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墨爾本反迫害遊行集會 各界聲援(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三日】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日,由維省法輪大法佛學會主辦的「七•二零」反迫害大遊行和集會在墨爾本市中心舉行。澳洲各界人士呼籲立即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日,墨爾本舉行反迫害遊行集會


墨爾本舉行反迫害集會,民眾紛紛駐足觀看


人們紛紛簽名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


澳洲公民委員會主席Peter Westmore先生發表演講


前澳洲情報局官員Paul Monk先生發表演講


澳洲民主工黨的Gerard Flood先生發表演講


自由主義法學家袁紅冰先生發表演講

反迫害大遊行在墨爾本市中心舉行。遊行隊伍從城市廣場出發,無需警察疏導和看護,沿市中心最繁華商業街的主幹道繞行一週,順利返回城市廣場舉行集會。
雖然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發生在遙遠的中國,但是善良正直的澳洲人並沒有袖手旁觀。在集會中,各位嘉賓從不同角度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及中國人權的惡行,一致表示,要與法輪功學員站在一起,共同結束長達九年的邪惡迫害。

澳洲國家公民委員會主席:今天來到這裏是我的責任

澳洲國家公民委員會主席Peter Westmore先生一直在為改善中國人權而努力奔走,他說:「雖然我既不是中國人,也不是法輪功學員,但是我相信,停止迫害是我們必須支持的一件事。」

「因為迫害法輪功不僅是法輪功的事情,也不僅是中國的事情,而是關係到人權,會影響到我們每一個人。這就是我要跟這些勇敢的人們站在一起的原因,在這麼長時間裏,他們遭受了如此多苦難。」

「今天來到這裏是我的責任,我要表達我的憤慨,為這些和平的人們在過去九年裏所遭受的迫害。」

前澳洲情報局官員:中共才是邪教

前澳洲情報局官員Paul Monk先生是一位中國問題專家,他說,今天能夠站在城市廣場,做這樣的演講,具有不同尋常的意義。

「前蘇聯異議人士Natan Sharansky,幾年前寫過一本書,叫做民主案例(The Case for Democracy)。在書中他提到,你是否有一個自由的社會,一個最基本的檢驗方法就是:你是否敢站在城市裏的廣場,把你心裏的話說出來,而不用擔心你是否會被拘捕,或騷擾,或被槍斃,或是坦克從你身上壓過去。我們今天在這裏講的迫害的事,在天安門廣場上是不允許談的,在中國公開場合也不允許談論,所以我們要在這裏集會。」

「中共政權說法輪功是邪教,其實按照邪教的定義來看,它(中共)全符合,它才是邪教。」

「中共關於人權,關於腐敗,關於謊言和宣傳的記錄是駭人聽聞的。」

澳民主工黨呼籲澳政府履行職責

來自澳洲民主工黨的Gerald Flood先生代表澳洲人在發言中說,「如果我和你沒有盡最大努力保證澳洲政府履行它的職責,保護那些受到恐怖迫害的團體,那麼我們也成了同謀。我們背叛了他們的信任,我們背叛了我們的自由,我們讓後代在歷史上承擔罵名。請深刻的想一想這個問題,如果我們現在不負起責任來,那麼未來人們將怎樣看待澳洲人?」

「法輪功抗爭已成為當代中國英雄史詩的一部份」

從中國出走的法學教授袁紅冰先生表達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支持,「在這九年裏,法輪功修煉者走過了鐵與血的苦難歷程,他們為維護自己精神信仰自由所做的抗爭,已經成為當代中國英雄史詩的一部份,贏得了歷史的尊敬。」

「九年來中共暴政利用它們所壟斷的全部資源想要滅絕法輪功,但是它們失敗了。歷史告訴人們,強權不能夠戰勝精神信仰!」

「這九年是法輪功學員不斷走向勝利的九年,也是中共暴政走向滅亡的九年。」

澳民眾:應該把迫害曝光

不僅澳洲社會的政要、民主人士和人權團體在為結束迫害法輪功而呼籲,澳洲的普通民眾在了解了殘酷的迫害真相後,也紛紛表示支持法輪功。雖然他們有的並不擅言辭,但寥寥數語表達出他們對法輪功學員的真誠關懷。

Adrian Lyons是一位從英國來澳洲定居的老人,他在街上仔細的看著橫幅和展板上的信息。他說,「這實在太可怕了,真是應該把這曝光……。我們要做些甚麼(來制止迫害),我們該怎麼做呢?無論我們能做甚麼我們就要去做。」

Neil Macfie說,「如果迫害停止,我會很高興。作為澳洲人我不知道我們能做甚麼,但是我會給他們(法輪功)支持,一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