧見到她,她邊買東西邊講真相,我就在一旁給她發正念,她在市場門口告訴我誰是跟蹤她的人之後就回家了。我當時沒動心,還跟在那人後面想知道是不是真是跟蹤的,一會兒,聽見他給同伙打電話說她回家了。我確定後,就在他身邊發了一會兒正念,然後才回家。可是租房的事我動心了。其實就是考驗我心來的,今天回到家,我就接了一個電話,租房子的錢要回來了。」

B笑笑接著說:「如果我們沒有把這個事切磋開,我不放下個人的觀念,還在氣中,不知將發生甚麼事,這就成了邪惡得逞的一個因素了。」

通過這件事情,給我的啟悟很多,其一是正念的威力。迫害不是人對人的迫害,只要把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清除了,人這塊甚麼也沒有。其二是整體配合的力量。最近一段時間以來,各地區邪惡都在傾巢出動,有的人就浮動了,這恰恰是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迫害你的一個藉口。我們互相配合,共同提高,形成一個牢不可破的整體,邪惡看見就害怕,跑的慢就被消滅掉,哪還敢迫害。其三就是,不能積攢執著心,發現了就要去,不管發生甚麼事情,只要自己動心了就趕快向內找,別管對方怎麼樣,準有你要扔的東西,甚麼都放不下,包袱越來越大,到最後你怎麼過?師父說:「其實也都是舊勢力執意要針對大法弟子心性考驗來的。一定是這樣,如果不是這樣,絕不會出現。」(《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上講法》)你提高了,低層的因素還夠的著你嗎?一個能穩步走在證法路上的修煉人,一定是一個不斷修自己的人。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