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勞教調遣處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三日】我是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大法弟子,1999年7.20以後,因我堅持修煉法輪大法,遭遇中共邪黨當局非法羈押、非法勞教。在北京大興縣調遣處和北京大興縣勞教所,遭遇類似納粹集中營中那種精神與肉體的非人摧殘:被剝光衣服;被強迫圍攻轉化;毒打和奴役……

法輪大法使我獲得健康和幸福。我曾患有嚴重血癆疾病,每每月經來臨,疼痛使我炕上地上的爬,時常昏迷過去。每月靠喝湯藥維持,斷藥下月還這般折騰。經常感到噁心、寒冷,大夏天也得穿絨衣,年紀輕輕卻被病痛折磨的瘦弱而蒼老。1996年,一同事向我介紹法輪大法,便在當日請回《轉法輪》,找到煉功點,第一次看師父講法錄像後,內心異常感慨:「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個不錯的人呢,原來自己這麼不好啊,真是標準不一樣啊。」煉功時師父為我清理身體,來勢特別猛,要休克似的,但我堅持著。第四個月來月經時,流了半個月的黑血塊兒,我當時也不害怕,心想這是師父為我淨化身體呢。自那以後,我的月經正常了,不疼痛了,全身溫暖輕健。精神上變化更大,我以前心胸狹隘、妒嫉心強,會為20元錢整夜不眠,丈夫實在忍受不了,打算與我分手。當他看到我修煉大法後的身心變化,簡直判若兩人,他深感奇怪:「這是甚麼功法竟能把她改變?」便捧起《轉法輪》要看個究竟,丈夫因此而得法。我們夫妻二人每天樂觀向上的工作,業餘時間便去煉功點,在大法中共同精進,心性在昇華。內心覺得,人就應該達到像大法書中說的那樣高境界的生命狀態,而不是現實中的爾虞我詐。每每翻開大法書看到師父的照片時,內心便覺得:「我可以原諒別人、不想傷害任何人。」這就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吧。

上訪而遭非法拘留

1999年7.20以後,中共邪黨當局對法輪功創始人及其修煉者攻擊、誣陷、造謠,一時間黑雲壓頂,我深感痛苦、壓抑、彷徨,百思不得其解:這麼好的功法,能使社會道德回升,能給人類帶來生機與希望,為甚麼會遭到如此鎮壓?!心裏單純的想:我得去市政府、去北京,讓國家領導人知道法輪大法的美好,我是親身受益的人,我也希望世人都能因此而生活幸福美好。

1999年7月22日下午6點多,我與丈夫一同來到市政府大樓前,渴望政府能與我們對話,將我們的真實情況反映上去。可是,警察,國安便衣,政府人員及頭戴鋼盔、荷槍實彈的防暴武警,將我們團團圍住,大喇叭高聲喊話,讓我們儘快撤離,否則云云。隨即他們將我們劫持到大客車上,拉往郊外一所暑期空閒的學校,將我們分地區分別關在教室裏。留下我們的家庭住址、電話,又將我們拉回鐵鋒區政府。政府人員逼著我們寫不煉功保證,威逼、恐嚇。又連夜拉到鐵鋒區公安分局,在地上罰坐了一夜,第二天弄到七樓會議室非法拘禁一天。期間車輛廠大法弟子王寶憲被打(已被富裕勞教所迫害致死)。入夜,單位人員、家屬被政府要挾也逼我們寫保證,不寫,他們就叫囂要把我們關入看守所。折騰到半夜才放我們回家。

自此,我們家電話被監聽、我與丈夫的行蹤被監控、居委會、街道辦事處人員騷擾不斷,不得安寧。他們竟然在我不在家的情況下,將我所有修煉的書籍、磁帶等物品非法抄走。我痛苦的頓感天塌了一樣,不知未來的人生之路該怎樣走。

99年12月,我踏上了去往北京的列車,來到國務院信訪辦門前,我的腳跟兒還未站穩呢,截訪的人員便過來問我幹啥?我說上訪。當知道我是黑龍江來的,他就喊這是黑龍江的。我隨即被當地截訪人員帶到北京駐齊齊哈爾辦事處,後被遣送當地第二看守所,非法羈押13天。

在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遭受迫害

2000年12月,我再次去北京,在天安門證實法,被四個警察掀翻在地,騎在身上劈頭蓋臉的打,打的我上不來氣兒。接著我被送到大興縣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

調遣處大黑鐵門一開,只見一群警察擺著方陣手持電棍,瘋狂吼叫著:「蹲下。」劈頭蓋臉的猛打,接著將我們的衣服扒光,無論男女老少都一樣。而且還必須保持低頭、抱頭的姿勢,就像進了納粹的集中營一樣,爾後喝令我們換上囚服。有一蘭州大法弟子劉秀萍拒穿囚服,他們就逼她在雪地裏站著。

我們又一個一個的被叫到隊長辦公室,逼著我們跪著寫「在調遣處不煉功」的保證,不寫就用電棍電擊,不間斷的聽到電棍放電的劈啪聲,空氣裏瀰漫著皮膚燒焦的味兒。這裏簡直就是地獄一般。

女隊長付文琦親自動手,將我們拉到積雪的院子裏剃頭,剃完頭就逼著我們蹲在雪地裏喝粥、吃鹹菜。而且平時所有行為始終低頭、抱手,一北京大法弟子張思溫,由於長期低頭姿勢,致使其頭只能耷拉在胸前,後背頸椎脫節,喘氣、吃飯都很費力。洗漱時間短促,上廁所解手就不能洗漱,不讓洗衣、洗澡。夏天北京高溫,空氣中瀰漫著腥臭味兒。

每天超負荷勞作直到後半夜晚上,室內放尿桶的地方,白天堆放方便筷子,手髒兮兮的就得包裝筷子;逼著我們在天井外面的雪地上坐著小板凳看誣陷、誹謗錄像,還得寫思想彙報;時不時的就能看到大法弟子被叫到辦公室,接著就能聽到電棍電擊的劈啪聲,隨之空氣中會瀰漫著皮膚的焦糊味兒;一北京大法弟子王玲高喊「大法弟子不低頭」被電的大便拉在褲子裏。付文琦將一大法弟子打殘,大法弟子寫舉報信丟到管理科,上面來人調查,結果惡人付文琦反倒提升為管理科科長。

在北京大興縣勞教所遭受的迫害

翌年春天,我被劫持到北京大興縣勞教所。一進勞教所就感到惡警的陰險、偽善。當夜就不讓睡覺,必須寫所謂的三書,不但不讓睡覺,隊長還授意被迫害 洗腦後的幫兇人員,對我們酷刑折磨:軍蹲、開飛機、蹶著。一人不轉化就株連全室18人都不許睡覺。致使賣淫的、吸毒的、偷盜的刑事犯上來用鞋打大法弟子的臉,包夾24小時不分晝夜的逼看造謠錄像、灌輸邪悟之說,這一切不起作用便將其送到集訓隊嚴酷迫害。

北京一老年大法弟子在集訓隊回來時,手被踩的嚴重脫皮,幾乎露骨頭,嘴上全是傷;北京商貿大學教授杜秀雲在集訓隊被迫害的破了像;三班依蘭縣大法弟子劉慧芳,被逼其不停的走路,導致其精神失常;六班蘭州大法弟子劉秀萍被迫害的目光呆滯、神志不清;北京協和一大的大法弟子林澄濤,當時被關押在北京團河勞教所,他的妻子張曉傑(當時關押在大興縣勞教所,被迫害成為洗腦幫兇人員),邪惡警察欺騙張曉傑:「你丈夫再不轉化就危險了,就完了」,且套她提供其丈夫林澄濤有何弱點,結果,團河勞教所的邪惡之徒們,用極其卑鄙的手段,攻其弱點,硬是將一文弱儒雅的知識份子逼瘋了。他們家裏只有3歲的女兒孤苦伶仃。

2001年,國際人權組織來北京大興縣勞教所調查迫害法輪功被迫害情況,勞教所將集訓隊的招牌摘了,利用邪悟幫兇人員作假證,回答調查人員的採訪。

此後,我被逼著天天看「自焚新聞」、逼寫體會、逼寫謾罵師父的話。我拒寫。第二天隊長說:「她就那樣,不管她了。」她們才罷手。

直到2002年6月,在歷經中共打手對我精神與肉體殘酷迫害一年半之久的我,終於走出人間地獄──北京大興縣勞教所。

九年來,無論中共邪黨如何瘋狂,我與眾多腥風血雨中走過來的大法弟子一樣,始終堅信大法,堅信世界人民終會了解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認識法輪大法的美好!在此誠心奉勸那些依舊迷失的世人,退出惡黨一切組織、遠離邪惡與災難,選擇光明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