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遠市辛莊鎮張淑春屢遭迫害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日】山東省招遠市辛莊鎮北台上村四十四歲的張淑春,因為堅持按「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幾年來,不斷受到邪惡中共地方官員、惡警的迫害。家中數次被洗劫,張淑春本人屢遭迫害,流離失所。

十四年前,三十歲的張淑春已被病魔折磨的骨瘦如柴,嚴重的腦神經衰弱,使她成天昏昏欲睡,心臟病每年都要幾次上醫院搶救,經常走到死亡邊緣,嚴重的腰病以致大夫不給再開藥方,讓回家吃點好吃的就行了,鄰村的老中醫大夫偷偷的告訴她婆婆,你媳婦的病很嚴重,估計活不了多長時間了。

在這種情況下,張淑春只能在痛苦中由藥物陪伴度日,丈夫掙的錢不夠她治病的,她的脾氣也變的暴躁蠻橫,忠厚老實的丈夫百般照顧,也會經常遭到她的指責,還經常要鬧離婚,她說往東,丈夫不敢說往西,她說甚麼,丈夫就的聽甚麼,就這樣一個家庭在搖搖欲墜中,艱難的度日。

命不該絕,一九九四年九月,張淑春意外的碰上了救命的大法,這是她生命的轉折。看大法書三天,張淑春身上的病症竟然全部消失,走路一身輕,蠟黃的臉也泛出了紅暈,她可以跟正常人一樣到地裏幹活了!這意想不到的變化,使全家人喜出望外,村子裏的父老鄉親也都見證了這一切。

修煉之後,她處處用大法的要求衡量自己,處處與人為善,遇事不與人爭辯,做事首先考慮他人的得失,遇人總是笑臉相迎,鄰里關係融洽,婆媳妯娌關係更是和睦,是典型的和睦家庭。丈夫也從此解脫了受氣的困境。

修煉後的張淑春,在家庭中也嚴格的要求自己,不再與丈夫蠻橫爭辯,遇事不再指手畫腳,尊重丈夫的意見。有時丈夫竟然經常反過來對她進行刁難,這時張淑春就會滿面笑容化解恩怨。就這樣一家人享受著大法給帶來的天倫之樂。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由於妒忌心,發動了這場對大法及大法弟子的史無前例的迫害,一時間電視、電台各種媒體造謠宣傳,鋪天蓋地,迷惑了眾多善良的人們。從此張淑春被抓捕關押成了家常便飯,一年多的時間被穿梭關押於看守所與分局之間,一年多的時間在家的日子不到半個月,這使家人承受了巨大的壓力,婆婆經常以淚洗面,丈夫也因對妻子的擔憂寢食難安。

二零零零年九月,惡警勒索她丈夫五千元錢,才將張淑春放回家,回家後並沒有得到半點的安穩,經常有盯梢的蹲坑的,有時日夜守候,有時突然哪一天又被抓走,一家人在惶恐不安中度日如年。張淑春為了不再遭受迫害,不再給家人造成巨大的精神壓力,只好離開這個家,從此過上了四處漂泊、流離失所的生活,八年來不能與正常人一樣與家人團聚,然而這巨大的承受,並未減輕對家人的迫害,幾年來邪惡多次到家中騷擾。僅二零零八年就兩次到家騷擾,給家人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二零零八年一月八日晚上八點多鐘,招遠市「六一零」辛莊分局等二十多人開四輛車,氣勢洶洶來到張淑春家,拼命的砸門,翻牆跳入院內,兩腳將門踹碎,進門抓起正躺在床上的張淑春的丈夫的頭髮,劈頭蓋臉就打,一直打了快一個小時,將她丈夫打的鼻青臉腫,逼迫其交出他妻子,恐嚇說有人看到張淑春給她父親上墳。同時抄了家。他們將家中剛賣玉米,準備交大隊的一千六百元錢搶走。這對她丈夫來說無非是雪上加霜,靠種地生活,本來就掙不了幾個錢,還要供給孩子上學,真是難上加難,好不容易賣了玉米,想解燃眉之急,卻一瞬間被這伙邪惡之徒搶走。接著邪惡之徒又到她母親家抄了家,一月八日正是張淑春父親含冤離世三週年,邪惡之徒以為流離失所多年的張淑春會回家上墳,故演出了以上一幕。

這些人走後,家中一片狼藉,正值寒冬臘月,北風呼嘯,趕上降溫。張淑春家的門卻只剩下門框邊掛在門框上。一時間村民議論紛紛:這才是一幫土匪呢。以前看到小報還以為不一定是真的,這次可是擺在眼前了,村民們氣憤的說:真是無法無天,得去告他們。

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下午四點三十分左右,招遠「六一零」惡警開兩輛公安轎車,三輛民用轎車(黑色)直接闖到張淑春家,翻牆而入,手中拿著鐵棍及膠皮棒,在平房上、院子裏用鐵棍到處亂敲,把個家給翻了個底朝天,在一無所獲的情況下瘋狂的直奔張淑春的小叔家(未修煉法輪功),到處亂翻,把真相光碟搶走。然後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把張淑春的小叔和妯娌綁架。

善良的父老鄉親,請您多了解真相,不要再受中共邪黨操控下的電視、電台各種媒體的謊言欺騙。

希望您能從張淑春及其一家遭受的迫害中,明白法輪功真相,明白中共害人之邪惡,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