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少年自由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八日】很多大陸的孩子都是唱著中國少年先鋒隊隊歌《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長大的,宣誓入隊、佩戴紅領巾,對孩子來說,似乎是一種進步的標誌;對家長來說,好像是一件榮耀的事情。然而很少有中國人探討、追問、質疑,紅領巾給孩子帶來了甚麼?我們在讓孩子接誰的班?

「鮮豔的紅領巾飄盪在胸前」這樣的歌詞我們並不陌生。然而,那飄盪在胸前的紅領巾,有一天竟會成為孩子的奪命索!你相信嗎?

下面是CCTV《家庭》系列節目《看好你的孩子》──脖子上的危險(2008.02.23)的部份內容摘錄:

解讀家庭故事,感悟百味人生,現在播出的是《家庭》,歡迎收看,紅領巾我們都不陌生,它是少先隊員的標誌,孩子們以能戴上它為榮,可是您能想到嗎?不經意間,它也能引發危險,甚至置人於死地嗎?2006年9月,山西就發生了這麼一件意外,一個9歲的女孩因為脖子上的紅領巾陷入了危機。

2006年9月11日,9歲的山西女孩小欣如中午放學後,像往常一樣來到姥姥家吃飯。

媽媽訪談;孩子說下午要上音樂課,我的音樂書在哪裏呢?我媽說的不就在裏屋你書包裏嗎,你找一找。

小欣如轉身進了房間找書,可轉眼20分鐘過去了,眼看到了要上課的時間,卻遲遲不見孩子走出來,姥姥姥爺納悶了。

眼前的一切讓姥爺一下子懵了。

他究竟看到了甚麼?

姥爺訪談:當時就看到她在這掛著。

當時,窗戶上的風鉤勾住了小欣如脖子上的紅領巾,小欣如整個人背朝窗戶,被吊在了窗台位置。

姥爺訪談:我趕緊去喊她姥姥,我說你快過來,聲音都變了,她過來以後,我倆還搆不著,趕緊蹦床上,這麼一提溜解開了。

老人們發現小欣如已經手腳冰涼,沒有了呼吸,驚魂未定的他們顧不得撥打120,一把抱起孩子,跑向離家十分鐘路程的鐵三局醫院。

醫生訪談:這個孩子送過來的時候沒有意識,心跳呼吸都停止了,瞳孔散大的,脖子上有一條勒痕,來了以後我們馬上給予氣管插管,心肺復甦。

媽媽採訪:我剛端起飯盆來,然後我的手機就響,我弟媳婦玲玲給我打電話說姐你啥也別說了,趕緊打車回來,上我們鐵三局醫院,說打電話叫趕緊回家。我一聽我當時心就咯登一下子。因為我爸得糖尿病好幾年了。

關淑雲心急火燎立即從單位趕到了醫院,眼前的一幕頓時讓她目瞪口呆。

媽媽採訪;看到孩子正在那塊搶救呢,當時覺得怎麼能是孩子呢,根本就沒有想到是孩子發生這件事情,哎呀,天都塌下來了。

女兒陷入了昏迷,生死未卜,關淑雲怎麼也想不明白,和女兒分別不過幾個小時,活潑可愛的孩子竟然就變成了這樣。她急切的想知道,孩子怎麼會被紅領巾掛在窗戶上?女兒單獨呆在房間的20分鐘裏究竟發生了甚麼呢?

窗台上這個「小鴨子花盆」是小欣如最喜歡的東西,一有空,她就往花盆裏澆水,希望裏面的小草能快一點長出來。

媽媽說:她每天都去澆水,我家的窗戶每天都是開著的,我媽不習慣關窗,每天早晨都要開窗,我估計可能是孩子(澆完水)上去蹦的時候(紅領巾)給勾在上面了,具體的甚麼樣子只有等孩子醒了以後我們才能知道。

一條紅領巾,一個不經意的舉動,竟然讓一個孩子陷入危機!類似的意外還發生在山東男孩小剛的身上,這一天9歲的小剛放學後,獨自呆在家裏玩耍。

當小剛的姐姐回來後,立即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弟弟被脖子上的紅領巾掛在在窗戶的風鉤上,瘦小的身體被整個吊了起來。

她趕緊試著把弟弟放下來,但紅領巾被掛得很緊。

慌亂中小剛的姐姐找來剪刀,剪斷了紅領巾上才把弟弟放了下來,而小剛早已經沒有了呼吸。

雖然醫生們竭盡全力搶救,但是依舊沒能從死神手中奪回小剛的性命,9歲的他因為長時間缺氧窒息而亡。

一條普通的紅領巾,竟然奪走了小剛鮮活的生命,也讓山西的小欣如生死未卜,難道看似平常的紅領巾竟會如此危險嗎?

按照紅領巾的正確係法,我們發現繫好後它應該是個活結,稍微一用力就能夠脫落,根本不會對佩戴者造成傷害。那麼,同樣是紅領巾,繫在小欣如和小剛脖子上怎麼就成了凶險的殺手呢?

姥爺說:平常紅領巾應該是個活扣,誰知道她咋繫的,她就沒解開。
媽媽訪談:這個孩子她有的時候吧,她會比較懶,其實學校也教過,教她打紅領巾,每天早晨上學的時候,

她就把紅領巾一套,晚上一摘,她都已經習慣這個樣子了。不會像其他孩子每天認認真真把紅領巾打到上面。很少很少,每次打紅領巾我也不會去觀察她,或者去教她。

小欣如因為偷懶而把紅領巾繫成了一個死結,而山東的小剛被發現的時候,他脖子上的紅領巾上竟然有兩個結!除了正常的結外,在紅領巾的前端還牢牢繫有一個死結,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小剛的家人推測獨自在家的小剛可能是拿紅領巾下端的兩角繫著玩,無意間繫了一個死結。隨後在他爬窗戶玩耍時,這個結陰差陽錯恰巧掛到了窗戶框上的風鉤,小剛一下被吊了起來,雖然醫生們竭盡了全力,然而因為窒息的時間過長,最終沒能挽回小剛的生命,一個美滿的家庭就這樣被毀掉了。
……

2006年3月3,福州一名小學生被脖子上的紅領巾吊在了學校教學樓的欄杆上,造成昏迷。

孩子天性活潑,貪玩好動。夏天戴上紅領巾會更熱,可能還會中暑;冬天戴著圍巾還要戴紅領巾很不方便;在嬉鬧時,紅領巾可能成為互相扯拽造成傷害;在玩耍時,可能被紅領巾勾住造成危險。

孩子是祖國的未來,家庭的希望,很多中國家庭都只有一個孩子,孩子是家長的命根子,一生的牽掛。如果有一天,這樣的悲劇在我們身邊發生,除了遺憾、後悔和悲痛,我們能做的還有甚麼?一個7歲孩子看了這個電視節目說:「太危險了!我不想當少先隊員了!」愛孩子,就要為幼小的生命負責任,就要關心孩子的健康、為孩子的安全考慮。

對孩子進行愛國主義教育的方式很多,對未諳世事的孩子,以一塊紅綢布的繫帶作為先進的標誌,是科學,還是形式主義?世界上那麼多沒有「少先隊」的國家,他們的孩子不愛國嗎?他們的孩子落後嗎?從形式上看,紅領巾給孩子帶來的危險是顯而易見的,有目共睹的。政府的學校讓小學生繫上紅領巾,學生出事後,第一責任人是誰?愛子之深、失子之痛,誰能體會?

從內涵來來看,宣誓入隊,對孩子意味著甚麼呢?

一個未成年兒童,沒思考能力,沒判斷能力,認識誰是黨嗎?明白啥是共產主義嗎?有能力貢獻力量嗎?懂得宣誓意味著甚麼嗎?《共產黨宣言》的首句是「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

2007年6月12日在華盛頓舉行了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碑落成儀式,紀念那些消逝在共產主義運動中的生命──死於蘇共大清洗運動的蘇聯人民;死於紅色高棉殺人場的柬埔寨人民;死於中共歷次政治運動和死於飢餓的八千萬中國人。人的生命是可貴的,人是萬物之靈,人是文明的締造者,為甚麼要信仰幽靈?讓幽靈控制人體,是違背天倫與人類道德的,是對人性的侮辱,對人尊嚴的踐踏,對人生命的蹂躪。

在希特勒上台後不久,就統一了全德國的初等教育,規定每個教師必須嚴格遵守納粹所制定的教學大綱,並宣誓效忠希特勒個人。納粹牢牢統治著國內的所有輿論,納粹控制下的教育剝奪了學生理性和獨立的思考能力。由此我們可以看到,在集權的專制下,學校成為向未成年人洗腦的基地,這種極端的悖逆人道的強制性灌輸,剝奪了孩子的思想自由,把天真的孩子馴服成為效忠專政的奴才。

《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法》(1995年3月18日第八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通過)「第八條教育活動必須符合國家和社會公共利益。國家實行教育與宗教相分離。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利用宗教進行妨礙國家教育制度的活動。」而事實上,未成年人加入少年先鋒隊,加入共青團,是受法律鼓勵和保護的。每一個理性的中國人都應該思考:宗教信仰既然是公民個人自由選擇的問題,是公民個人的私事,那麼國家是否能利用政權推行某種宗教或禁止某種宗教?是哪個組織在妨礙國家教育制度?學校是教書育人的地方,還是共產主義教育的基地?教育培養的是人性,還是黨性?是讓孩子成為民族文化的承傳者,還是共產主義的接班人?

中國的獨生子女被稱為「小皇帝」,很多家長在吃甚麼、玩甚麼等方面非常尊重孩子的意見,由孩子說了算,但在信仰這個嚴肅的問題上,卻習以為常地盲目地聽從學校的安排、組織的安排,大幫哄地從眾。理智的家長應該思考,在尊重孩子的吃喝玩樂和尊重孩子的信仰之間,哪個更重要?信仰是莊重、嚴肅的問題,是人心靈的家園、靈魂的歸宿,不能在信仰問題上馬馬虎虎、稀裏糊塗、隨波逐流和從眾。從眾心理是盲目的、喪失個性的心理,造成的後果是可悲的可怕的。中國曾經一度以階級鬥爭為綱,學生曾經以揪鬥老師為時尚,那是教育的失敗;學校曾經走白磚道路,學生曾經一度以交白卷為榮,那是教育的恥辱。

中共執政以來,「為人民服務」了幾十年,「尊師重教」了幾十年,孩子得到了甚麼?「1994年12月8日的克拉瑪依大火令人刻骨銘心。在那場慘痛的火災中,323個生命隨風而逝,其中包括284個中小學生。」「‘讓領導先走。’儘管當時的副市長趙蘭秀對本報記者否認有人說過這句話,但是楊柳、金素敏等在場的倖存者都證實,確實有個女領導說過這句話。」以上的文字出自《克拉瑪依大火:一個輪迴後的真相》《南方週末》(2006年12月21日)十多年過去了,誰能解釋為甚麼離門最遠的那些領導大多數都逃脫了死亡的召喚,而離門相對要近的學生們則死去了那樣多?就這樣284名未成年的「共產主義接班人」被燒死;在汶川地震的報導中,倒塌的學校旁邊是巍然聳立的政府辦公樓。2008年5月30日《華商報》報導,專家鑑定組在綿竹市富新二小,對垮塌的教學樓進行取樣。他們在不同的磚混部件上鑽取了10個樣點,除兩三個點磚混黏合度達標外,其餘均不合格。

一個物種要延續他的生命,首要的是保護他孩子的生命。這樣的例子,在動物界數不勝數,有人發現,當牛群遇到狼群的圍攻時,牛群會擺成一個圓形的戰陣,外層是年輕的公牛,用牛角與狼戰鬥,裏層是母牛,而最裏面則是它們的孩子。蟻群在過河時,會用自己的身體勾連成一個中空的球體,球體裏邊藏著它們刻意保護的幼蟻,很多螞蟻將會在這一過程中淹死。

動物的種群、族群,都是通過這種犧牲、保護而延綿不絕。保護和拯救弱小人類生命,是人類各民族的共性,然而中共在災難來臨時保護了誰?難道讓黨的幹部保障安全,讓我們的孩子去犧牲嗎?我們能讓孩子信這樣的黨、接這樣的班嗎?任何漠視生命的作為,無論其宣傳如何華麗,都是無恥的、罪惡的。

教育首先是人的教育,我們給孩子的心靈種下甚麼樣的精神種子,學生就會有甚麼樣的未來。教育應該是仁愛稟賦的培養、正直人格的教化、悲憫情懷的陶冶;是播撒善良的種子,讓關愛在孩子心中生根。而謊言和罪惡一旦播下種子,遲早會帶來災難和禍患,人性中沒有了善,就喪失了理性,取而代之的是獸性。教育不是為哪個階級與政黨服務的,教育是要為子孫萬代負責任的。祖國的孩子,不是一個政黨的接班人,而是一個民族的未來。

相信你有一個或幾個可愛的孩子,孩子是天真的、孩子是透明的、孩子是純潔的,孩子給我們帶來了快樂和希望,我們對孩子的愛是真摯的。父愛如山、母愛如水,是貧困時的含辛茹苦,危難前的挺身而出,疾病中的日夜守候。中國人愛孩子,愛的凝重而寬廣,愛的深沉而厚重,是為了孩子而計之深遠,是為責任而忍辱負重。孩子是父母一生的牽掛但不是父母索取的對像,孩子是父母的生命延續但不是父母任意支配的工具,真愛是付出而不計得失,是給予而不圖回報。中共宣傳中有一首歌《黨啊,親愛的媽媽》那麼,請問有沒有媽媽要求孩子宣誓效忠的?我們都清楚:任何強制的灌輸都不能改變人心,任何愛的回報都是自覺、自願的,不是強迫的。強權灌輸的本身,就是不正與無能的表現。

為人父母是一項神聖的天職,是一項艱鉅的使命,它關係孩子一生的命運,關係到一個民族的興衰。一切為了愛子,教育無小事──愛孩子,就實實在在為孩子的安全考慮,儘量少讓危險的紅領巾戴在孩子脖子上;愛孩子,就從人性與人格的教育開始,讓孩子懂得善,去關愛,儘量不接觸暴力與謊言的宣傳;愛孩子,就讓孩子的心靈自由,培養孩子獨立思考的能力,讓孩子自己去決定,該愛黨還是該愛母親?

「少年智則國智,少年富則國富,少年強則國強,少年獨立則國獨立,少年自由則國自由,少年進步則國進步,少年勝於歐洲,則國勝於歐洲,少年雄於地球,則國雄於地球。」這是梁啟超先生《少年中國說》中的一句話。讓我們共同記住「少年自由則國自由」,中國的自由,從中國少年的自由開始。

作為家長的我們,應該把信仰的問題,用淺白的語言給孩子講解,把中共的真實歷史告訴孩子,然後和孩子一起分析,該不該信仰共產主義,該不該去做共產主義的接班人。如果,你和你的孩子已經明白了是非善惡,但不敢公開退隊,這也是很現實、很正常的。在集權的壓迫下,我們要正直,但也要理智、理性地對待。你可以建議你的孩子,為了自身的安全,儘量少戴紅領巾,萬不得已的時候戴上時要注意安全。如果你和孩子從內心認識到應該退出這個罪惡的、違背人性與道義的組織,那麼可以牽著孩子的手,寫一張卡片:「我退出少先隊」。上蒼會見證你的誠意,以慈悲純淨孩子的心靈,所有熱愛自由的人,也會為孩子擺脫邪惡的束縛,還少年自由而祝福。

做有思想的父母,培養有美德的孩子,用心關愛我們的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