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十八歲生日來臨之際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八日】過幾天就是我十八歲生日了,我就是真正的成年人了,我就要肩負起我的責任,擔起家庭的重擔。我走向成人的這一天卻不快樂,而是要在孤獨和心酸中度過。因我的父親不在身邊,他為了做一個好人,卻遭受迫害

「5.12」地震,在我心中的陰影還未抹去,就在6月27日那天,我家卻也發生了「地震」──父親又被綁架了!當我們還未從地震的悲哀中走出來,災難卻又一次降臨在我家。為甚麼?

那天下午兩點多,我和阿姨正在收拾屋子。爸爸上午被校長叫去領工資還沒回家。我心中緊張極了,媽媽也焦急的到外面打電話。突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把我的心提到嗓子眼。我問:「誰呀?」外面傳來了和藹的聲音:「我們給你爸送工資來了。」不對勁,爸爸自己去領不會有人送的。幾年間,我也知道了一些事情。當我從廁所的窗戶望去,最不願意的看到一幕─-好幾個大人站在門外,其中一個穿著警察的制服。

倒不是我們做了虧心事,幾年來我家遭受中共迫害,一直流離失所。只因為我的父母修煉法輪大法,去做一個好人。

他們強行闖入我家,和藹的聲音成了惡狠狠的吼聲。

我質問他們是誰,「公安局的!」其中一個人惡狠狠的答道,「你爸爸煉法輪功,已經被我們抓起來了!」我說:「煉法輪功有甚麼錯?他對人更好了,家庭和睦,做一個好人。憑甚麼抓他?」「煉法輪功犯法,做好人我不管,煉法輪功就不行!」他們叫囂。

他們是被利益沖昏了頭腦。好幾年沒見到他們貪婪的目光了!當他們看到我家的電腦和一些耗材時更是愈加猖狂。有一個人更是直接說:「這空白光盤要是拿回家刻錄多好。」另一個答道:「這還不是小事,隨便拿。」這可是我家的私有財產呀!就被這樣瓜分?連家中的四千元錢也被當作「贓款」沒收!

阿姨一開始還能繼續收拾,後來嚇得躺在床上。一個惡警瘋狂的叫道:「這個臭老娘兒們,把她銬起來!」阿姨50多歲的人了,夠那個警察母親的歲數了,竟然受到這樣的辱罵!這就是人民警察?

連做飯用電磁爐都有人垂涎,不過有個人說:「別拿電磁爐,人家還得做飯。」我知道有些人是不情願幹壞事的。

有一個叔叔來我家,被他們拖到倒座房裏。我不知道他們說了些甚麼,但是我聽到惡警叫囂這樣一句話:「不管是幹甚麼的,銬起來湊數!」湊數?甚麼叫「湊數」?抓好人還要湊數!

最後,家裏的東西大約價值一萬圓左右和那四千元錢──那些是我家幾年來積蓄的家底,就眼睜睜被他們搶劫一空。連我和阿姨也險些被抓去「湊數」。

今天已經是八月十四日了,六月二十七那一天成了又一揮之不去的夢魘!

在我上五年級時,一天晚上父親出去貼真相。不知道怎麼就被抓了,晚上十二點多,一群人強行把我的媽媽綁架走了。我一直記得那一夜!不想回憶這些事,可是現在父親又被綁架了!

難道是因為父親一絲不苟的批改作業直至深夜,還是因為他帶學生去看病,甚至中午幾乎沒有時間回家吃飯?

廊坊十中,他在這剛剛工作一年,就遭到這樣的迫害!十中的校長們,你們知道做了些甚麼?因為你們的協助,導致一個好人遭受迫害,一個家庭再一次殘缺!我不恨你們,真的希望你們不要再做這些壞事了。

我深深的知道,父母修煉法輪功只是想做個好人。他們向別人講真相,也只是希望人們不再受邪黨矇蔽,希望人們能明辨是非,希望人們能伸張正義。

過幾天就是我十八歲生日了,是一家人在一起團聚日子。本來是家庭支柱的父親,如今卻被非法關在看守所裏。那個本應該關犯人的地方,卻關著這些說真話、做好人的人。爸爸,你不要放棄,你一定不要放棄,你的兒子永遠支持你,永遠支持你!因為您沒有錯。

十八歲,我將是個成年人了,我知道如何做。

我真的希望那些警察們能好好想想,你們究竟做的是甚麼事?不要光看眼前的利益,作惡遭報,當惡報降臨到你們頭上就晚了。大家都明白的道理,為甚麼你們卻不去思考?

我的父親就是河北省廊坊市永清縣的武廷文,原先在永清縣北辛六中學教書,後被迫害流離失所。後來又在廊坊十中教書,如今又遭到迫害。被非法關押在廊坊看守所二監室。

在我十八歲生日來臨之際,我真的希望各位叔叔阿姨們,請你們伸出援助之手,共同制止這場迫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