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相遇得真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八日】由於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我被惡警劫持,被非法判四年,05年3月被劫持到呼蘭監獄所謂的集訓隊。當時被關在集訓隊的人白天都在幹剝蒜的活,我抵制迫害不參加勞動,還有一個五十歲的犯人由於有病也不參加勞動,於是他挨著我靠牆而坐。這個老頭個子不高,給我的感覺很樸實的,也不怎麼愛吱聲。

在沉默中,他開始跟我說:「這回我完了。」他這突如其來的一說,我也挺吃驚,我說怎麼了,他說:「我得了肺結核,又咳痰,又咳血,去醫院兩次,看病的人特多擠不上去。」聽了他的訴說,我告訴他說:「沒事。」他說:「怎麼整?」我告訴他默念「法輪大法好」,老頭毫不猶豫的說:「好,我就默念。」

一天兩天三天,到第四天,他驚喜的告訴我他的病好了,不咳痰、也不咳血了,把他樂的無以言表。他還告訴我他昨天晚上做了一個夢。我說你夢見啥了?他說,我夢見佛了,「佛啥樣的?」他說:「金光閃閃的,在半空中。」「佛對你說啥了?」他說:「你出去後要做個好人。」「還說啥了?」「佛說這屋裏的人,將來一百人剩不下十個,說完就不見了。」

過不兩天,集訓隊開始往各個監獄分人,他被分配到哈爾濱新建監獄,臨行前他非常誠懇的對我說:「我出去也要煉法輪功。」他被判三年刑,也知道我被判四年,求我出去後上他那兒去一趟,教他煉法輪功,並告訴我他家的詳細地址。我答應了他的請求,心想又有一個有緣人得法了。臨走那天,他戀戀不捨的與我告別了。

在呼蘭監獄,患感冒的不斷(當然其它病也不少),尤其是冬去春來換季的時候,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患感冒。有一個四十來歲的犯人,對我無可奈何的說,每年他都是要感冒好幾次,每次感冒都少不了他,可是上醫院抓藥又相當困難。我告訴他,我說你相信我的話,不用吃藥,不用打針,我把某某病好之事對他說了一遍,他很相信。就這樣他也開始念:「法輪大法好」。幾天過去了,他看到我,很興奮的說:「真好使,我現在不感冒了。打那以後再也沒感冒過。每當有不明真相的人對大法有不敬時,他公開向他們以切身的感受證實法輪大法好。後來他出獄了,表示出獄後要煉法輪功。

中共邪黨為了迫害法輪功,不遺餘力編造各種謊言,毒害迷惑人們。但是從來邪不壓正。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大法弟子不斷的講真相,尤其是《九評》剝光了邪黨偽裝的外衣,使它醜惡的嘴臉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使受欺騙的人們紛紛覺醒,退出中共邪黨,早日擺脫邪黨魔掌的控制,為自己選擇一個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