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難關 走出自己的正法修煉之路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自從一月初以來,新唐人電視台開始在大紐約地區一個有五百萬訂戶的有線電視台播出每晚一小時的節目,這是新唐人落地一個較大的突破。我有幸從一開始就參與其中的當地新聞製作,在幾個月做記者的過程中,在修煉上,在技術上,突破了一道道難關,逐漸的走出了一條以前從沒有嘗試過的證實法修煉的路。下面和大家分享一下幾個月以來的心得體會。

一、克服安逸心 來到紐約

去年底,當同修來電話希望我做紐約社區記者時,我沒有馬上答應。在相對安逸的環境呆久了,一想到以後自己要做全職記者,扛著攝像機和三腳架坐地鐵去採新聞,心裏不免發怵。但又清楚的知道:如果不是電視台非常的缺人,同修不會打電話來求助,修煉人遇到任何事情也都不是偶然的。

師父在《越最後越精進中》的經文中說,「吃苦受難是除去業力,消除罪過、淨化人體、提高思想境界、昇華層次的大好機會,是大好事,這是正法理。」

我反覆考慮了兩週,終於鼓起勇氣對自己說,既然大法需要你,那就做好吃苦的準備,出發吧。

二、師父看護下過關

幾個月來,做記者的過程中,在師父的看護下,突破了好幾個關。正如師父在《美國首都法會講法》中說的,「一步一步的,隨著時間的變化,越來越近,所以呢大法弟子要把該做的事情做好。不用管將來怎麼樣,自己做到心裏有數就行,心中有法,該做甚麼就做甚麼,大法需要,想做甚麼就做甚麼。」

第一關,剪輯新聞。之前我僅有的經驗就是採訪和寫新聞稿,拍攝和剪輯都是別人的事。由於人手緊缺,電視台對紐約記者的要求是獨立完成新聞製作。所以第一天我心裏直犯嘀咕,以前只看過別人剪輯,自己行不行啊?但是每天的新聞量壓在那,我不做誰做?就硬著頭皮憑著以前的記憶開始剪輯,不懂的地方就請教別人,就這樣剪出來了第一條新聞。從中悟到,做大法的事不要有太多顧慮,大法需要,會賦予修煉人應有的智慧。

第二關,英文采訪。我們通常事先不知道新聞的詳情,到了現場才知道。這就需要現場應變快,採訪時才能問出適當的好問題。我怕自己英文不夠好,加上對紐約情況不熟,不熟悉新聞背景和被採訪者的背景,所以每次採訪前把自己搞得很緊張。做了幾條下來發現,不知怎麼的,到時候腦中就冒出個問題,或者冒出幾個單詞,覺得自己好像一下變聰明了,英文也聽明白了,採訪的問題也都在點子上。其實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做,看到自己有一顆要做好記者的心,師父就賦予智慧。

第三關,獨立拍攝。從沒摸過攝像機,也覺得自己扛很重的攝影機和三角架出去拍攝難為情。所以雖然有人指導過兩次如何拍攝,我還是以各種理由拖了很長時間。有一天正在拍新聞中,攝影師突然說她要趕回電視台,扔下我就走了。我當時愣了很長時間,心想,這條新聞這麼重要,不能就這麼算了。於是自己慢慢摸索攝像機的各個鍵,也進行了採訪,沒想到自己拍的也能用上,那以後總算有了點突破,也開始有點自信。也許師父看到我一直邁不開這一步,就用這種方式去掉自己那顆「依賴心」。

第四關,在期限前完成新聞。有幾次很重要的新聞都發生在傍晚,我們回到電視台都已經七點了,一次為了拍四﹒二五燭光夜悼,回來都九點了,通常最晚九點半圖象編輯就截止收新聞了。每次我都想放棄了,等第二天再出新聞。每到這時,同修就鼓勵我,新聞能及時播出是最重要的,一定能完成。我就沉住氣,最後在同修的共同配合下,把新聞做出來了。

三、考驗面前 堅定正念

來到紐約的第二週,我身體開始出現不適,表面上像感冒發燒,而且情況越來越嚴重。很明顯的,就是不讓我繼續做新聞。我首先找自己,為甚麼給邪惡鑽了空子? 是因為剛來紐約心裏還不穩,不知道自己能堅持多久,還處在觀望的狀態。邪惡可是看的很清楚,你不是不穩嗎?就讓你身體出問題,讓你放棄。另一方面,干擾越大說明我做的這件事情越重要,邪惡實際是很害怕的。找到問題後,我加強學法和發正念,不管怎麼不舒服,還是堅持每天出去採新聞,一週後身體又恢復正常。

做記者每天都要面對新人、新事,過程中也有很多考驗。下面僅舉兩例。

一次我報導前美聯儲主席來紐約發表金融危機的演講,全程聽下來我竟然沒聽懂兩句話,這我以前還沒遇到過。可能是因為對方已經八十歲了,口齒不清,用的幾乎都是專業術語。所以回來我花了五個小時反覆聽錄音,中間劇烈頭痛,真有點想放棄了。但又想到當晚的節目還等著播這條新聞,就咬牙堅持著聽完,把演講內容總結出來了。

由於我對紐約的情況不熟悉,做新聞時需要查找很多中英文的背景資料,我負責的是主流社會的新聞,覆蓋政治、經濟、醫學、教育等很多領域,所以每天要花一定的時間學習新的知識,包括一些專業術語。只有對所報的新聞的背景和歷史事件準確的掌握,才能報導出有深度的新聞。因為要看大量的英文資料,有一段時間看到英文就發怵,開始頭痛,知道這是干擾,就發正念消除它。

四、廣結善緣 推廣新唐人和新年晚會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中說,「三界之內的一切生命都是為法而來、為法而成、為法而造就的」。我理解,現在人類社會發生的任何新聞事件,都與大法有關,從這個方面來講,每天的新聞不都是為負有救度世人重任的新唐人這樣的媒體存在嗎?別看現在的主流媒體多麼的風光,能走入未來的寥寥無幾,其實所有的人和事還不是在等著我們來報導嗎?我們才是大戲的主角啊。

我也悟到,「電視台媒體」是正法進程到一定階段大法賦予弟子的獨特的法器,如能如意的運用這一法器,必然發揮其獨特的救人的作用。記者是一個受人尊敬的職業,每天都能廣泛接觸到社會各領域各階層的人,這不是一個和眾生結緣講真相的最好方式嗎?記者代表著新唐人的形像,同時也是最好的公關。每次採訪完,我都會向主辦人或被訪者交換名片,介紹新唐人在有線電視的播出時間,做完新聞後,我會把相關的網站鏈接通過電子郵件給對方,同時介紹新唐人,並請對方將新唐人的中英文網站發給其會員或相關人士,讓更多的人能看到我們的節目從而被救度。現在一些政府機構和團體都開始定時給我們發新聞線索。

做記者同時也可以推廣晚會。紐約晚會的前夕,我每次採訪都帶著晚會的傳單,很多人當時就表示很感興趣,會買票去看。一次我採訪完一位華裔後送她一張晚會的傳單,等下次再遇到她時,她說已經給全家買了票。還有一次採訪一個大陸留學生,向她介紹了新唐人和新年晚會,後來看到她和一位同學看完晚會還接受了採訪,對晚會評價很高。

五、互相配合 和大紀元共享資源

大紀元日報也是紐約很重要的項目,當地的每日新聞是吸引讀者的主要原因,但有時也因為人手不夠不能覆蓋所有的重要新聞,所以每天我做完電視新聞後,會將稿件發給大紀元,讓有限的資源得到最大的利用。

六、學法背法 提高效率

因為做新聞,每天都要接觸常人社會的各種信息,有時學法就很難靜下心來,發正念時腦子裏反映的都是新聞裏的內容。師父《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中說,「所以不管怎麼忙,你們學法的時候,甚麼思想都要放下,根本就不去考慮其它的,就是學法。」

於是我和一位住得很近的同修約定,互相提醒早起煉功學法兩個小時。我發現,早起煉功學法效果好,可以保持一天都比較精神的狀態。「也許你在學法當中,你所思考的問題都能給你解決了,因為每個字的背後都是佛道神,你要想解決甚麼、你眼前正在著急要做的是甚麼,他們能不清楚嗎?」 (《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

以前曾嘗試背過《轉法輪》,但沒堅持,來紐約後在同修的鼓勵下,我又恢復了背法,因背法時思想必須非常專注,很快就能靜下來,感覺自己真的溶於法中。恢復背法後,感覺法賦予我更大的智慧,做新聞的效率越來越高。

七、向內找 提高心性

在紐約,週一至週六每天要做當地新聞,週日往往又有重要活動需要報導,所以一週下來幾乎沒有休息的時間。

一次我們去波士頓參加人權聖火集會,來回八個小時車程,回到紐約後我還要連夜趕新聞。新聞辛辛苦苦做出來了,卻因為兩個出鏡鏡頭沒拍好被好幾個同修說了一頓,當時就覺得很委屈,心裏不是滋味。

師父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中說,「你們是大法弟子,碰到事情都找自己,保證很多是你自己的問題,無論你想不想去考慮自己,無論你想到和沒想到。」

是啊,那個不能被人說的毛病又犯了,法講的這麼清楚,為甚麼不能找自己呢。靜下心來向內找,當時確實是光顧自己出鏡背新聞詞了,沒有考慮到整體。向內找後,那顆不平的心很快平服了。

八、兼顧其它項目 圓容整體

師父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中說,「大家知道,我們現在人力很有限,證實法中大家不要光顧了這個就不管那個。就是說我們不要把力量都集中在一點,儘量要顧全整體。」

紐約的天國樂團自全球第一個成立以來發揮了巨大的救度眾生和清理邪惡的作用,這次來紐約我有幸加入樂團,成為了一名小鼓手。我很珍惜手中這個威力巨大的法器,所以不管多忙多累,我都儘量參加每週末的合練。能和其他樂團成員在一起演奏是每週最快樂的時光,感覺思想中的雜念都被清理掉了,自己的空間場也得到了淨化。

一次在天國樂團參加「人權聖火」活動時,在耶魯大學校園裏遊行,當時大批的中國留學生跟著我們走,有的還跟著樂隊的節奏打節拍,有的喊「法輪大法好」。我們一遍遍不斷的演奏「法輪大法好」,感到強大的能量場在溶化著一切不正的東西。

天國樂團參加「人權聖火」活動較多,有時還需要分兩批去不同的城市,而參與人數又不夠。我就多準備一套衣服,打完鼓,就換上另一套去做新聞採訪,兼顧了兩個項目,圓容了整體。

回顧自己走過的這段路,雖然只短短幾個月,無論是修煉上,還是技術上,都有提升。

感謝師父給我這個機會,引領我走出自己正法修煉的路。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二零零八年華盛頓DC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