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零人員明白真相改邪歸正後得福報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某單位在邪黨開始迫害大法後,被列為重點單位,致使該單位的大法弟子常被騷擾與抓捕。其中,被拉入參與迫害的人員,不一定是真正反對大法,甚至幾乎每一位被分派監管大法弟子的人,都有親人在煉法輪功的。但迫於上級命令,他們於是也對大法弟子們抄過家,惡意舉報過大法弟子們,還參與過抓捕。因此,這些人或家人,因他們迫害大法弟子,麻煩災禍不斷。

由於國內國外大法弟子慈悲的向這些人講真相,目前,此單位這些人都不迫害大法了,他們的前途命運正在向良性方向轉化。下面略舉幾例。

鎮政法委書記甲,由於他經常伙同派出所去騷擾、抓捕當地的法輪功弟子。大概在二零零一年,就開始感到身體不舒服。後來,僅四十幾歲的他,眼睛也看不見東西了,又患上了糖尿病。

某單位保衛科長乙,參與上繳本單位大法弟子書物。二零零零年底,與派出所人員一起到北京去抓上訪的大法弟子回本地看守所。二零零二年,他又用打電話試探大法弟子在家否,伙同「六一零」人員抓大法弟子到洗腦班,而且是從他外侄那兒弄到的輔導他外侄功課的老師的鑰匙,然後強行開鎖入室,綁架走大法弟子的。這樣做之後,他的獨生子,突然得了白血病,不能去上大學了。人們紛紛議論:這是迫害大法遭的報應。他將兒子轉到武漢一家大醫院去治療,一下子,他本人的科長沒法當了,因為他必須去護理兒子。

當時,甲與乙都在一所醫院。他們各家的大法弟子親戚去看望他們時,都給他們講了大法真相,這兩個人都有悔悟:甲出院後,堅決不干政法工作了,特別是不去抓大法弟子了。再加上本地同修將甲在明慧網上公布了他的工作地址及電話。於是海外的同修,特別是台灣的同修,馬上給甲打電話,給他講真相。據說海外同修講的直至甲一遍又一遍的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同修才掛了電話。後來,他的親戚又去看他時,勸他學法輪功,他就悄悄的開始學煉了起來。不久,不但他的眼睛又恢復了視力,而且又能上班了。

乙自從兒子得病後,單位很多人都議論說是他抓法輪功得的報應。他妹妹就求師父發發慈悲,救下她哥哥唯一的兒子,並多次向被抓的這位大法弟子道歉,同時譴責她哥哥的做法害己害人,今後再也不要幹缺德事了。乙自己也很後悔幹了傷害大法弟子的事,通過各種方式向大法弟子道歉,並且以後真不管法輪功的事了,還幫妹夫把大法書、資料等藏好。當大法弟子告訴他要「三退」(退黨、退團、退隊)的事時,他馬上說:「我們全家都退。她(指孩子的媽)是黨員、兒子和我都是團員,我早就知道共產黨個個都是流氓,謝謝你幫我退掉。」結果,經過幾年的調治後,他兒子的白血病完全好了,繼續上完大學後,現在都在南方上班了。乙本人也得到一份收入很豐厚的工作,現在一家人都很感激大法師父,日子過得又舒心了。

乙的科長職務,因其要照顧兒子的原因,就順理成章的由丙擔任了。丙上任後,也參與「六一零」綁架了本單位的大法弟子了。結果,沒多久,丙的頭部長出了個怪東西。丙也住到了武漢的大醫院去做了手術。該大法弟子被綁架後,被非法在勞教所等地關了一年。出來後,這位大法弟子給丙的妻子講真相。因丙妻看過大法書,很同情大法弟子,希望自己丈夫不再幹害人害己的事。大法弟子在給丙講真相,他很樂於接受,向大法弟子道歉,並聲明退出曾經入過的團組織。被別人斷言他可能得的致命的病,在手術後恢復很快,沒甚麼後遺症,幾個孩子也分到滿意的工作。

在為這些「六一零」人員知錯能改高興的同時,我們大法弟子奉勸那些為一己私利,還在幹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勾當的人員,請趕快懸崖勒馬,從善如流,給自己和家人贖回美好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