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律師:對迫害視而不見的慘痛代價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六日】(明慧記者周杉編譯報導)加拿大律師丹尼爾•拉福茲(Danial W.K. Rafuse)八月十三日在加拿大《郊區報》(The Suburban)上發表評論文章說,面對因信仰、種族和政治觀點而施加的迫害,加拿大人民和政府肩負著拒絕容忍迫害的道德義務。歷史一再告誡我們,如果(對惡行)故意視而不見,人們將會為此付出慘痛的代價。

文章說,值此全球聚焦中國之時,我希望能借此機會講述一位非凡的中國女性與我交往過程中的故事。

我的律師事務主要是圍繞商業糾紛,不過為了幫助那些在自己的國家受到迫害而申請避難的人們,我專門騰出一部份時間協助他們獲得在加拿大的合法身份。我因此而有幸認識了姚聯,一位因宗教信仰而飽受各種不公正對待的婦女。

去年夏天,我在我的辦公室會見了馬劍先生和姚聯女士。他們兩位都來自中國,而且兩人都說一口流利的法語,吐字清晰。事實上,馬先生的法語幾近完美,是標準的巴黎口音。他是法國PCM油泵公司的一名管理人員。他懇求我幫助他的朋友姚聯女士申請加拿大難民身份,姚女士因為修煉法輪功在中國受到非同一般的折磨。

文章說,法輪功是一種精神修煉,在中國有許多的法輪功修煉者。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一九九二年由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傳出。法輪功包括五套動功,修煉者努力遵照真善忍的原則尋求心靈和道德的提升。不幸的是,中共視法輪功為異議團體。在中共眼裏,法輪功是對權力高度集中的共產政權是一個強大的威脅。

一些有證可查的迫害行徑簡直難以言表。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發表的一份報告表明,關於中共從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身上摘取器官的指控看來是真實的。

文章說,姚女士是為了解決健康方面的問題而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她當時在中國科學院工作,很顯然,她所在的研究所向政府報告她是一名法輪功學員。

隨後,她的生活落入了如同弗蘭茲•卡夫卡(二十世紀初的德語作家)的小說中所描寫的噩夢驚魂的境地。她兩度被迫參加關押營的洗腦,關押營(管教們)企圖強制她放棄法輪功的修煉。由於她拒絕放棄自己的信仰,她最終失去了工作,也失去了中科院分給她的住房。

一個月後我再次遇到姚女士。她告訴我說其實第一次陪同她到我的辦公室的馬劍是她的丈夫。他們由於擔心中共在加拿大的情報人員,所以第一次見面時沒有告訴我。更值得關注的是,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八日,我得知馬劍在PCM公司駐北京的辦公室被非法抓捕,而且警察不讓他的家人和他所在的公司知道他被關押在哪裏。他顯然是在一個洗腦班度過了三個星期後被轉移到北京東城區的一個拘留中心。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九日,馬劍在中國的家人收到一個官方的電話通知說,馬劍被勞教兩年半,原因是馬劍家裏有法輪功的資料。

二零零七年三月,法國政界開始表達對馬劍被關押的不滿。法國市長會議的主席Jacques Pelissard和社會黨的總統競選人Segolene Royal都寫信要求北京政府釋放馬劍先生。

在獲悉這些情況後,加拿大政府加速辦理姚聯女士的庇護申請。儘管姚女士因此而有了更多的安全保障,可是她依然心神難安,因為她的丈夫被抓捕後至今還身陷囹圄。

文章最後說,面對因信仰、種族和政治觀點而施加的迫害,加拿大人民和政府肩負著拒絕容忍迫害的道德義務。歷史一再告誡我們,如果(對惡行)故意視而不見,人們將會為此付出慘痛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