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的孩子們(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五日】自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公開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人進行迫害以來,至今已是第九年;迫害依然在繼續,還沒有停止。據明慧網資料,有名有姓被迫害致死的學員至今就有三千一百六十八人,致使數以百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失去工作、被迫流離失所,並且家庭破碎,令許多孩子淪為無家可歸的孤兒,使他們幼小的心靈留下了難以癒合的創傷。

要是爸爸媽媽都在家多好啊

壯壯,家住黑龍江省雙鴨山市,一個才五歲的孩子已經飽經爸爸、媽媽、奶奶等親人一個個被綁架關押的苦難。可憐的孩子常常自言自語道:「要是爸爸媽媽都在家多好啊……」。二零零五年一月三十一日那天,壯壯的期盼被徹底的撲滅了。爸爸被迫害致死的時候才三十一歲。


壯壯在爸爸去世前兩天照的

壯壯的爸爸潘興福是一位德才兼備的青年才子,自幼聰穎,非常勤奮,十六歲時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武漢華中理工大學電子與資訊工程系少年班,攻讀電磁場與微波技術。一九九三年,他在大學三年級時有幸親耳聆聽李洪志師父在武漢的傳法,從而走上了修煉的道路。隨後,年輕守寡飽經風霜的老母親也走入大法修煉,長期臥病的母親從此精神煥發。

壯壯的媽媽張麗也是大法弟子,畢業於遼寧省郵電學校,工作非常出色,曾去國外進修過。壯壯原本應該擁有一個溫馨快樂的家。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後,壯壯的爸爸、媽媽、奶奶、伯伯、伯母一家人多次被抓。二零零二年初爸爸被非法判刑,受到酷刑摧殘、被強制做奴工,壯壯的媽媽因堅持信仰,被非法判刑九年。二零零五年一月壯壯的爸爸病情惡化,因無錢去醫院救治含冤離世,年僅31歲。

小馬凡的夢想


馬凡

馬凡是個聰明快樂的小姑娘,臉上總是掛著燦爛的微笑。但是從二零零五年三月開始,笑容從這位九歲的女孩兒臉上顯現的越來越少;因為只有在夢裏,她才能和媽媽爸爸在一起。

二零零五年三月,媽媽爸爸相繼被警察抓走,原因是他們幫助一位被警察毀容的阿姨脫離了監禁折磨,那位阿姨叫高蓉蓉,她和爸爸媽媽一樣信仰「真、善、忍」。

(註﹕據明慧網報導,高蓉蓉在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為法輪功進京上訪,多次被非法抓捕、關押,及非法勞教;在零四年,遭到惡警電擊臉部,導致毀容,於零五年被虐殺。)


出生不久的小馬凡和爸爸馬玉平、媽媽張立榮在一起

「真善忍可好了,法輪大法可好了」,馬凡總愛說這句話;因為小馬凡的媽媽以前身體不好,患有胃病、頭痛、生下她時又得了產後風,腰直不起來,湯藥吃了幾個月也不見好轉。修煉法輪功後,所有病痛不翼而飛,看照片上小馬凡的媽媽健康,而且笑的多開心。

九九年七月,一場鋪天蓋地的鎮壓開始了。自二零零零年開始,小馬凡的媽媽爸爸數度被關押。從大人們的談話中,馬凡知道,警察為逼迫媽媽放棄信仰,對媽媽百般折磨:窩牆角、罰跪、蹲小凳、野蠻灌食、窩球定位、一週不許睡覺、送男性教養院(張士教養院)等。


馬凡的手工貼畫:媽媽爸爸坐在月亮船上

小馬凡總能夢見媽媽爸爸。在學校的手工美術課上,她作了一幅貼畫,她說,在夢裏媽媽爸爸就像畫裏這樣,坐在月亮船上,自由的信仰「真、善、忍」,壞人抓不著,媽媽爸爸再也不會離開她了。

希望好心的叔叔阿姨幫助我爸爸回家

張家瑞現在已經十歲了,在大慶石化總廠第一小學上小學四年級。小家瑞長的眉清目秀,善解人意,是個人見人愛、非常懂事的孩子。


張斌與兒子在一起的快樂時光

想念爸爸的張家瑞

張斌兒子寫的求助信

家瑞的父親張斌曾任職於大慶石油化工總廠化工三廠。張斌由於在家裏嬌生慣養,從來都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不懂的照顧、體貼他人。妻子剖腹產手術的當天,他玩樂至半夜十二點以後才趕到醫院。此外,他還染上了抽煙、酗酒等惡習,一天兩包煙的量可謂不小。

一九九八年初,張斌接觸到法輪大法,在短時間內戒掉了煙、酒,身心變的健康,還處處為他人著想,與他相處的人都能感受到他的善良、平和,從他身上再也看不到一點先前生活頹廢的影子。他盡心盡力的照顧著兒子生活,盡到了做父親的責任,日子過的安穩平靜。

但是,由於修煉法輪功,他在二零零四年十二月遭到綁架,目前被關押在綏化勞教所遭受殘酷迫害。在那裏被強迫看誣蔑大法的錄影、被施用酷刑,雙手手心雙腳腳心均被電焦糊……

「希望好心的叔叔、阿姨幫助我救爸爸回家,我想爸爸!」這是大慶石化總廠第一小學上小學四年級學生張家瑞心底的強烈渴望與期盼!

小家瑞經歷了他這個年齡不該經歷的一切,多了些他這個年齡不該有的沉默,還時常默默流淚。

以前這屋子裏有好多人

二零零一年的初冬,二歲多的小天昊回到姥姥家,看著落滿灰塵空蕩蕩的屋子,小天昊想起了媽媽、姥姥、小姨和姨夫……他含著眼淚對爸爸說:「以前這屋子裏有好多人,現在就剩下咱們兩個了。」

當時,小天昊的姥姥馬廉曉正在遼寧省監獄管理局總醫院被警察銬住雙手、用繩子綁在鐵床上野蠻灌食;小姨董敬哲正在龍山教養院遭受酷刑,眼睛被打出血;媽媽董敬雅從警察的圍堵中走脫,正在外流離漂泊……從此警察三番五次去家裏搜捕媽媽,有時半夜突然闖進來,把小天昊從睡夢中驚醒,嚇的他哇哇大哭。在他的童年裏,充滿了對警察的恐怖記憶。

小天昊姥姥馬廉曉在遼寧省建設科學研究院工作,是同事和鄰里公認的好人。小天昊的媽媽董敬雅是遼寧省建築設計院的建築設計師,姨夫孫士友是廣告公司的專案經理,小姨董敬哲是位廣告設計師。媽媽、姥姥、小姨和姨夫信仰的是「真善忍」,處處做好人,天昊的爸爸不修煉,但他真切的看到了家人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健康道德昇華,也見證了這場迫害的荒唐和殘暴。

轉眼到了二零零五年,小天昊的姥姥家依然空蕩蕩的。小天昊已經四年多沒和媽媽在一起,小天昊想像不出遭受折磨的媽媽變成了甚麼樣子。他真希望這場對好人的迫害儘快停止,希望媽媽早日回家,希望姥姥家的屋子裏,媽媽、姥姥、小姨和姨夫都在。


天昊

在中國大陸,還有多少像他們一樣的無辜孩子在這場迫害中深受其害,還有多少個家庭被迫害得家破人亡!?相比之下,僅有一峽相隔的台灣,卻也有無數孩子因學煉法輪功而家庭美滿、身心健康!


陳鼎為

現在快滿六歲的陳鼎為,得法已經四年多了。鼎為雖然年紀小,但整本《轉法輪》都能讀,《洪吟》也會背。鼎為說:「書裏面教我做好人,我現在身體有變健康,不容易感冒。」

鼎為最喜歡將法輪大法的書籤送給許多叔叔阿姨,他說:「我知道那邊有許多小朋友因為爸爸媽媽煉功被抓去關,我覺得他們很可憐,我想把真相告訴他們。我也會跟我朋友說,你要記住法輪大法好。」


將書籤遞給往來的行人

今年十歲的廖映築和十二歲的哥哥廖冠勛在看到媽媽的改變後,也一起走入修煉的行列。映築和冠勛的媽媽是國中老師,以前身體很不好,一年的健保卡一年都要看到K,整個身心覺得絕望又空虛,試了很多氣功中醫都沒有用,後來學生的家長介紹法輪功給她,媽媽想那就姑且試試看吧!結果這一試,不但身心轉變極大,也讓外公、外婆、舅舅與兩個孩子一起得法。

映築說:「師父教我們要真善忍,所以跟別人吵架我會克制自己,學會忍。以前小時候因為肺炎住院過,現在學了之後身體比較好,不會不舒服,感冒也比較少,我想對大陸的小朋友說,希望你們可以堅定,我們會為你們加油。」

哥哥冠勛則表示:「很多小朋友都會玩電動玩具,但我知道那是不好的,我會儘量不去玩。之前我有皮膚病,很癢就一直抓,學了兩個月就完全改善了。法輪功很好,我會跟同學說這是一套非常好的功法,可以來試試看。我知道大陸那邊有很多小朋友流離失所,我會去徵簽,我想替他們加油。」[none1]


媽媽和映築、冠勛

幼稚園大班的方微真用軟軟的童音說:「我從一出生的時候就開始學了。」微真一家七口,包括三個姐姐、爸爸、媽媽、外公、外婆都學了法輪功。在這樣的修煉環境下,微真雖然小,但卻真切知道法輪大法好。


幼稚園大班的方微真

微真笑著說:「師父教我不能有妒忌心,不能說謊話,我坐計程車的時候,我會跟計程車司機叔叔說你有沒有學過法輪功,有空的時候可以來學法輪功。我也會在紙上寫法輪大法好,然後發給大家,讓大家都來學。」


(前排左)和三個姐姐與媽媽

聽話的士恩

目前六歲的林士恩,在媽媽肚子裏的時候,就跟著媽媽一起打坐了。所以士恩從媽媽懷孕生產到現在,一直都是個乖巧又聽話的健康寶寶,沒有生過病看過醫生。

目前帶著他的外婆說:「他從小就非常好帶,不會鬧。沒煉功之前睡覺都要從床頭翻到床尾,沒有好好睡著,現在是一覺到天亮。而且他雖然小,但很懂事,會跟小朋友說不要去看打打殺殺的影片。也會跟爺爺說你不要生氣啊,這樣不好,為甚麼要大聲呢?士恩還會用國語、英語發傳單告訴路人,這是很好的,來看看喔!」


外婆和士恩一起煉功

八歲的宋佳彥和十歲的姐姐宋佳欣目前已經修煉兩年多,媽媽表示以前他們身體毛病不斷,生活習慣也很不好,愛看電視、玩電動,姊弟倆常常會吵架,但學法之後改變很快也很大,身體變得健康,許多不好的生活習慣也都改善了。學校老師都說感覺他們比較會為人著想,個性溫和,不會跟同學搶東西,也不會粗暴對待同學。

佳彥說:「我會摺蓮花給同學,很多同學都會跟我要。」佳欣說:「以前常常跟弟弟吵架,有爭鬥心,但師父教我們要去執著心,所以現在不會跟弟弟吵架。我會把法輪功介紹給同學和老師,會寫日記介紹給老師,因為我不想再讓他們(中共)迫害法輪功了。」


媽媽和宋佳彥、姐姐宋佳欣

9歲的黃暄築是老師口中有禮乖巧的好學生,看到老師會很主動地打招呼、幫忙提東西。媽媽說三個孩子都修煉三年了,個性都很乖巧,不會跟同學爭東西、搶東西,會比較禮讓,有時排隊也會主動排在後面。

暄築說:「我會發書籤,也會用網路講真相,告訴大家法輪大法好。」目前他們一家三姊弟和外公、外婆、爸爸、媽媽共有七個都在學煉法輪功。媽媽說有時去旅遊的時候都會讓小朋友帶著書籤,走到哪裏發到哪裏,想把珍貴的大法分享給每一個人。


暄築(右二)和妹妹暐築、弟弟奎歷以及外公、外婆、媽媽

13歲的曾映築與妹妹曾怡寧、曾鈺婷跟著媽媽一起學煉。媽媽表示以前他們很會感冒,現在煉功之後身體變得很健康,感冒次數也減少很多。妹妹怡寧表示:「我們都會去故宮、淡水發資料,我會給同學看法輪功的資料,跟同學吵架的時候,我會先跟同學道歉。我知道大陸的小朋友沒有辦法像我們一樣自由地學煉,我會為他們加油,幫助他們。」


映築、怡寧(右)、鈺婷和媽媽

五歲的張恩綺學法輪功三年,身體比一般小朋友都還要強壯。之前常會感冒,而且久久都不好,自從修煉後,感冒次數漸漸很少,很長時間都沒有生過病、看過醫生。媽媽笑著說:「我常覺得我們應該是良好市民,雖然都在繳健保費,但我們都很少用到。」

媽媽說恩綺很乖、聽話又善良,不會愛玩也不會吵,有時還會幫忙講真相,當她看到學員被迫害的照片時,會顯得難過而且傷心,覺得為甚麼他們要欺負好人。恩綺用細細的聲音告訴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媽媽和恩綺

如果人們都明白了真相,都來譴責、制止這場迫害,在大陸的孩子和家人團聚的日子就不遠了!但願有更多人一起站出來護衛著「真、善、忍」的真理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