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記者欲探屍體加工廠受警告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四日】在給一位朋友講真相時,對方提供的一條線索。這位朋友是北京某報記者,對法輪功真相很接受,朋友說:「你說法輪功學員被活體摘除器官,這事很可能啊。我們當記者為了挖新聞,總想找點新奇事,也就是零六年四月末五月初吧,幾個同行朋友得到一個線索:在遼寧省丹東市的一處農村,有個秘密的屍體加工廠。你想把屍體加工場建在農村,又那麼隱蔽,如能報導出來,是不是會很吸引人?」

「結果去人一接觸,進不了村,看上去不起眼的小村子,有武警把守著。除一些村民正常進出外,外面去的人根本混不進去。這更增加了它的神秘性。但很快我們就放棄不做了。因為我們中的有人被告知:不許再去那,否則對我們不利。」「警告聲來自哪裏,我們也不敢問了。」

「當記者不自由,身邊說不好誰是國安安插的人,有舉動就提防我們,上回‘中非論壇’我的手機接到短信:不准甚麼都報導。」

我說:「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是零六年三月曝光出來的,你們五月時要進村,中共更會提防,也不足為怪了。」朋友聽後倒吸了口冷氣。

我分析後覺得那個村子也很可疑:

1、遼寧省大連有個屍體加工場,對外是公開的,離大連不算遠的丹東,有必要又建個屍體加工場嗎?並且建在窮鄉僻壤那麼隱蔽、還要武警把守。

2、丹東離瀋陽蘇家屯很近,同時是受邪黨遼寧省委管轄的小城市,小城不易引起外界注意。

3、丹東毗鄰北韓,是中共的共產小兄弟,不但讓中共做惡有「安全」感,它們可能還會伙同犯罪。

很多人或許知道,許多警察偵破不了的難案懸案,是私下找有功能的人看而得到線索的。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四日文章《邪靈欺軟怕硬》──關於活體解剖大法弟子的卑鄙行為,作者說:「我天目也多次看到活體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邪惡基地,具體在哪無法確認,只能說出一些特徵。一共有這樣幾種地方:一是農村的樣子,但是所在的地方很隱蔽,例如一排排的平房,那邪惡基地就位於緊裏面的平房,而且是有一層層的圍牆的地方,像迷宮一樣。」

希望世界各國政府幫助法輪功真相調查團儘快進入中國大陸,對迫害進行不受限制的調查。早一天結束中共的血腥屠殺,就減少一份中共帶給人類的罪惡和恥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