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瀘州農婦吳厚玉遭迫害經歷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五日】吳厚玉,女,38歲。家住四川省瀘州市江陽區華陽鄉青山四隊。因堅定修煉法輪功,堅持向人民群眾講真相,揭露中共邪惡的迫害,被多次非法關押,兩次非法勞教,如今還在勞教所這個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窟裏遭受殘酷迫害。

樸實的農村婦女屢遭非法關押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二日,吳厚玉踏上進京上訪之路,冒著失去自由、失去生命的危險,向中央政府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行至河南遭截訪,被警察強行趕下火車,在河南某鐵路局公安局辦公室拘禁兩天後由瀘州市國保支隊的警察周健與江陽區國安大隊隊長周德華等人押回關押在瀘州市看守所非法拘留所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八月,吳厚玉向當地民眾散發真相資料,被華陽鄉派出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四月五日,吳厚玉的二嫂全家到城裏去辦喪事,吳厚玉就去幫忙看家。當晚十點鐘左右,華陽派出所公安文勇、龍小江、鐘某酗酒後去敲二嫂的家門,吳告訴他們主人不在家。他們蠻橫無理硬說這家主人到北京去了,要吳厚玉交出人來,並威脅說,「交不出人來就把你抓走。」吳不敢開門放他們進來,他們就亂踢亂撞,把門撞爛後一擁而上要把吳厚玉抓走。住在隔壁吳的公公、婆婆與吳的丈夫聽見吵鬧出來勸阻,說,深更半夜你們三個男的拉一個女子不合適,有啥事明天再談,再三請他們寬限一晚。這三個惡徒根本不聽,連推帶拉強行綁架。吳的丈夫上前阻攔,惡警龍小江掏出手槍,對著吳的丈夫的胸膛,說,妨礙公務打死你!這群惡人將吳厚玉綁架並投進拘留所,吳厚玉又一次被非法關押十五天。

吳厚玉是個樸實的農村婦女,遭遇警察持槍半夜闖民宅、綁架、非法投進監獄,非常憤慨,弄不明白這世道為何突然變得如此黑暗,警察善惡不明,是非不清,鄉里鄉親的,一不偷二不搶,說抓就抓,說關就關,哪有人民警察任意欺負人民的?吳厚玉決心再上北京反映情況,看個究竟,問個明白,討個公道。吳厚玉被逼迫再次踏上艱難的進京上訪之路。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 日(農曆冬月十八),吳厚玉進京後還沒到信訪辦就被警察抓起來,關進北京體育場。看來,北京根本沒有百姓說話的地方,凡是上訪的,惡警見人就抓。法輪功學員只得上天安門呼口號,打橫幅,告訴人民法輪大法好。吳厚玉從體育場轉到瀘州駐京辦事處,她從辦事處脫身到了天安門,毅然打出橫幅,向人民群眾發出了心底最真誠的呼喊:「法輪大法好」!隨即被蜂擁而至的警察、便衣橫蠻抓上警車關進北京的監獄,十二月二十三日被押送回瀘州,先後關進燈桿山看守所、三華山看守。二零零一年三月,瀘州市六一零──這個專門迫害法輪功的特務機構將吳厚玉勞教兩年半,強行送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迫害。

在資中楠木寺勞教所遭受殘酷的折磨

吳厚玉在資中楠木寺勞教所遭受到殘酷的折磨。在裏面,每天十八小時滾動播放污衊、誹謗法輪功的錄像、錄音,狂轟濫炸似的對法輪功學員施行洗腦迫害。吳厚玉通過修煉,親身體驗了法輪大法是珍貴無比的佛法,「真、善、忍」是宇宙的真理。人類道德急速下滑已到了崩潰的邊緣,法輪大法傳出使人身體健康,道德高尚,使社會道德回升,利國利民,使物慾橫流的迷茫中迷失了自己的人們從新找到生命返本歸真的光明之路。那麼好的佛法傳給人,人應該萬分珍惜才對,為甚麼要如此惡毒的攻擊、反對呢?無論造假的宣傳如何囂張,動搖不了大法弟子的堅定正信。吳厚玉堅決抵制所謂的「轉化」。

沒有「轉化」的大法弟子,除了被繼續洗腦迫害外,惡警用種種殘酷手段進行折磨她們。如,指使幾個雜案犯作打手,追著吳厚玉等人跑,跑不動,就由七八個男子兩人一組輪換著把她往水泥地的壩子裏來來回回反覆拖,腿、腳磨破了,踝骨露出來在地上磨來磨去,臀部無一點好肉,內褲變成浸透鮮血的爛布條,壩子裏一路血痕。惡警惡人在中共、江××喪盡天良的迫害中充當打手與行惡的工具,完全喪失起碼的人性。拖了兩小時後吳厚玉的下身血肉模糊,慘不忍睹。他們竟然還對吳厚玉施行「金雞獨立「的酷刑折磨。即一隻腳被固定高抬過頭,另一隻腳獨立站地不准動,不准抖,頭不准往別處看,如要晃動,惡警、惡人雜案犯就用腳踩,皮鞋踢,扭胳膊,暴打……吳厚玉支持不住跌倒在地,它們就用腳在她全身亂踩,亂踢,有兩次幾乎被折磨致死。這種酷刑活活折磨了吳厚玉二十天。

邪惡之徒歇斯底里的折磨大法弟子,自己倒累的筋疲力盡,它們想不到這些邪惡的招對大法弟子不管用,摧毀不了大法弟子的堅強意志,就給吳厚玉取個別名:「鋼板」。

邪惡之徒又使用新招迫害大法弟子。經常餓飯、站軍姿、蹲馬步,讓人沒一天好日子過。特別是強行灌水而不准上廁所,任其大小便拉一身,還不准洗漱……對法輪功學員的非人的折磨、殘酷的手段林林總總,這裏僅舉一二。

為何如此堅定?

有人對大法弟子堅定的正念、超凡的堅韌覺得不可思議,欽佩而又不十分不理解。大法弟子堅定的正信不來源於誰的強行灌輸,不靠強迫命令,大法弟子對大法的認識,「是理性與實踐的昇華」,修煉人得大法留下了許多感人、真實而又神奇的故事。吳厚玉曾患先天性支氣管炎,肺炎,長年累月哮喘,咳嗽,胸部變形,年紀輕輕就成了弓背。她不能正常勞動、生活,從小到大家中為她四處求醫,苦心尋找良藥秘方,花錢無數不見病好,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在無奈的絕望中遭受病痛的折磨。一九九八年,天降吉祥,一位患白內障修煉法輪功雙眼復明的八旬老人引導她修煉法輪功,從此,吳厚玉結束了幾十年的病痛折磨。修煉法輪功後不久,吳厚玉的身體恢復了健康,理家務,幹農活,精力充沛,她親身體驗到了甚麼是生命真正的健康,親身體驗到了法輪大法的神奇、美好,明白了大法師尊慈悲、偉大,天下無人可比,師尊不是普通的常人。傳說中神佛下世救度眾生不再是神話,就是眼面前人能真真實實感受到的現實。吳厚玉得大法獲新生,全家人非常感謝法輪大法、感謝李洪志師尊的救命之恩。吳厚玉想,我的命是師父給撿回來的,新的生命是大法給予的,叫我昧著良心伙同邪惡誣陷大法,背叛師父,我堅決不幹,就是失去生命我也不會昧著良心「轉化」。

中國人自古就講「仁、義、禮、智、信」,講「點滴之恩,湧泉而報」,既然大法傳出利國利民使千千萬萬人身心受益,使許多生命重獲健康、重獲新生,大法的師尊對人恩重如山,人又怎麼能恩將仇報、與恩人反目為仇呢?中共惡黨不管人怎麼想,它就是要強迫全中國人人人都跟著它與大法為敵,以它那個邪惡的「黨性」取代人的正統理念,以「黨性」取代人善良的本性。中共邪黨幾十年來就是用種種殘酷高壓的無恥手段毀滅人的良知善念,把人統統變成聽「黨」話,跟「黨」走、不敢獨立思維的玩偶,把一個個活生生的人變成它行惡的工具。

回到家中,仍遭惡黨迫害

二零零三年四月,吳厚玉終於從勞教所回到了久別的家中。那天,當地鄉親聞訊趕來,並放起鞭炮,大夥兒為大法弟子堅持真理的浩然正氣所震撼,被這位弱小的農村婦女不屈不撓、不向強大的惡勢力低頭的精神所感動。

吳厚玉回了家,可這個歷經磨難的家並沒得到安寧,鄉派出所經常上門騷擾,使這個家不能過上正常的生活,吳厚玉被迫長期流離失所在外打工。話說中共邪惡迫害法輪功手段非常殘忍、毒辣,不只是迫害大法弟子本人,還株連家庭、親人。吳厚玉到北京依法上訪二次,鄉派出所向吳厚玉的丈夫索要警察去北京非法截訪的路費二千元。在貧困的農村,要湊足二千元錢是很困難的,於是就央求在年前借足這筆錢。新年還沒到,過年前的臘月二十三,鄉派出所的惡警文勇、龔××,武裝部長伍家福、六一零惡徒李主任等人糾集各鄉抽調的民兵幾十人前來抄家,要錢。這些民兵戴一色安全帽,氣勢洶洶。如果吳厚玉的丈夫拿不出錢來就準備搬東西、拆房子。吳厚玉的丈夫拿不出二千元錢,這幾個頭就命令民兵搶走吳厚玉家的打漿機、電機、電扇,還取臘肉、端油罐(有豬油二十斤)…家中所有值錢的家當都搶走了,僅有的兩塊臘肉是留著一家人過年的,也被搶走。吳的丈夫再三央求惡徒們留下那兩塊臘肉,全家老小好吃一頓團年飯。這伙邪黨惡徒聽「黨」話、跟「黨」走,「黨」迷心竅,參與迫害完全喪失了人性,對吳家的請求根本不理睬。這些年,大法弟子的家庭強忍辛酸淚,痛苦的經歷一言難盡。

談到法輪功學員遭受殘酷迫害有些人不相信,認為共產黨沒那麼壞;有些人知道共產黨迫害人民甚麼毒辣的手段都使得出來,只是敢怒不敢言;有的人想共產黨再壞誰又能怎麼樣呢?於是無可奈何的閉上眼睛裝作甚麼都看不見,有的人為了在中共魔掌掌控下能活的好一點,就儘量不招惹它,甚至跟著它、不管它對不對都附和它……如果人們都伸出援手,聲張正義,呵護善良,這場迫害也不會持續這麼長久,大法弟子也不會遭那麼大的罪。

再次被投入楠木寺女子勞教所

聽罷吳厚玉遭受迫害的事實,也許人們想知道吳厚玉的近況可好。吳厚玉從勞教所回來被迫流離失所,長期在外打工,搞衛生、帶孩子、做飯、賣甘蔗、賣小菜維持生活。吳厚玉是法輪功修煉者,心地非常善良,她真心希望每一個人都擁有美好的未來。她知道法輪佛法傳世是天意,「相信法輪大法好」,相信「真、善、忍好」是末劫時期人得救的唯一希望。法輪大法不可辱,法輪大法的美好屬於每一個生命。辱沒大法、敵視大法,這個生命將有被淘汰、被毀滅的危險,講真相,救人急,所以吳厚玉本著救度每一個眾生的願望,清除人民頭腦中被邪黨灌輸的那些個毒害,在自身遭受迫害、生活艱難的情況下,盡最大的努力在做著向民眾講清真相的大事。以中共邪黨的邪惡本性看,它就是不讓人民在劫難中得救。造謠、污衊、栽贓陷害法輪功,矇蔽人民,毒害人民,企圖讓所有的中國人都反對法輪功,意在天滅中共時給它作陪葬。所以,對於講真相、揭露邪惡的大法弟子,中共惡黨怕的要名,恨不得斬盡殺絕。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四日,吳厚玉講真相再落魔掌,被死死追隨惡黨迫害、不聽勸善的龍馬潭區公安國安惡警、六一零邪惡之徒投進魔窟──臭名昭著的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再度迫害。

大法弟子在遭受嚴重迫害的艱難情況下救度著眾生,每一份真相資料都飽含著大法弟子的血和淚,每一份真相資料都是大法弟子節衣縮食做出來的,每一個大法弟子講真相的每一個字都凝聚著大法弟子救度世人的慈悲。希望大家珍惜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關注大法弟子的生命安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