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給同修的提高製造障礙

讀明慧編輯部「請同修們放下人心」有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六日】讀了明慧編輯部八月十一日的短文「請同修們放下人心」,有很多感想。明慧編輯部輕易是不出文章的,出了文章應該就是有重要問題需要修正。師父告訴過我們「重大問題一定看明慧網的態度」。故此借明慧一隅和大家交流一點讀後感。

不少弟子有對奧運會的執著,這固然是問題的一個方面;而在另一方面,我們的一些媒體文章或同修之間的交流,也有意無意的會勾起弟子對奧運會的執著。

在海外,大法弟子辦的常人形式的媒體,在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方面發揮著巨大的作用,這方面的成績有目共睹,也是參與其中的大法弟子走出自己證實法的路、樹立威德的過程。許多弟子為了辦好媒體,夜以繼日的辛苦奔忙。他們為證實法的無私付出,值的我們學習和參照。

也正因為如此,這些媒體在同修中也就具備了相應的聲望,甚至有學法不深的弟子,把某一個媒體的定調,甚至是某個學員的評論文章當作大法正法的形勢去猜測,更為嚴重的是還有學法不深的學員把常寫預言之類文章的某個學員猜測為師父等等,這對自己的修煉無疑是一個巨大的障礙,也是必需去掉的人心。

師父說過:「不同層次眾生所看到的宇宙的未來其實是不存在的假相,目前人類的每一天都是為大法的需要而安排出來的,大法弟子在人間的表現就是留給歷史的。」(《精進要旨二》〈甚麼是功能〉)

當我們弟子執著於預言的時候,其實還有個敬師敬法的問題,也就是認為人類將發生的事情是師父說了算,還是歷史上某個預言或某個學員天目看到的(甚至常人算卦算出來的)是真相的問題。這並不是說預言不可以報導和刊登,而是有一個度的問題。如果能夠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如歷史上對大法洪傳的預言,對天滅中共的預言,「藏字石」,優曇婆羅花等等),我們是要講的。但有些預言因為給出了確定的某年某月某日會發生甚麼,結果並沒有發生,這樣的預言不但起不到警醒世人的作用,反而勾起了學員對某個日子的執著。還有的預言文章儘管說某個時間「可能會」發生甚麼,但類似的文章反覆刊登,都說那個時間「可能會」發生甚麼,也給讀者造成「一定會」的錯覺。這甚至 影響了大法弟子和弟子辦的媒體在常人中的形像和信譽。這就得不償失了。

也許有人認為,出了問題是因為很多大法弟子有漏,不能歸咎於某個媒體、某個寫作者或某篇文章,而且這正好暴露了這些弟子個人的執著,讓他們修去。我覺的這只是問題的一個方面。就我對法的粗淺理解來看,我們都是修煉中的人,如果是為有意考驗大法弟子而做甚麼,肯定是不對的;如果是無意之中,給大法弟子造成了干擾,乃至因此而讓弟子被邪惡抓捕和迫害,那麼我們就應當非常注意這些問題。

師父在經文《淘沙》中說:「因為一旦對學員造成了巨大損害,使一些學員掉下去、甚至處於被淘汰之列,這巨大的業債怎麼還?」我決不是說由於我們媒體或某個寫作者沒做好,起的作用壞到這種成度。而是體會到師父這句法所點出的問題的嚴肅性。

我們不能有意給大法弟子製造修煉提高的障礙,儘管他們有執著,但是我們別放大他們的執著。無意中已經造成損失的,我們要吸取教訓,避免再有類似的失誤。包括熱衷預言的寫作者們,如果在寫作上謹慎一點,留有餘地,對自己和他人的修煉就會起到更大的正面作用。

現在救人很急,我們應該利用好這轉瞬即逝的時間,多在救度眾生上下功夫,而不要在猜測預言上下功夫。那麼媒體在刊登預言的時候,也儘量嚴肅、謹慎。這樣可以避免給讀者造成不必要的誤解,同時也維護了一個嚴肅媒體的形像。當然,那些時間上沒說絕對的預言,報導上尺度和力度都可以適度放寬。

以上僅為個人體會,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