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修煉大法 重病不治自癒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三日】我是山東省蒙陰縣桃墟鎮人,一九九八年春學煉法輪功,知道法輪大法教人向善,強身健體。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政治流氓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當時沒有想到中共惡黨會製造謊言,所以在中共惡黨人員非法入戶不讓學法及抄走大法資料時,便寫了保證不煉了。那時還荒唐的認為自己做的對:身為一個國家的公民,就得聽政府的。因此我完全離開了大法。隨後聽到、看到的全是對法輪大法的誹謗。

那幾年我在迷茫中,活的很累,身體也不好,特別是幾位親人的離世,讓我感到人生苦短,人的生命太脆弱了。

到了二零零二年,我的身體越來越差,三十幾歲的人,竟然一身毛病。胃疼、腹疼、頭暈、乳腺炎等,特別是又添了一種無名的病,發作時心跳加快,痛苦無比,甚至昏迷,去醫院也查不出來,感到生不如死。醫院、巫婆都看過,成了藥簍子,也沒治好。丈夫嚇得趕緊給我買了保險,家人和我整日提心吊膽。

二零零三年夏季的一天,是我永世難忘的日子。記得當時我被病痛折磨的三天三夜合不上眼,甚麼也吃不下,就在我極度絕望的時刻(當時是後半夜三點多),我突然想起了慈悲的師父和久違了的大法,我百感交集,淚流滿面,悔恨這幾年一次次有病,去醫院、找巫婆,為甚麼沒有想到能改變命運的法輪大法?法輪功學員們也勸過我,我也曾撿到真相資料,可我不往心裏去,好像完全被封閉了。此時我決心從新開始學法煉功,因為我徹底明白了,光聽中共惡黨的,有病了它可不管你,況且醫學不是萬能的。此時丈夫也沒反對我學法,雖然鎮壓還很瘋狂,只要學法煉功就會面臨被抓、被打、被罰等各種迫害。可有病了沒辦法,命都沒了,何談安全。這樣在家人支持的情況下,我充份利用一切空餘時間學法煉功,身心變化極大,至今針、藥未用一次,再次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幸福,更深深體會到了師父的慈悲救度之恩。

我的人生觀徹底改變了,也理解了為甚麼大法弟子官位、工作可以不要也要學大法,不顧個人安危去講真相。因為一個真正學大法的人他所感受到的大法的美好別人是無法想像的,並且他知道無論是誰,如果不明白大法真相,善惡不辨,甚至站到邪惡一邊助紂為虐,他面臨的命運是很危險的。所以無論多難,大法弟子們都會義無反顧的給世人去講大法的美好,中共惡黨的邪惡。就比如一個善良的人知道某個地方有陷阱,他會想方設法去跟人講,聽不聽、信不信,那就是個人的選擇了。

我誠心的奉勸世人,不要再偏聽偏信中共惡黨的造謠、誣陷。大法能強身健體,使人向善,道德回升,這樣人才能少災少難,得到神佛的佑護,所以說法輪大法才是真正救人的法寶。中共惡黨反對「真、善、忍」,迫害善良的修煉人,人不治天治,億年藏字石及各種天象在預示著中共惡黨的滅亡,天意不可違,儘快脫離中共,且莫隨它一起走向滅亡。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