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法輪功學員自述被迫害事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七日】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由中共邪黨和江氏流氓政治集團發起的針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至今已歷時九年。我在其間經歷了被邪黨的不法人員跟蹤監視、非法抓捕、毒打折磨、非法判刑和長期非法關押等多種形式的有形迫害;其實在精神上和心理上,我和我未修煉家人所經歷和承受的無形傷害,特別是被迫害過後的那種陰影,其影響更是深遠而沉重的,已遠遠超過肉眼所能看到的和用語言所能表述出來的。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三日,我在佳木斯市農墾大廈附近的租住處準備外出時,時任佳木斯市公安局國保支隊支隊長的陳永德及走卒陳萬友帶著四個惡警,把我綁架到了佳木斯市前進公安分局。開始時,他們裝出一副偽善的面孔,企圖誘騙我說出他們想要知道的一些事情,還口口聲聲說甚麼沒啥事,只要說清楚就可以放我回家了等等。因為我非常清楚他們這樣做的真實目地,實質是在中共邪黨的指使和操控下,他們為了不斷加劇加深對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並以此向邪黨的上級部門邀功請賞。所以我拒不回答他們的任何問話,也沒有說出自己的真實姓名。

他們的邪惡陰謀沒能得逞,其真實的嘴臉馬上就暴露了出來,開始毒打我。他們中的一些人打累了,就換另外一些人上來接著打,就這樣一直打了我一天。當天的晚上,又來了一個喝的醉醺醺的人,這個人長的又黑又胖,大眼睛,一臉的橫肉,他自稱是殺豬的。他來後又惡狠狠的打了我一頓,並威脅我說,和他對著幹一定沒有好果子吃。就是這個人,一直在背地裏偷偷的跟蹤了我一個多月後,才下手抓的我。

這些人將我非法抓捕後,竟不敢公開承認我是一名法輪功學員,而是對外謊稱我是從長春來的在逃殺人犯。由此可見,他們在迫害法輪功學員時已深感底氣不足,也明明知道這場迫害實在是不得人心。

在這些惡警中,有一叫王化民的,他時任佳木斯市前進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大隊長,此人非常邪惡,打人也最為賣力,幾乎一直是他在不遺餘力的打我。即使到了晚上他值班的時候,他也總是打打瞌睡,突然就站了起來,上前抓起的我頭髮就是一頓毒打。他還明為炫耀自己,實則非常心虛的說:「啊,你看看,我打你,你還沒有傷,(將來)你想告都告不了。」

次日早上,那些惡警上班後,又反反復復不斷的追問我他們前一天曾經問過的那些問題,我還是沒有回答他們,他們又接著開始打我。到了下午,這伙人將我非法送到了佳木斯看守所。

在佳木斯看守所,我以絕食的方式抵制他們對我的無理迫害。一個長得又瘦又矮的看守所獄醫,就領著幾個刑事犯對我進行野蠻的灌食。沒過幾天,佳木斯市檢察院前進區院就對我下了非法批捕傳票。又過了幾天,佳木斯市檢察院前進區院一個三十多歲的女工作人員,對我進行了非法提審,其實也只是草草的走個過場,做個假材料,就給我下了起訴書。

在二零零四年新年之前,在佳木斯市前進區法院對我進行了非法開庭審判。由於我在被非法關押的這段時間裏,一直沒有和家裏聯繫,我的家人就焦急的四處找我,打聽我的下落,後來一直找到了佳木斯看守所。他們這才知道了我的真實姓名。而後,又將迫害我的上述虛假程序又再次重複了一遍:非法提審,做假材料,下起訴,開庭。而開庭時,並沒有人通知我的家人到場,也沒有旁聽,只是草草的走了個過場。後來,我被通知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四年五月,我被非法送入佳木斯監獄,此後,我在那裏被非法關押了兩年半的時間。

剛一到佳木斯監獄,獄警就找了多名刑事犯對我進行包夾,並長期罰站,要求寫轉化書。每天被強迫罰站七八個小時,我家人去看我,他們也經常不讓我見,不讓家裏人給我送東西。不讓別人和我說話。當時,三監區一分監區的相關人員分別是大隊長:張新忠;教育幹事:崔××;獄政幹事:王××;獄偵幹事:栗××;中隊長:李鐵龍;指導員:朱峰;教育中隊長:李成。

二零零六年四月,我開始以絕食的方式抵制他們的這種迫害。開始幾天,他們沒來動我,到了第四天,宋雲龍就找來獄醫強行給我灌食:叫來幾個刑事犯把我按在椅子上,狠毒的宋雲龍對那幾個刑事犯「笨手笨腳」的樣子十分不滿,甚至還氣急敗壞要親自動手。

就是這個宋雲龍,對待法輪功學員十分邪惡,曾在三監區二分監區擔任指導員期間,指使刑事犯人對多名法輪功學員進行毆打,逼迫他們放棄修煉。在我絕食期間,宋雲龍找我談話時不給我凳子坐,迫使我坐在冰冷的地上。在送我去監獄醫院檢查身體時,不讓刑事犯人背我,並偷偷暗示刑事犯讓他們把我從監獄醫院硬給拖回來。

過了大約十天後,他們又找到我家人,讓他們配合監獄做我的「工作」,對我施行心理攻勢。又過了幾天,將我送進了監獄醫院,每天強制輸液。我要求和主管迫害法輪功的監獄負責人談話,接待我的就是那個教改科科長曹建武,當我向他提出自己的合理要求後,他告訴我:「寧可放棄你(的生命),也不會答應你。」

之後我開始拒絕輸液,他們就又找來了我的家人,幫助他們做我的「思想工作」,加重了對我的精神迫害。在我和家人見面時,一個姓張的幹事,當著我家人的面,對我進行謾罵和侮辱。後來,他們見實在是沒有辦法來動搖我,就只好去了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據說是經過「請示」後,才把那份所謂的「轉化書」給了我,整個過程歷時一個月。

在此之前,我八十多歲的奶奶,因為想念我,每天吃不下,睡不著,直到離開人世前的彌留之際,都沒能與我見上最後一面。我的母親日思夜想自己在獄中被非法關押的兒子,以致被折磨的長期神經衰弱,夜不能眠。

佳木斯監獄位於佳木斯郊區蓮江口農場,建成於二零零二年末,二零零三年初正式投入使用,內設六個監區,每個監區又設有四個分監區。在我被非法關押期間,那裏大約非法關押了五十多名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被分散在各個監區。每個監區大約有四百人,其中法輪功學員約有十幾名。

監獄會不定期的組織強行洗腦,強迫法輪功學員聽那些邪悟者的「報告」,看誹謗大法的錄像。不轉化的被隔離嚴管,不准會見家屬,不准家屬送東西。在監獄裏,物價要比平常市價高出二至十倍,即使這樣,法輪功學員只被允許買點生活用品,其它一律被禁止。為了強迫轉化法輪功學員,獄警利用刑事犯包夾法輪功學員,對刑事犯許以加分,獎勵,不參與超體力勞動,有時還會利用刑事犯對法輪功學員施行毆打並長期監視。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中共邪黨犯下的罪行罄竹難書。我所遭遇和揭示出來的被迫害事實也僅僅是其中的冰山一角。

邪黨對法輪功的迫害已到了天理難容、人神共憤的程度。法輪功學員的正義善良與邪黨惡人的兇狠殘暴形成了鮮明的對照,從嚴格恪守和遵循「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身上,人們看到了未來的希望。天滅中共,已成為順應天意的歷史必然。為了世人在天滅中共的緊急關頭能夠得救,才義無反顧的、無所畏懼的、無私無我的講著真相,告訴人們其中也包括曾經迫害過自己的警察退出邪黨,停止做惡,珍惜自己的生命,不要做中共邪黨的陪葬。

可貴的世人啊,擦亮你們的眼睛,看看大法真相吧,在難以預料的天災面前,在邪黨製造的人禍面前,明白真相就是你們得救的希望!目前,已有將近四千萬人退出了中共邪黨(團、隊)組織,為了你們自己和家人能夠擁有未來,趕快擺脫中共邪黨的魔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