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法庫縣王淑霞生前被迫害紀實(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四日】遼寧省法庫縣的王淑霞女士因為堅持對法輪大法的信仰,堅持講真話的權利,多次遭惡黨殘害,曾一度精神失常。二零零八年六月,備受身心摧殘的王淑霞再遭迫害,被劫持到遼寧省瀋陽市於洪區平羅鎮監獄城女子監獄。短短的兩天時間,就被迫害致死。

王淑霞,女,今年四十五歲,原籍遼寧省法庫縣大孤家鄉,生前為調兵山市曉南鎮(原鐵法鎮)胡家村村民,育有二女,原丈夫馬忠全,二零零一年離異。一個好端端的四口之家,為何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呢?還是讓我們把日曆翻回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吧。


大法弟子王淑霞生前照片

在中國大陸九十年代興起了氣功熱,眾多功法,愛好者們不計其數。其中法輪功的修煉者人數最多,從九二年開始,人數達上億人。就是因為法輪功直指人心,教導人們按真、善、忍做好人才能祛病健身,正法教導人們走正道。

九八年冬天,王淑霞有幸成為這上億修煉者中一員。通過修煉法輪功,她的身心發生了巨大變化,身體健康道德回升,家庭和諧。然而,好景不長,中共對真、善、忍的打壓鋪天蓋地而來了。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黨魔頭江澤民發動了這場踐踏信仰的罪惡運動,頓時舉國上下皆陷入紅色恐怖之中。面對強權,面對邪惡,王淑霞和所有的大法修煉者一樣,不畏生死、義無反顧的站出來去向各級政府,去向信訪辦反映情況,證實法輪功是教人向善的,師父是清白的。

當王淑霞正當的行使了憲法賦予的上訪權利之後,事情沒有解決,人卻被關入調兵山市拘留所,遭人身迫害。當時,她的小女兒剛剛三歲,王淑霞和成千上萬的訪民、維權人士一樣對中國的憲法和憲政矛盾表示不解,一直深埋在心裏的冤屈是:為甚麼合情合理、合法的事卻變成了非法關押了呢?

二零零零年一月,王淑霞再次被綁架在本市看守所裏,二月轉前院拘留所,因打坐煉功,被當時的所長靳鵬飛銬上腳鐐子、拿四稜鞭子多次毒打、侮辱、謾罵,這種對精神的折磨,嚴刑的拷打,肉體的摧殘,並在那種封閉恐怖長時間受壓的環境下,導致王淑霞精神失常。每到天黑時,就說鬼來了,站起來往出攆鬼。白天時常站在監室中間畫圈,自己站在圈中,攆鬼,說是不讓鬼入圈內,以保護自己安全,有時瞅著窗戶,兩眼直直的盯著不動,嘴裏叨咕:鬼又來了。還有時頭朝下,打倒立,或爬暖氣管子。當時所內的管教楊科、王佔濤、靳鵬飛、老袁、老劉、老張等都親自目睹過這淒慘場面。

三月下旬,王淑霞被送往本市鐵煤集團總醫院精神病科,被注射了一種抑制中樞神經的藥品,兩個多月後被送回家。

王淑霞回到家裏,看見丈夫和一個女人住在一起。丈夫的外遇使她病情急速惡化,她用火燒丈夫的衣服,然後穿拖鞋光腳去踩,拖鞋燃燒著的火,致四個腳趾頭被燒傷,化膿、腐爛、生蛆,蛆蟲爬滿了地上、床上。此時丈夫卻領著孩子搬到婆母家去住,為掩蓋其醜聞,竟把她獨自關在屋裏,門窗緊閉,不讓出屋。她在經歷了拘留所近半年的苦難後,又被她丈夫禁閉。每天只有她公爹來給她送飯送水,此時王淑霞的腳已經爛的穿不了鞋了,不能行走,經常疼的大哭,夜裏更為嚴重,鄰居們經常在夜晚聽見她的痛聲哭泣,淒慘駭人!胡家村的村長也都盡知這一事實的始末。原鐵法鎮岳軍生書記(現任勞動和社會保障局局長)、團委書記朱進和其他鎮裏人員均見過這慘不忍睹的一幕。

後來王淑霞的母親、姐姐得知此事,來與馬忠全論理,馬只好出錢為王淑霞治病,植皮手術花了兩千多元,總算保住了腳,傷口還未完全癒合就匆匆出院了。

二零零一年八月,王淑霞在自家窗前掛了一條寫有「法輪大法好」的紅布,被丈夫舉報到村上,村主任趙國凡、治保主任藍某某,將她送進市拘留所。在這期間,丈夫馬忠全硬給王淑霞一千四百元作為離婚時的財產分配。當時書記岳軍生、鐵法鎮等人還放話不讓馬忠權把錢放到王淑霞手裏。他們不但不調和反而還挑撥關係加以迫害。

二零零二年三月,王淑霞被本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張福財非法勞動教養三年,關在馬三家勞教所。在瀋陽馬三家教養院期間,王淑霞精神分裂愈加嚴重。開始頭三個月,她被關在一樓禁閉室裏,遭上吊環等酷刑折磨,留下手腕處的疤痕,六年後仍清晰可見。管教百般虐待,不給她被褥,連日常生活用品都沒有。一位好心的難友給了她幾包衛生紙。她每天睡在只鋪了幾層衛生紙的水泥地面上,她被長年關押,不許說話,被迫害的語音失調。她不屈不撓,堅信自己修大法沒有錯,決不放棄自己的信仰。

二零零五年初夏,王淑霞被釋放回家,她語音沙啞,一貧如洗,沒有行李,沒有住處。她找到鎮民政幹部,要求重新審理離婚案。鎮書記說:已過申訴期。無奈之下,她找到曉南鎮社區領導,要求解決溫飽問題。當時的社區負責人幫她辦了低保。她暫借在一位朋友家中。王淑霞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身體又恢復到正常人一樣。

轉眼到了秋天,王淑霞在一位親戚的幫助下租了一間小屋,借錢買了一輛小倒騎驢車,靠做點小買賣維持生活,及供給大女兒在上學時的部份學費、生活費。王淑霞起早趟黑的不辭辛苦,煮花生、蒸豆包、賣礦泉水,經營了三年,認識她的人都誇她講誠信,心地善良,公平交易,貨真價實。她知恩圖報,從微薄的收入中拿出錢來給公爹買了一台電視機和一台影碟機以表達在困難時公爹給予的幫助以及撫養孩子的感激之情。她還表示要多掙點錢再好好孝敬老人。

王淑霞想到這些年電視、廣播誹謗大法,眾生受到的毒害非常深,中共迫害大法弟子,甚至盜取大法弟子器官販賣,邪黨的等等罪惡,世人在一言堂的專政下難明真相。她覺得有責任將真相讓眾生明白,揭開中共的偽善面具。

一天早上,王淑霞在做生意的地方用電視播放法輪功真相光碟,還沒到十分鐘,就被賣五金門點的惡人告發,王淑霞被紅房派出所警察抓走,關押到調兵山市看守所。

2008年1月15日,調兵山市法庭秘密開庭(審判長楊鵬),非法判王淑霞三年徒刑。王淑霞上訴到鐵嶺市中級法院。

王淑霞親友心急如焚,四處奔走求助,鐵嶺市法庭二刑科長說,如果有王淑霞病史證明或有村上證明,他們就考慮改判,給予無罪釋放。於是親友們找到調兵山市的基層相關部門的負責人,都答應能證明王淑霞有精神病史。可是後來調兵山市公安局國保大隊下達命令,不許開證明,誰開誰負法律責任。於是鐵嶺市中級法院維持原判。王淑霞於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被劫持到遼寧省瀋陽市於洪區平羅鎮監獄城女子監獄。

兩天後,即六月五日,短短的兩天時間,監獄的警察就通知本地公安局找到王淑霞的家人,說王淑霞已經死亡。

家人趕到那裏時,王淑霞遺體已被冷凍處理,但仍能發現她的嘴部周圍全是破傷,脖子、前胸青紫色、傷痕累累,明顯是酷刑迫害致死,並非自然死亡。監獄方怕家屬追究他們的法律責任,不想把事情擴大,於是主動答應承擔全部喪事費用,並給予家屬十九萬元錢作為補償。

世態炎涼苦與樂 好人卻遭磨難多
堅修大法何為過 離世含冤向誰說

現在王淑霞的遺體已被火化,骨灰安置在家鄉曉南鎮張莊寄骨處寄存。

希望她的死能喚醒沉睡人們的良知,杜絕下一個慘案的發生,希望有知道迫害內幕的正義之士能提供線索,將所有參與迫害的兇手和幕後的指使者繩之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