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慶邪黨以奧運穩定為藉口綁架信奉「真善忍」的老人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八日】中共邪黨為奧運面子工程,恐懼真相已到了風聲鶴唳的地步;為了封鎖真相,邪黨惡警連信奉「真、善、忍」的老太太都不放過。在大慶,許多敢講真話的法輪功學員被當成國家的敵人不斷遭到迫害。從2008年年初至今,大慶已有多名六、七十歲的老人被非法綁架、騷擾、勞教、判刑。東風新村的張力敏醫生被綁架迫害半個月、採油七廠的劉德生被非法勞教一年、租住方曉的張雅琴被非法判刑,以及臥裏屯孫儒林老人遭綁架、抄家、打昏、酷刑、關小號,而後又被非法勞教兩年,劫持到綏化勞教所迫害。

近兩個月,隨著奧運的臨近,邪黨610大肆散布謠言,誣蔑法輪功學員破壞奧運,大慶公安如臨大敵,很多法輪功學員遭綁架、騷擾。僅明慧網報導出來的迫害老年法輪功學員的典型案例就達4起,而這也不過是迫害真相的冰山一角。

1、孤寡老人王彥香墜樓重傷後被非法判刑入獄

71歲的法輪功學員王豔香老人,家住乘風莊6-10-3-301,獨生女兒劉淑芬遭非法判刑十一年、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遭受迫害;相依為命的老伴在思念女兒的精神痛苦中,病情加重,於1年前離世。王豔香老人沒有經濟來源,一點點生活費還要照顧到獄中女兒的需要。2007年7月,被迫害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劉生去王豔香老人在大慶五廠租住的房屋,被蹲坑的惡警綁架,王豔香老人也同時被綁架了,老人絕食5天後被放回家。劉生於同年9月11日被迫害含冤離世。

2007年9月27日,紅崗公安分局、紅崗區檢察院又非法起訴王豔香老人。此後,老人不敢在家住。紅崗區警察四處搜找她,到她親戚家去騷擾,到她家用開鎖大王開門企圖綁架她。老人被迫流離失所,有好心的熟人收留她,老人不願給人家找麻煩,經常是住一天半天就走了。實在沒地方呆,老人就悄悄回家住兩宿,晚間也不開燈。

2008年4月6日她又悄悄回家來住,第二天早晨有人敲門,老人情急之下從三樓墜下,被鄰居發現後送進大慶市龍南醫院,檢查發現多根肋骨斷裂、左腿脛骨折斷、肺部損傷、胸腔積血。2008年5月27日,紅崗法院惡警在她重傷才一個多月身體極度虛弱、生活還不能自理的情況下又偷偷的綁架了她,還扔下一張本人和親友都不知道的判老人三年刑的非法「判決書」。 6月11日老人被非法把劫持到黑龍江女子監獄繼續迫害。

就是一個死刑犯有病還要緩期執行給予治療,為甚麼對一個無辜的老人下此毒手,用心何在呢?

2、七旬老婦熊顯清長期遭騷擾、監視

70歲的法輪功學員熊顯清(女)老人,原來身患多種疾病,手都不能拿梳子梳頭,醫院都不收留。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不到半年身上疾病全無,更使人驚奇的是《轉法輪》這本書她能讀下來了,熊顯清激動的逢人便說大法好,家裏的收入也不用給她治病了,兒女們也可以安心工作生活了。可是好景不長,自從江氏邪惡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熊顯清也未倖免於難。她微薄的退休金被扣發。到樓區發真相被人舉報,採油九廠派出所警察綁架熊顯清,把她關入拘留所,她絕食抗議才被釋放。2002年年末的一天晚上,熊顯清正在家睡覺被大慶採油九廠派出所無故綁架,連鞋都沒穿,惡警把她連夜關入看守所。家人為她牽腸掛肚,擔驚受怕,女兒整日以淚洗面,茶飯不思,兒子四處求援。熊顯清絕食十幾天才被釋放。兒女們不放心,讓她離開九廠到兒子的房子住,可是這樣也沒有躲過他們的迫害。

2006年7月的一天,熊顯清不在家,大慶乘風分局的警察綁架了她家對門大法學員之後,還想對熊顯清下手,見敲不開門,他們欺騙她的兒子、兒媳說被綁架大法學員供出熊顯清如何如何(實際當時被綁架大法學員已走脫)。騙開門之後,他們四處亂翻,把一大法學員放在她家的大法書全部抄走,衣服給扔到垃圾桶裏。過了兩個月,大慶乘風公安分局伙伙同物業以各種藉口敲熊顯清的門,看她是否在家。10月的一天,大慶乘風分局一警察穿便衣和一物業人員以看衛生間堵沒堵為藉口敲門,熊顯清沒給開,他們又給熊顯清的兒子打電話,熊顯清的兒子說:「我爸有心臟病、高血壓,如有甚麼閃失你們要負一切後果。」這樣他們才不敲門了,可是他們卻綁架了對門兩個大法學員(有一大法學員是來辦事的)。也是為了躲避這些警察,2007年4月,熊顯清的兒子讓兩位老人到他在成都買的房子居住。

中共為了奧運加緊迫害大法弟子,2008年4末,熊顯清的所在單位農工商向她的女婿打聽她的下落,大慶紅崗分局警察到成都她的姪兒、姪女處打聽她的住址,得到地址後,他們來到她的住處,她不給開門,他們又讓當地的派出所監視她,每天早晨起來就看見有人在樓下蹲坑,兩位老人日日生活於恐怖當中。

3、70歲的李桂蓮被惡警當街綁架,非法扣押12小時

2008年6月2日,70歲的大慶市法輪功學員李桂蓮,走到紅崗法院側面時,坐下來,不到五分鐘,紅崗公安分局惡警四男一女就從她背後衝上來把她圍住,七手八腳非法搜身,搶走四枚大法真相護身符,然後連拖帶拉把李桂蓮綁架到車上。

惡警把李桂蓮拉到紅崗公安分局非法審問,李桂蓮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救人的。惡警不聽,拿裝有墊子的兜子往七旬的李桂蓮身上打。惡警問:護身符哪來的、誰給的?你到四部(紅崗)幹啥來了,誰組織的?家裏有沒有資料。李桂蓮沒有告訴他們,也沒說姓名住址。

下午,惡警把原八百垧派出所的惡警林水、李寶山等找來辨認李桂蓮,當林水認出李桂蓮是大慶市紅崗區八百垧樓區的居民,三、四個流氓惡警又非法在李桂蓮身上亂翻亂摸找鑰匙,肆無忌憚的把李桂蓮上身衣服往上猛扒,使老人的上身暴露在外。惡警把鑰匙搶走。

兩點多鐘,惡警林水領著四個警察去抄李桂蓮家,門鎖打不開,就在樓下蹲兩個多小時,看見李桂蓮女兒走過來,就誘騙李桂蓮女兒說:你上去看看你爸(李桂蓮老伴82歲),你爸咋不開門呢?李桂蓮女兒沒理他們,這伙警匪還不死心,5點多鐘又妄想利用同單元的人叫門,遭到善良百姓的拒絕。惡警才沒趣的灰溜溜的走了。

晚六、七點鐘,李桂蓮女兒到紅崗公安分局找母親,所謂辦案警察脅迫她為李桂蓮作保簽字,又逼迫李桂蓮在他們非法記的筆錄上按手印、取指紋、照相,並給李桂蓮非法安上「取保候審」的罪名,直到夜裏10點多鐘才讓李桂蓮回家。

紅崗公安分局惡警非法拘押李桂蓮12個多小時,使這位古稀老人身心遭受嚴重摧殘。

4、年近六旬的孟慶英被綁架並非法關押,家人申訴未果

孟慶英,女,1950年出生於河南省,是大慶家屬。2008年6月5日上午10點多,她在家中正為剛出生的還在龍南醫院保溫箱搶救的孫子母子準備食物,被龍崗公安分局警察徐顏君、齊春波等騙出家門。孟慶英到四樓鄰居家中,隨即齊春波與徐顏君等警察進到鄰居家搜尋孟慶英,在鄰居家強行綁架了她。

劫持到龍崗分局後,惡警強制孟慶英坐鐵椅子,刑訊逼供。期間,徐顏君強行按住孟慶英的頭照相,抓住手掰開手指強按手印,製造假材料。直到晚8時多,不法警察把孟慶英劫持到大慶市第二拘留所,非法拘留,所謂的罪名是「擾亂社會治安」。他們同時威逼、恐嚇、敲詐孟慶英的家人交一千元錢(所謂罰款)。家人精神壓力極大,82歲的老伴被嚇得寢食不安,精神恍惚,幾次嚎啕大哭。在6月11日上午偷偷的把1000元錢塞給了敲詐人徐顏君,回來後又嚎啕大哭。沉重的打擊與恐懼、憂心導致老人重病,吃了20多天的中藥。

在這之前的5月5日,徐顏君到孟慶英家,不出示任何手續進行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籍、師父法像,幾張傳單等真相資料,還把給未出世孫子準備的做尿布的十多米純棉線紅布和三米綠布搶走,還搶走了生活補助卡,不開任何單據,至今未還。

一個60來歲的老太太,在家給產婦、嬰兒準備吃的,是「擾亂社會治安」嗎?煉法輪功是個人信仰,是憲法允許的,是受到法律保護的。孟慶英修煉法輪功,從文盲到奇蹟般識字,一身病全消,十年沒用一粒藥,修心向善,處處為別人著想。過去她家庭矛盾重重,修煉以後家庭和睦,鄰里之間關係更融洽。

龍崗惡警的無法無天令孟慶英的親人悲憤異常。家人向有關部門提出申訴,要求立即無條件釋放孟慶英,公開恢復名譽;退還所搶個人財產,賠償給孟慶英及家人造成的一切損失,並依法追究龍崗公安分局警察徐顏君、齊春波等有關責任人的法律責任。

6月18日晚,孟慶英又被轉至大慶市看守所繼續非法迫害,這就是大慶邪黨執法機關對蒙冤的善良百姓悲憤呼聲的回應。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在中國傳統的道德觀念中,尊敬老人、孝敬老人是做人最高貴的品性。對老人不敬的人,絕對得不到人們的尊重與信任,也是天理不容的。這些修煉「真、善、忍」的老人,是社會上公認的好人,他們在殘酷的迫害下敢講真話,更應受到社會的尊重與法律的保護。但在中共統治的國度裏,警察可以隨意地騷擾、綁架、毆打他(她)們,給他們判刑、勞教不需要任何法律依據。中共為了它的面子奧運,為了所謂的政權穩定,它可以隱瞞地震災情不報,置數萬百姓於死地,甚至要向敢講真話的修「真、善、忍」的老人下毒手。這是一個甚麼樣的執政黨,是一個甚麼樣的政權,天還能容它幾時呢?!

從年初至今,天災一個連著一個,一個比一個慘烈。善良的中國同胞,聰明的大慶鄉親,天滅中共絕非空穴來風,快快找真相,明辨是非善惡,退出中共這個血腥骯髒、滅絕人性的邪惡的組織,才能免做它的陪葬,得到上天的垂憐,你的生命才有真正的安全可言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