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同修共同精進修煉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日】

一.找回昔日同修

二零零五年,一位被非法勞教三年的同修期滿回家。由於受邪惡的毒害太深,回來後,一年半多時間一直對師父、對大法對立,對同修的善意談話拒絕,不接受。使我心裏說不出的難受。當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她滿口都是歪理邪說,不讓他人說話,這次也就只好不了了之,結束了談話。

回家後,我細找了自己的心,為甚麼沒有說話的機會?通過學法,找到了自己沒用正念,是人心、情和急躁心做事,卻讓歪風佔了上風。過一段時間,我和幾個同修商量再去她家,這次我們首先請師父加持,用強大的正念,清除另外空間操控她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與生命,後分頭到她家,一人談一人發正念,其他二人在家發正念,加持至我們返回。

坐下後,首先讓她談了自己的認識,心結在哪。根據她的接受能力,把正法進程、形勢,以及為甚麼要講真相,同時又切磋了「是大法‘迫害’了她,還是惡黨迫害了她」。交談中看到了她的怕心,對大法與政治分不清。通過交流切磋,她大有轉變。我們並把師父的講法交給了她。經過一段學法,她很快的在法上認識上來,便主動和我們電話聯繫。我們到她家,見面後,我們同時都淚流滿面,無話可說,互相看著,過程中是師父和大法的威力加持我們的一切,修在自己,功在師父。現同修悔恨自己醒悟太晚,在正法修煉中非常精進。

二零零七年,我們鎮一位同修因發真相資料被非法勞教一年,她放棄修煉近六年了,我們先後去她家四次,第一次勉強的讓我們進屋,但表情上不歡迎我們。我們只是看看她的情況狀態,她當時一席的歪理邪說。過一段時間,我和同修又去了她家,與她見面前請師父加持,發出強大的正念,徹底鏟除她另外空間操控她的一切邪惡因素、共產邪靈、舊勢力黑手,清除阻礙與她交談的一切不正的邪惡生命,讓正的一面打入她的每個細胞,復活起來。表現中看她的變化很大,我們共同學習了師父對有關的講法,並讓她談了自己的認識與想法。了解後,我針對她的認識切磋交流,把近六年的正法進程根據接受能力講給她,對她提出的問題一個個解答。明白後,她的表現與語氣全變了,書和信也留下了。

今年的夏天,我又去了她家,頭腦中一片空白、純正。見面後,她用滿臉笑容迎接我,並又拿出水果給我吃。這次我們談了近三個小時,她把自己從被勞教與現在的認識和心裏話全談了出來。交流後,看到了她的怕,使她不能回到大法中,對三退不理解。針對她的畏懼,我把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遭惡報的理講給她,告訴她把她抓去勞教的書記遭惡報了,並讓她發正念,最後在師父的加持下,她回到師父的身邊。過程中也看到了自己的很多不足,做的過程也是修的過程,以後做的更好,繼續努力。

二.在法上修自己

我和丈夫(同修)跟頭把式的走過了八年,二零零六年,他下身開始起一些小紅疙瘩,剛一開始很輕微的發癢,當時也沒在意,只以為過一段時間就好了。二零零六年「五一」由於江魔頭流竄到我所在駐地,駐地的保衛科接到上級的命令,將對我地的大法弟子普查、搜捕。我被抄家通緝,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安全的離開了此地,到了另一個地方。這對沒有經過離家考驗的丈夫是一個沉重的難關。我們住在同修家,他有壓力,在別人家吃不飽,法學不了,功煉不了,生活也保障不了,身體與狀態使他感覺度日如年,非常痛苦。

十一月,我們通過多方面的聯繫,買了自己的住處,由於資金不夠,又貸了款,一樁樁的事情壓的他透不過氣,又加上不能深入學法,遇事不在法上,卻用人心來衡量,很難精進,在魔難中熬過了一年。

二零零七年,由於學法少,他被根本的執著──放不下的名、利、情心困惑,不能自拔,身體越來越嚴重,從命門到脖子、臉部、胳膊都出來像牛皮癬一樣,而且還一個圈一個圈的向外擴散。學法、煉功、發正念被干擾,晚上更是癢的無法入睡,精神上的折磨,加上身體上的承受和長期不向內找,各種壓力使他對師父對大法不堅信,產生想放棄修煉的念頭。一次他哭著對我兒子說:「我都不想活了,飯都吃不上,身體又是這樣,真是不如─死」。

這突如其來的聲音使我猛醒。我便馬上嚴厲的對他說:「閉上你的嘴,這不是你,是舊勢力黑手來取你的命,向下拉你,讓你放棄修煉,快分清它清除它。」我們請師父加持,發出了強大的正念,在法上切磋,很快就過去了。

今年的七月份,身體上癢的又使他不想學了,要上醫院看看吃藥,並對我說:「法我也學,功我也煉,真相我也做,有甚麼用,老是癢的難受,以後我不做了,你也不幫我發正念,只管你自己。」他的一番話把我再次驚醒。深思,回憶一年來一直指責他不信師不信法、人心重、業力大、悟性差,不按師父的要求嚴格要求自己,不修心性,常魔性大發。有時在法上交流、切磋、幫發正念,但沒盡心盡責,總想是他個人的事。無意中給他下定義,卻幫了舊勢力和共產邪靈的忙,意念中一直是想「你」,而從沒有想到「我」如何,很少想自己,經常說讓他向內找,可自己不在其中,有時還暗暗自喜,自己能在法上看問題,心想這點事你還分不清,還修甚麼。

由於學法不紮實,長期麻木,不向內找,有一段時間我的名、利、情、色心、慾望及一切人心都出來了,久久不能自拔,三件事做不好,或不做,狀態消極,精進不起來。這時,一個與我不太認識的同修幫助我。交談後,她清晰的將我的一個個心點出來,對我嚴厲的說:「你還修不修了?」她的話刺激了我的心,不愛聽,師父在《美國第一次講法》中說:「我告訴你們在你們過不去關的時候,聽到很刺耳的話的時候,真是我的法身用刺耳的話在刺激你、告訴你。」通過學法,我突然的明白了。使我的一切人心和執著都表現在丈夫這,讓我看到去掉它(但也有他的因素)如果剛開始,我能對他的病業否定,在法上為他負責,看自己,也絕不會在魔難中拖那麼長時間。

明白後,我們加快學法,在法上否定它。過一段時間後,他還是癢的學法、煉功、發正念都靜不下來,身上撓出了血,像生瘡一樣,遲遲不好。一天,正在靜靜的學法,突然像金剛一樣的心、正念打入我的頭腦,想到那個舊勢力,我馬上用移念把舊勢力提到我眼前,並很嚴厲的對它說:「舊勢力,你聽著,我和我丈夫雖是修的與我師父的要求差的很遠,不管我們過去和你簽過甚麼約,現在宣布全部作廢!不管我們做了甚麼不好的事情或沒有去掉的執著、言行,你都不配來考驗我們,阻礙我們學法、煉功、發正念和做好三件事,我們有師父管,在大法中歸正,你的甚麼安排我們也不要,不承認,只按師父的正法道路走好、走正、走到底,立即終止迫害!」

當我發出強大的正念時,下午,丈夫滿臉笑容和祥的心態打電話說,晚上請我吃飯,這是他在一年中從沒有的狀態。雖是表現在人這層,但我悟到,另外空間在師父的加持下清除了舊勢力黑手爛鬼的一切邪惡因素與生命,他像變了一個人一樣,「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以後我每天拿出半個小時或二十分鐘幫他發正念,在法上提高,過程中也看到了自己的很多不足。

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