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法制學習班」暴行(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十日】所謂的「新都區法制學習班」實際上是非法的法西斯洗腦班(以下稱「泥巴沱洗腦班」)。位於成都市新都區泥巴沱風景區。在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期間新都區邪黨人員曾經在新都區泥巴沱辦了兩期洗腦班。

第一期洗腦班,時間兩個月,從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至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地點在泥巴沱風景區裏一家四合院內,陸續非法關押29名法輪功學員,第一期洗腦班雇佣了大概二十個當地農民二十四小時專門看守法輪功學員,大約十個陪教專門做所謂的「轉化」。

在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號左右的一天,新都區邪黨公安人員在新都區遊樂園內突然對法輪功學員實施較大規模的綁架,其實在實施綁架的前幾天,邪黨人員就早已在新都區遊樂園內開始對法輪功學員有預謀的跟蹤監視並攝了像,根據攝像內畫面上的人進行了綁架,有的學員隨即被送到新都區看守所非法關押十幾天後又轉送到洗腦班。其餘在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也在不同時間被邪黨人員以不同方式綁架到洗腦班。

第二期洗腦班,近五個月時間,從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至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八日。非法關押了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地點在泥巴沱風景區附近的泥沱苑農家樂(一幢兩層樓房)內。

新都區泥巴沱洗腦班是新都區委610、政法委主辦的,區政府、公安、司法,各級鄉鎮政府相互配合,共同參與了迫害。

一、採用各種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

泥巴沱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一般採取的辦法是由洗腦班人員開始,陪教強迫她跪在地上。然後他們又指使、縱容那些看守人員折磨法輪功學員。第一期洗腦班的看守,時時監視法輪功學員,負責嚴格限制法輪功學員的人身自由:除洗漱、吃飯之外法輪功學員全被軟禁在房間內,上廁所必須打報告,並且要拿個紙牌在手上;不准法輪功學員之間說話和接觸,甚至不允許互相看一眼。那些看守的人不准法輪功學員煉功,晚上睡覺一直開著燈看守;規定坐臥不准彎腿,連手都不准放在腿上。

泥巴沱洗腦班中陪教、看守隨意毒打、辱罵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古生菊因堅持自己的信仰,惡人就把她弄到橋洞下毒打,並強迫她跪在地上。李雪梅、黎雲等法輪功學員也遭受過毒打。

第二期洗腦班,陪教曾祥學等用繩子樣的細條子毒打法輪功學員陳國鳳,她的手被打出血。陪教劉樹德強迫法輪功學員王貴珍轉化,對她又打又踢,強迫她雙手平舉撐著牆壁罰站。他們還強迫70多歲的法輪功學員楊光樹面壁罰站。法輪功學員盛某某僅僅看了一眼圖片上李洪志師父的照片,陪教張雨林就逼迫他坐了半天軍姿不准動; 張雨林還幾次逼迫法輪功學員陳國鳳罵師父、罵大法。陪教馮世田看見法輪功學員王秀華在床上搭了一下雙腳,就把她拖出去訓斥。警察馮世田把法輪功學員蔣玉芬弄到樓梯上銬住拳打腳踢和辱罵。有一個學員因拒絕洗腦,遭惡人用狼牙棒毒打。

邪黨人員叮囑所有看守人員嚴密看管法輪功學員謝才樂,謝才樂就絕食抗議他們的迫害。後來謝才樂非常神奇的闖出了這個邪惡的黑窩。邪黨人員知道十分恐慌,動用了大量人力、警犬進行大面積搜捕,並騷擾謝才樂的所有親人。

邪黨人員不准看守的人與法輪功學員說話和接觸,還經常用各種惡毒的謊言來煽動看守人員對法輪功學員的仇恨,教唆他們參與迫害學員。開始時看守的人把法輪功學員完全當成了敵人,後來他們了解了大法的真相後,看到大法學員個個都那麼善良,那麼好,就改變了對學員的態度。洗腦班邪黨人員隨時還要開會研究總結洗腦效果,有目地的不斷改變邪惡手段,一天比一天邪惡。第一期洗腦班,家屬還可以接見,第二期洗腦班就不許家人接見了,送東西還要求家人帶上身份證且只能送到門口。

邪黨人員還將迫害延續到法輪功學員的家人身上。誘騙、威脅、恐嚇法輪功學員的家人交納生活費,惡人魏紹祥等還辱罵、毆打法輪功學員陳修玉的家人。張雨林和劉樹德等逼迫法輪功學員陳國鳳的家屬寫保證書、簽字。

這裏要特別揭露:泥巴沱洗腦班打人、罵人一般由陪教曾祥學和馮世田帶頭,二人是洗腦班最兇惡的打手,司法局劉樹德和610的周江幾乎每天都來洗腦班,有時還要弄一幫各個派出所、公安局等抽調的警察去威脅、恐嚇法輪功學員。

洗腦班中的罪惡,都是見不得人的,邪黨人員只是在背後偷偷摸摸的幹壞事,因此十分害怕曝光,他們威脅所有的人(包括看守、陪教、法輪功學員及家人)不准向外界透露他們在洗腦班中所幹的一切。

二、逼迫學員寫「保證」、「認識」

邪黨人員每天上午強迫法輪功學員學習誹謗誣蔑大法和師父的書;強迫去看、去掛那些誹謗大法的圖片;強迫戴所謂的「學習牌」;每天下午或晚上甚至深更半夜還要輪番進行所謂的「關心」、「談話」,逼迫學員表態、寫保證,目的是強制學員放棄修煉。

他們經常找一些區上的科協、政協等部門的惡人、偽善之徒來與學員談認識;強迫讀編造的法輪功學員的轉化書、誹謗大法的資料等,用各種惡毒方式,軟硬兼施,步步緊逼,層層深入進行精神折磨。第二期洗腦班邪黨人員專門找了一個女的教師來誘騙學員去學太極拳。在這過程中他們派人一直監視、威逼。第一期洗腦班強迫學員跳舞、唱和聽邪黨歌曲等。

三、邪黨人員借辦洗腦班大肆吃喝玩樂

第一期洗腦班的伙食分為三個等級;第一個等級的伙食供那些警察和所謂關心法輪功學員的上級領導、政府官員享樂的,每天警察在那兒吃喝玩樂、打牌,那些各級邪黨官員經常一大幫人到洗腦班白吃白喝;第二個等級的伙食是看守人員的伙食,標準比較高;第三個等級就是法輪功學員的伙食,非常簡單。據知情人說第一期洗腦班辦了不到兩個月就被這些腐敗人員吃掉五萬元左右,由此可見,這個所謂的「法制教育班」如果長期辦下去將給國家和百姓帶來巨大的經濟損失。

新都區泥巴沱洗腦班雖然早已經解體了,但它給法輪功學員及家人帶來的身心傷害是無法彌補的,社會危害性極大。那些參與洗腦迫害法輪功學員者同時也是惡黨的犧牲品,他們為了一點眼前的利益,自願出賣天理良心,幹著專門害人、整人的罪惡勾當,這個洗腦班及其與它相關的區政法委、610、公安(國安)、區政府、各級鄉鎮政府等組織與人員已經犯下了嚴重的反人類罪、造謠誹謗罪、折磨虐待罪等罪行。在此我們警告所有參與過洗腦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們:善惡有報是天理,為了你們的未來,趕快懸崖勒馬,停止迫害法輪功。


第一次洗腦班的大門(惡人開會、辦公地)

第一次洗腦班外景(四合院,側門,平時門不開)

第一次洗腦班關押學員地


第一次洗腦班背面

第二次洗腦班地址(泥沱苑)

泥巴沱洗腦班中部份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者名單:

一、成都市新都區泥巴沱(第一期)洗腦班
新都區公安局610首惡:周江
新都區泥巴沱洗腦班惡人:劉樹德、張雨林、魏紹祥(家住西北村,已遭報身亡)、原新都區桂湖鎮派出所退休警察:龍某某(家住新民鎮)
新都區泥巴沱洗腦班轉化陪教人員:任勇(男,年輕人)、李眼鏡(男,年輕人、退伍軍人)、楊某某等
二、成都市新都區泥巴沱(第二期)洗腦班
新都區公安局610首惡:周江
新都區泥巴沱洗腦班惡人:劉樹德、張雨林、
新都區泥巴沱洗腦班邪惡打手:馮世田(警察)、曾祥學(退休警察)
新都區泥巴沱洗腦班轉化陪教人員:劉繼先、劉某某(原新都區公安局國安科科長,已退休)、李東(男, 30多歲,成都武警指揮學校畢業)、王英(女,年輕人)、駱某某(女,年輕人,區婦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