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應該堂堂正正的活著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一日】祖先遺訓中記載了太多的悲壯與淒涼。其中有興有衰,有善有惡,起落沉浮,扣人心弦。印象深的,大到岳飛的忠孝、楊六郎精忠報國的歷史紀實故事,小到平民百姓不畏強暴保善良和正義的可歌可泣的故事。他們不懼生死、大義凜然的浩然之氣時時鼓舞著我。從那時我就常常告訴自己:人,應該堂堂正正的活著。

當歷史走過這一頁,輾轉到了二十一世紀───這個貌似科學很發達但實質卻物慾橫流的時代。道德標準隨著時代的變革,當權者的腐敗似乎變的一點都不重要了。共產邪黨的歷次運動:三反、五反、反右、文革……它製造的恐懼就像瘟疫一樣快速的傳播到每一個人的心靈深處、每一個角落。人們無知的享受著這個道德下滑的所謂精神刺激,只重視眼前的私利。為了保護自己的生命與利益不惜出賣自己的良心,在陰暗下苟且偷生的活著,完全失去了那份錚錚鐵骨中華兒女的骨氣。良知與本性被漸漸的淡忘。有好的當然也有不好的,這表現在現實生活的方方面面。

記得一次和一位老人的談話。

路邊的一個小公園石凳上坐著一位駝背的老人。只見他微微的皺著略白的眉頭,手裏夾著一支燃著的香煙,眼睛直直的望著遠方,似乎有著無盡的言語要去訴說卻又有口難講。歲月滄桑中,霜白的雪色悄悄的爬上了他的雙鬢,深深的皺紋道盡了生活的苦難與生存的艱難。我懷著最祥和與慈悲的心態,緩緩的踱到這位陌生老人的身邊。

「大爺,在這待著哪?」我微笑著說。

「嗯。」老人深深的應了一聲並吸了一口手中的煙。濃濃的煙氣向四週散發,又極有韻調的裊裊的飛上上空。

「歲數大了,少吸點煙對身體好,您應該儘量少吸煙。您好像有甚麼心事?」我說。

「我家裏有煩心的事啊,抽點煙解解悶。」老大爺看了我一眼,又將目光轉向路邊來回穿梭的車輛與人群。

「有甚麼事,大爺可以和我說說。」我眨著眼睛,耐心的等待著。

「我老伴有病攤在床上十多年了,兒女也不孝順。經我強制讓他(她)們每個星期輪流照看六個小時。這不,趁這個時間我自己騎自行車出來坐會兒,散散心。」說著又使勁的吸了口煙。

「大爺,您要想開點,兒女們都是惦記父母的。只不過有時他(她)們工作很辛苦,表現上會有點不情願而已。您就多替他們考慮一些,自己也可以寬心一點。用最寬容、善良的心去想和對待每一個人,這樣您自己也就會感到每天都活的平靜和相對的開心。如果您自己都愁或氣得病了,那我大娘誰來照顧呢,而且自己有病不也很難受嗎?一定要想開點,自己也要注意身體。」我真誠的說。

這時大爺已經把手裏的煙吸完了。 「你可真是個好孩子,這麼小就知道重道德。我能再抽根煙嗎?跟你在一起,你有發言權,如果你不讓我抽,我就不抽了。 」

「這次抽吧,不過記得以後要少吸煙。」我笑著答。

「我跟別人不愛說話,咱爺倆倒能說到一起。」大爺說。

「這都是緣份啊!您想這世界有這麼多人,兩個人一走一過都是難逢的緣份,更何況我們能坐到一起聊的這麼投機呢。」我說。

「是啊,呵呵。」大爺年邁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絲絲的微笑。

「我有個辦法可以讓大娘試試。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爸爸和姥姥都是得了不治之症學大法學好的,沒吃一粒藥,沒花一分錢。而且還有許多人有念大法好出現神奇的事呢。要不是我親身經歷的還真不敢相信,您讓大娘念念,如果誠心念一定會有奇蹟的。」我望著他那說深邃的雙眼,一字一句的說。

「唉,前幾天有個人,忘了是甚麼了,叫我念他們那一套東西,不管用的,我不相信這些東西。」說著,還是將凝重的眼神望向遠方。

「大爺,法輪大法和別的不一樣,這是不求名、不求利的。他教人向善,讓人以真、善、忍為準則去做人,而且奇蹟的例子很多呢。我也只希望我大娘能儘快好起來,讓世界多一個幸福的家庭。完全為了您好,古人說的好: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您說是這個理嗎?」我說。

「你小小年紀,宣揚好的道德這是非常好的事,但可別跟別人提法輪功,否則對你有危險啊,孩子你可千萬要注意,現在共產黨是不講理的。要把你抓起來怎麼辦?可千萬別和別人說啊!」說著,眼睛還掃了一下四週。

「正是因為學法輪大法,我才知道人活著應該重道德呀,是他教我做好人,所以我才要說大法好。您也知道共產黨壞,它迫害好人,反右、文化大革命、六四屠城用坦克槍殺大學生,九九年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活摘器官牟取暴利……害死多少無辜善良的人啊!現在數以千萬的人都在退出中共邪黨,在海外很多人都自由的煉呢,只有中國大陸邪黨統治的地方沒有人權和信仰自由。您若是黨團員也得退出來,對您的生命與未來有好處,到將來天要滅它的時候就與您沒有關係了。」我繼續耐心和善的說。心裏期待著他能鄭重的考慮我說的話,為自己選擇好的明天。

「我入過……不過現在早不是了。」老人繼續環顧了一下四週淡淡的說。

「不行,當它做壞事的時候,它會說:我黨怎麼怎麼樣,其中包括您呀,而且加入的時候,曾宣誓要為它奮鬥一生,所以必須聲明退出才管用。」我的表情轉為嚴肅的說。

「那你說為甚麼那麼多人上訪?」大爺仍然疑惑的問。

「舉個例子來說吧!你比如說在生死攸關、病痛折磨之時,有人無條件的幫了您。不求任何回報,而且教您做好人,您是不是非常感謝他?就比如現在有人把癱在床上十多年的大娘救好了,您是不是很感謝他?」我問。

「那當然,俗話講:滴水之恩當以湧泉相報。更何況救人一命呢。」大爺中肯的說。

「那當救人的人受到了不公的對待,受到了極大的無辜誣陷。您會為了自己的安全,不敢站出來說句公道話嗎?這是人的最基本道德呀。人,應該堂堂正正的活著!」我堅定的說。

大爺甚麼也沒說,只是深深的點了點頭。此時,他似乎明白了一切。並點頭同意退出中共邪黨。

「大娘跟您夫妻一場。記得人們常說千年修得共枕眠,您一定要耐心得照顧好她。時間只是對你們倆人彼此攙扶到老信念的考驗而已。」我最後叮囑著。

「好,我知道。你也要注意安全啊,現在社會亂。時間到了,我得走了。」說著大爺起身,並關心的囑咐著我。

「嗯,那您慢走。記得讓我大娘念‘法輪大法好’啊。」

「好。」大爺笑了,應了一聲便離去了。望著這位只敢點頭同意退出黨組織老大爺的背影,慢慢的消失在我的視線裏!我重複著那句話:人,應該堂堂正正的活著!

最近有一地區很多大法弟子被非法抄家、抓捕、勞教。平時受益知道大法好的很多不修煉的人害怕自己受到牽連和傷害也表現的淋漓盡致。面對這些人,我想對他(她)們高呼:「正義將永遠在人間展現輝煌,人,應該堂堂正正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