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講真相 習慣成自然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在這珍貴的歷史瞬間,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在修好自己的同時,利用常人的各種形式,履行著救度眾生的使命。我今天主要和同修交流一下自己從九九年「七二零」以來,把面對面講真相容入自己的工作與生活中,如涓涓細流,潤物細無聲,雖不轟轟烈烈,卻始終點點滴滴講真相,自自然然救度有緣人的做法和體會。

以自身經歷破謊言,證實法

二零零零年中國年我進京上訪回來被拘留、軟禁,失去了工作,也被剝奪工資。一時間我在派出所、610、街道、教育局都掛了號,成了大家關注的焦點。當時自己的狀態很好,頭腦簡單,雖然師父還沒發表新經文,也知道這是大氣候反過來了,決裂名利情的時候到了,我不會向任何壓力低頭,要堂堂正正做個修煉人,用自身修大法的經歷破除謊言,證實大法的美好。

我家離單位不遠,上下班走二十多分鐘。每天下班的路上利用買菜、買糧、買豆腐、修自行車、修鞋等與人接觸的機會,用自身的經歷講大法真相。我用從大法中修出來的善體諒對方。看他們那麼辛苦,買東西時我就很自然搭話,「生意怎樣」、「幹這行真不容易呀」等,不計較價錢,不看秤高低,對方沒零錢就說不用找了。聊天中一般對方常問我的工作,在哪上班?一聽我說某某學校,都會說「好哇!工資高。」我如實說不高,每月200元。問「為甚麼?」,也如實說「因為煉法輪功」,並順勢講自己煉功祛病健身的經歷,媒體造假騙人的真相。啊,某某學校煉法輪功的就是你呀!有時碰到中老年我就問多大年紀?身體怎樣?這個年齡段的人,一般身體都有點毛病。我就說自己以前有甚麼甚麼病,現已幾年沒打針吃藥了,是法輪大法給了我健康。打開話題就開始講1400例的騙局,講「剖腹找法輪」的荒唐,講「豪宅」的張冠李戴等,走哪講哪。我講的自然、適度,一般人都能接受。有的老師也對我說某某商鋪的老闆也知道你煉「法輪功」,這一片都知道。離休的老領導也說,我坐車都有人打聽你,也知道你煉功,但還不認識你,打聽你的為人。我說人可好了,可惜呀……有的功友說我「你講真相總先把自己賣出去」,我講真相時頭腦簡單,感覺心裏和這些最底層的人親近,就像和朋友聊天,沒有安全或不安全意識。所以我面對面講真相時,聊到哪講到哪,堂堂正正,自自然然,不迴避工作單位,沒有顧慮、沒有怕心、沒有保護自己的意識。

學法修自己是救度眾生的前提

隨著師父的經文不斷發表,對「救人」有了理性的認識了。學法讓我悟到,既然史前已經給了我們最好的,那今生與我相識的親朋好友、同學同事、學生鄰里等都是與我最有善緣的,都為了到關鍵時刻等我救度的!所以,我要設法創造各種救人的條件與機緣,救度他們。如主動的拜訪本地與異地的同學,參加他們的婚禮,小範圍的師生聚會等。有的學生是處局級幹部,有的經商下海。很多人得到救度。

在實踐中我們必須注重修自己,給常人一個大法弟子的良好形像,讓人覺的大法弟子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千萬不要與人格格不入。我平時真誠的與鄰里、同事交往,跟大家友好相處,默默用法去指導自己的言行,穩定的在工作與生活中面對面講真相。

對於認識並經常接觸的人,我不急於講真相,而是有意識接觸,個別溝通。這樣許多人都願意和我說心裏話,打下講真相的基礎。在家裏,我善待家人;與鄰里,我主動掃樓梯,幫助老人和孩子;在單位,給年輕老師導課、說課,幫校長寫材料、打掃衛生、摘菜、打飯等。還經常有意識的和老師聊家常,有的老師和丈夫、婆婆鬧矛盾,就站在法的角度勸解,很多老師都願意和我溝通,為講「三退」奠定了基礎。講真相的智慧源源不斷,不夠用師父還會給予幫助。講的過程中,著重讓其明白我講的是與其性命攸關的問題。

正、副校長和邪黨書記都「三退」了

我零五年剛從勞教所出來回到家,在老同事聚餐時,我們兩個同修一個也沒勸退。為甚麼?通過學法、切磋,明白了:當時是摻雜著人心講的,心想「這人行不行啊?」「看樣夠嗆」……用人心能救人嗎?師尊在《元宵節講法》中說:「效果好壞,你不要看對方,是出自於你們的心。你讓它好它就會好;你無意讓它好或心裏不穩,就不容易正過來。也就是說正念要足。我真的在救度你們,我真的是告訴你真相,效果就會好。」對,就抱著一顆大善的心:我就要救成你。我第一個到校長家向她講「三退」。我以「情」開場,她對大法真相早就明白了,所以就講「三退」。我說這些年因我的信仰問題給您添了不少麻煩,我很感激你對我的幫助,我忘不了你用黨票向上級部門保證,避免我去「洗腦班」。然後順其人的執著──惜命,講大劫難「十戶難剩一」、「窮人一萬留一千、富人一萬留二、三」的淘汰人數巨大。講「九評」、「三退」洗印記及「亡共石」、優曇婆羅花等。我看她聽的很專注,又說,咱不管誰掌權當政,咱關注的是在劫難來時咱親朋好友的平安,是不是?她插話時我發出一念:鏟除你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今天必須救了你。我送她一本《九評共產黨》和一些真相光盤。她說行,你先給我退了吧,我再看看這些資料。兩年後在通電話時,她又替女兒和當警察的姪子做了「三退」。

接著我又到副校長家。路上我就對她發正念:「今天我必須救了你」,接著清理她周圍的環境。見面後我說:「校長,咱們共事十幾年,我從沒登過您的家門。今天既來探望您,同時也想跟您說一件重要的事。」接著我就講「九評」和「三退」,「天滅中共」、退黨保命。我強調「三退」是退出政治,不是參與政治,她覺的有道理,同意「三退」,後又再三請我去到飯店吃飯。這位校長平時表現思想保守,她能順利「三退」,讓我體悟到只要我們講真相時思想純淨,人明白那面就會突破他自己的人的障礙,為自己生命永遠做出美好的選擇。

一天我和邪黨書記在路上碰到了,我說「書記,正好有一事一直想和你說。要不是性命攸關的事,我不會跟你說的。」「甚麼事這麼嚴重?」「你沒聽說「三退」自救保命嗎?現在國內外的華人都退冒煙了!高官都在退呢!」於是就講「天滅中共」退黨保命等。「你說這麼大的事,我能不跟你說嗎?現已退幾百萬了(註﹕講真相當時的數字)。這麼多人相信的事,能是偶然的嗎?一文不花,就買個保險,不給‘萬一’留後患。」我看她有點猶豫,又講「藏字石」、「婆羅花」和國內外預言,之後我說我幫你退了吧?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看現在的天氣,正常嗎?我的為人你還不相信?「行!那你把我姑娘也退了吧。」我告訴她給孩子退得孩子自己說了算,但一定要告訴孩子要從心裏脫離了邪黨,心裏記住「法輪大法好」。她最後囑咐我可別告訴別人啊!

團支書是新來的教師,我主動接近她,聊家常,也很快退了。普通老師從身邊一個個講起,有的黨員說我早想退了,用真名退。有的不但自己退,還帶全家退出。當然也有個別不退的,也有講多次才退的。本來就是個只有幾十人的小單位,現在做了「三退」的已經有近三十人。我還在繼續講。

給親朋好友講真相效果更好

向親屬講真相勸「三退」更方便,更易講透。我的外甥女不但自己退了,還幫朋友、同事退了近20人。她那個上小學的孩子被謊言毒害,黨員奶奶還輔導孩子寫作文謗大法。外甥女明白這是救命的事後,便回家跟奶奶講,奶奶、爸爸都「三退」了。

一個沒見過面的晚輩在政法大學讀書,是黨員又是學生會幹部。對這類知識層又不信神的大學生講真相,得讓他看到才服氣。於是,我拿優盤給他看大法洪傳世界盛況、「藏字石」、「優曇婆羅花」、「三退」遊行場面,他很震驚,說他在法院實習時還接觸過法輪功案子呢!太危險了!我們邊看邊講,由「自焚」到活摘器官;由預言到天災;由耶穌講到釋迦牟尼,還講到舍利子怎麼回事等。他明白了,不但自己退了,還說全班都是黨員,要救他們呢!回校後,為了協助他多救人,我發短信與他聯繫。他回短信說:「好開心呢!能得到你的指導好榮幸啊!也正因為你,我的世界觀和我的道德觀才走上了正軌。這讓我在面對李老師的弟子時,良心上已變的更為心安,為此,再次的感謝您!」多好的生命啊!

八十高齡的父親是離休老幹部、老黨員。我兩次講真相他便退了。親屬中凡是明白真相的,該退都退了。有個別親屬暫時不願聽真相的,我尚待努力。我相信他們都會得救的。

我不斷的在頭腦中搜索自己認識的人中我還沒有給他(她)講真相,找機會用電話、書信或見面救度。有個同學是某市招辦主任,三十年沒見面,也沒聯繫,一個電話打過去就「三退」了;有個學生是副局級,29年沒見面,我冒昧去封信留個手機號,他高興的同意「三退」,還為老師能想著他表示謝意。這個學生和我的一個老同事住在一個地區,我讓他幫我打聽老同事的地址,一天之內就把地址電話找到給了我。時隔25年,這位老同事電話中退出了邪黨相關組織。

只要你想救誰,師父就會給你安排。

順其人心,智慧救度陌生人

「七二零」之後,我一直堅持面對面講真相,常常感覺真是師父在把可救度的人推到我跟前來的。這些「偶然」碰到的人,需要我們主動去做。我都是根據當時情況,自然搭話,尋找機會。在上下班路上遇到同路之人,主動問「請問幾點了?」「看天氣預報了嗎?今天怎麼這麼冷?」看到有人需要幫忙,就伸手相助。看到有人在路邊發廣告、問路、打聽事、買東西、修電器等等,只要有和別人接觸的機會,無論誰主動說話,只要對方能樂呵呵的和你說話,就是講真相的機會。搭上話,就可根據其年齡、職業、文化、信神與道德觀念,找出講真相的突破口,順著其人的喜好、執著去講真相,也就是順著人心去講,效果比較好。

一天我上新華書店買書,一個五十多歲的婦女在看書。我問:「你看甚麼書呢?」她無奈的說:「保健書唄!身體多病,啥也幹不了。」我想那就順其心來吧。我告訴她自己原來也一身病,現已十年沒打針吃藥了!「咋治的?」「煉‘法輪功’煉好的。」她一聽,眼睛一亮。「是嗎?我和你們師父的愛人一個單位,那時我倆關係還挺好呢!你師母有時給我講她愛人煉功的事。」我告訴她師父全家早去美國定居了。媒體有關師父和大法的事都是造謠、謊言。全世界都知大法好,並告訴她平時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心受益得福報等。她非常高興,一再謝謝我。我都很多年沒去重慶路新華書店了,來這一次卻碰到了與大法緣份這麼大的生命,我也很高興。

一天下班,路過路邊的小書亭,書亭的女主人跟我很熟,講真相認識的。裏面坐一位六十多歲的老人,是她媽媽。她說我媽信佛。我想,那就順著這顆心談吧。我說咱倆都信佛,你比我信的時間長,咱就聊聊修煉的事好嗎?她說行啊!我就問她甚麼是「開光」、修煉修甚麼、怎麼修、甚麼是性命雙修、佛教是修副元神等等,她啥也說不出來,我就給她講。她說你咋明白這麼多?我說我修的是法輪佛法,就是法輪大法。她很驚訝,接著我就講大法真相,自焚謊言等。她說:大法這麼好,可我都皈依了。我說我們師父說了,皈依只是人的形式,代表不了甚麼。她說,我明天去保定姑娘家,等我回來你教我法輪功吧!我說行,那你這段時間就經常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這是現在真正的佛號。

一次在火車上,我對面坐一位剛畢業留校工作的大學生,大家聊的挺好。她說她有時夢中的事很靈驗,舉了幾件事。我說宇宙時空、人體的奧秘非人所能探知,唯有佛法能說清。「真有佛嗎?」我說,釋迦牟尼不是佛嗎,歷史上不也確有其人嗎?我就拿出優曇婆羅花的照片說,三千年罕見的佛花盛開了,給你看看。「真的嗎?哎呀!真的。那啥意思呀?」「問的好。三千年前佛的話兌現了。」我就講大法真相。她明白了。我接著問:「你是黨員嗎?」原來她在學校黨委工作,大一就入了那個邪黨。「虧你碰到我,」我接著講「三退」洗印記……,結果她起個小名她就退了,高興的直說「我每次坐車都能碰上有緣人,我真有福啊!」我又囑咐她有機會告訴親朋好友記住「法輪大法好」,入過黨、團、隊的寫個聲明貼到公共場所,也是災難前保命的應急措施。她答應了。

我就是這樣面對面講真相,基本上能做到講一個就明白一個。有的明白了他再去救更多的人。

另外,有的親朋好友雖然自己已得救,只要再見面,我仍會再進一步講救人的重要,讓他們注意看自己身邊還有誰能救度,儘量多救人。結果有的再回去跟姨家人說,有的又跟婆家說,有的又跟同事說等等,真起到了一傳十的作用。

我們在社會中「雲遊」,成就著救度眾生的大業,這是宇宙中令眾神都羨慕的事。「但是如果每個大法弟子不去針對個人、個體去講真相的話,不去在社會上去講真相的話,那麼常人表面的這種思想轉變過程,神不會給他們每個人做的,所以人表面的這方面的東西,大法弟子是要去做的。」(《美國首都法會講法》)面對面講真相多重要啊!只要你保持一心為救人,沒有東張西望的擔心,沒有「一旦」、「萬一」的怕心,哪有不安全的因素呢?如果每個大陸大法弟子每天面對面救一個人,全國幾千萬大法弟子每天能救多少人啊!

個人經驗和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