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不許好人存在?

——告蘭州家鄉父老鄉親書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日】

家鄉的父老鄉親們:你們好。

我原本有個溫馨幸福的家。但是自今年的六月十七日開始,家已名存實亡:丈夫被抓走了,孩子也不知去向,已經流離失所七年之久的我不知何處安身,受傷的心靈怎樣才能修復。無奈之下,我只能求助於家鄉這些還有良知和正義感的善良人士。

事情是這樣的:

我丈夫王玉清,今年四十五歲,是蘭州市西北師大實驗中學(原蘭州市第四十五中學)教師。八七年,他被查出得了乙肝,九二年開始身體狀況每況愈下。我為了照顧他和有病的公婆,還有年幼的孩子(當時孩子只有兩歲),只好停薪留職。九三年丈夫在一年之內痛失雙親,在這種打擊下,便一病不起。九四年七月,丈夫因闌尾穿孔動了一次手術,九五年因肛瘘動了四次手術,而且肝已出現了局部的肝硬化腹水。病痛讓他絕望。我又沒有經濟收入,每月僅靠丈夫一百多元的工資生活,經濟、精神的壓力使我本就羸弱的身體也累垮了,好幾次我都想毀滅這個家,一了百了,甚至付諸過行動。可是每當看到年幼、懂事、乖巧的兒子,我終不忍下手。我只有咬緊牙關,死撐著這個搖搖欲墜的家。為了活下去,我曾經給那些所謂的父母官們下過跪;為了活下去,我曾去賣過血,可是那些人民的公僕沒有伸出過援助之手。

一九九六年,一位好心的朋友引領我丈夫修煉法輪功,從此我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僅一年時間,折磨了他十年的肝病好了。九七年學校為老師進行體檢,丈夫的一切指標正常。同事都認為是個奇蹟。身體好了,丈夫上班了,心情開朗了,人變得勤快和善了,他不僅勤勤懇懇的幹好自己的工作,還支持我考上了夜大。一家的生活終於有了朝氣和希望。從這開始,一直到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這是我一生最幸福、快樂的日子。

可是不幸好景不長。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下令開始了全國性的鎮壓法輪功,災難也就又一次落在了我這個不幸的家庭中。因丈夫信仰「真、善、忍」,不願放棄法輪功(你想救了他命也救了我們全家的功法,他能放棄嗎?)而被多次非法關押、抄家,不斷的被騷擾。四次非法抄家後,本不修煉的我憤怒了,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九日,我帶領全家踏上了進京上訪之路,沒想到招來的是更殘酷的迫害──拘留、勞教、關押和酷刑。就在依照 《憲法》賦予公民權利的上訪中,我接觸了更多的法輪功學員,我被他們純真、純善、寬容、博大的境界所震撼、感動,也被當權政府的卑鄙、暴虐所驚醒,從此我堅定地走上了修煉法輪大法的路。

法輪大法是佛家修煉的高德大法,主要以修煉人的心性為根本,以「真、善、忍」三個字為修煉標準,再加上輔助動作煉功,使人在修煉中明白人為甚麼要當人?當人的目的是甚麼?怎樣做一個好人?為甚麼要做一個好人?修煉後能使人的思想境界得到昇華,能遇事向內找。這樣的功法對社會、家庭和個人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現在大法洪傳八十多個國家,獲得各國及各級政府和組織的褒獎三千多項。然而在中國他卻經歷了長達九年的殘酷鎮壓,造成成千上萬個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僅蘭州市的這些監獄裏就已有四十多人被酷刑迫害致死。中共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販賣,牟取暴利,並焚屍滅跡。這種比德國納粹都殘暴的事就發生在你的身邊,發生在我們號稱「人權最佳時期」、所謂「依法治國」的共產黨執政的中國。

二零零一年一月我被綁架到城關區桃樹坪拘留所關押達半年之久(沒有任何手續)後,十二月三日再次遭到以書記蘆福全為首的城關區臨夏路街道辦事處一些人的綁架,後因我走脫而流浪在外至今。為了抓到我,二零零二年九月蘭州市公安局綁架了我丈夫王玉清,送蘭州市龔家灣洗腦班迫害達十五個月,家中留下十一歲的孩子無人照顧。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七日,他們以保「奧運」安全為名,再次將我丈夫綁架,至今下落不明,十七歲的孩子也遭無辜毆打。經多方打聽,才知道丈夫被關押在蘭州市龔家灣洗腦班,但未見到人。我為丈夫的生命安全甚為擔憂,因為在那裏已酷刑迫害死了幾位法輪功學員,致殘多人。

鄉親們,按《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法輪功學員是無罪的,也沒有犯法,他們是不追求名、利、一心只按「真、善、忍」這個標準做好人的人,為甚麼在共產黨執政的中國就要遭到這樣無辜的迫害?為甚麼就不允許人們做好人?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呢?他們身體好了,對這個國家的建設有甚麼不好?為甚麼政府寧可允許貪污腐敗、吃喝嫖賭、燒殺搶劫橫行,卻不允許安分守己的好人存在?鄉親們,想一想吧,這是為甚麼?

當我讀了《九評共產黨》這本奇書後,我才明白,從這個邪黨奪取政權後,它就沒有停止過殺戮:土改殺地主,工商改革殺資本家,宗教改革殺異己,文化大革命殺知識份子,六四殺愛國學生,到了今天則殺那些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學員,活摘器官販賣。這一切都是中共邪黨嗜血的本性所決定的。那麼明天它還將繼續殺戮,這中間也許就有你和你的家人,你的親朋好友或者你們的子孫。共產黨從起家就是以謊言為基礎,以暴力為手段,以恐懼為保障來奴役中國人民的。當謊言一次次被揭穿時,它們就以一次次的殺戮來掩蓋它們的罪惡,同時再製造新的謊言以平民憤,最終的目的還是為了維護它們殘暴的統治,繼續殺戮下去。還美其名說是「為保社會安定」,「為人民服務」。真正社會不安定的因素是誰?哪一次震驚全球的政治運動和騷亂不是由共產黨製造的?它們才是中國社會最大的不安定因素。

我流離失所這麼多年,一直在默默忍受著一切痛苦,我總想:到二零零八年奧運會,這個西方國家遞給中共改善人權的橄欖枝,或許能促使中共停止這場史無前例的迫害。可是我錯了,奧運會到來了,而中共對中國人民的迫害隨之更加殘暴了,看著每天都有那麼多無辜的生命被抓、甚至致死,我今天不得不寫出這封信,呼籲善良的父老鄉親們,不要再對這個惡貫滿盈的惡黨報任何期望了,趕快退出黨、團、隊,平安保命吧!同時也希望還有良知、有正義感的人能站出來,伸出你的手,制止這場迫害,中華民族再也經不起這種浩劫!為了中華民族、為了炎黃子孫,將共產邪靈趕出華夏大地,恢復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和美德。

最後祝福善良的鄉親們幸福 、吉祥 、平安!

一個歷盡艱難的好人 趙婷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四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