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前加媒聚焦中共信息封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二日】(明慧記者英梓加拿大報導)近幾日,加拿大的媒體「國家郵報」、「環球郵報」、「多倫多星報」、「卡爾加利先驅報」、「渥太華公民報」、加拿大廣播公司(CBC)等主流媒體都在聚焦中國奧運前引發的互聯網封鎖等人權侵害問題。

中共封鎖互聯網 人權組織抨擊 媒體聚焦

「多倫多星報」三十日報導了國際奧委會前一天「允許中共在奧運期間封鎖大批網站」的表態,並置評說,「奧委會的表述使亞洲、歐洲和北美的推崇言論自由的人震驚,引發了對奧委會‘沒有骨氣’、以及對奧運主辦方唯命是從的譴責。」

「多倫多星報」指中共宣稱的「敏感」網站和報導是針對法輪功、西藏和所有涉及人權、言論自由和提倡民主的群體的。「星報」採訪了「記者無疆界」的文森特•布羅塞爾(Vincent Brossel)。他說,「這件事絕對讓國際奧委會丟面子了。」他說,「這只是一個例子,說明中國(共產)政府二零零一年的承諾多麼微弱,他們根本沒有誠意為報導奧運的記者們提供正常的工作條件。」

「多倫多星報」採訪了紐約「保護記者委員會」的鮑勃•迪茨(Bob Dietz),他說,「我認為,國際奧委會對與他上床的人並不了解。」香港「人權觀察」的尼古拉斯•貝奎琳(Nicholas Bequelin)告訴南華早報記者說,「這件事證明了國際奧委會毫無骨氣」、「也讓奧運會黯然無光。」

「多倫多星報」稱,上述三家組織均遭中共禁止和封殺。報導提到,大赦國際本週聲明指出,(中共)在利用奧運會做藉口強化打壓對其(政權)穩定造成威脅的團體。

「國家郵報」三十一日社論最後稱,「禍福相生。如果說有好消息的話,就是這一連串的丟臉事會對中國的開放產生真正的壓力,這要比聽不到批評之聲、順利舉辦的賽會產生的壓力大得多。中國對奧運投注了巨大的民族聲譽──當然是那些官僚體系中的危如累卵的人的面子──但是顯然他們決定使用的是中央計劃的、騙人的共產主義的專政工具,以及國家強制的‘和諧’思想和行動。」

大規模迫害始於中共申奧前

奧運召開八天前,中共打破了兩週前國際奧委會有關承諾,對部份「敏感」互聯網站進行封殺;連同對媒體的審查和控制的加劇,以及對法輪功學員和異議人士大規模抓捕的不斷升級,該事件引發全球範圍的人權組織、媒體保護組織的廣泛抨擊,使中國人權問題再度成為包括加拿大在內的西方主要媒體的關注焦點。

法輪功學員何立志曾因利用代理服務器在網絡下載明慧網的五篇文章並給親友家發法輪功真相,被中共判刑三年半。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他在加拿大國會向各大媒體講述了自己的遭遇。

何立志的遭遇將人們的視野推到八年前的二零零零年。那時,中共還沒有獲得二零零八年奧運會的主辦權。但是,那時,網絡管制和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已經大面積開始了。何立志說,「我被非法關押的監獄裏,一層樓就關了一百二十名法輪功學員,他們都是因為講法輪功和迫害真相被非法關押的,他們大部份人被判七到十八年監禁。」

奧運會成為中共進一步踐踏人權的藉口

法輪大法學會發言人周立敏女士八月一日在國會山的講話又把人們拉回到了零八年,周立敏說,「為了準備奧運,中共對法輪功進行所謂‘嚴打’,從去年十二月以來截止到七月七日,在二十九個省和自治區的主要城市,有八千零八十三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法輪功學員在被監禁中被迫害致死的案例比以往更頻繁和更快速。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將在勞教所裏度過奧運,在那裏他們會經常受到酷刑。」

她說,「大多數人看不到這迫害,是因為獨立消息在中國遭到封殺。」

來自「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的凱茜•吉利斯(Kathy Gillis)向媒體推薦「奧運村外的酷刑:中國勞教所指南」。那本小冊子詳盡的描述了距奧運場館數里之遙的七個臭名昭著的勞教所。

她說,「聯合國的酷刑報告顯示,在中國遭受酷刑的66%的人員是法輪功學員。……為了開奧運會,中共操控民眾,讓人們對迫害漠不關心,打著人權衛士的旗號,隱藏他們可怕的人權踐踏惡行,而把法輪功誣陷成‘反中國’、‘搞政治’、‘邪惡’、‘恐怖主義’等等。」

凱茜•吉利斯說,「當運動員們慶祝成功的時候,他們有能力設法記住或採訪到幾里之外在勞教所遭受酷刑的法輪功學員和其他維權人士的聲音。讓他們的聲音傳出去並不只是作為地球公民的義務,也是在實踐真正的奧運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