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方人的天國世界所見所聞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三日】前不久的一天下午我在家裏,一下子感覺進入了一個西方人的那種「天國世界」(我本人對西方文化很陌生,只是原來從電影作品裏接觸過的一點),現在我回憶著把過程記述下來:

我看到兩個「小天使」,他們引導著我來到他們的世界的。他們的形像至今在我眼前浮現:捲捲的頭髮金黃金黃的;眼睛翠藍翠藍的;渾身圓滾滾、胖嘟嘟的;背上有兩個小翅膀,頭上有個光圈;咧著小嘴向我笑;天真可愛的沒法說。他們盤旋在我頭頂上方,我伸手想逗逗他們,他們就躲開,然後再飛回來。

我在他們的引導下進入了那個世界,一路上看到許多西方人那種形像的天使有男有女,他們穿的是那種白色的袍子一樣的衣服,朝我微笑並施以他們的禮節(一種很文雅的鞠躬),我單掌放胸前回禮,路的兩側到處是閃著光芒的奇異花草,也有些我說不出名的動物偶爾在不遠的地方閃現,遠處有條河閃著彩色的光芒,路的兩邊不時會出現白色的石桌、石椅,桌上面擺放有裝著水果的盤子與盛著飲品(好像是果汁一樣的東西)的罐子,有些天使會去取用,但不見消耗。整個世界看起來像是個大花園一樣,一草一木都很那麼精緻並且散發著光芒,雖然這天國世界給我感覺是挺美好的,可我總感覺哪兒有點不對勁,總感覺少點甚麼,

這樣我來到一座不高的山下面,白色的山但不同於現實世界的白,而且整個山都在釋放著光澤。那兩個小天使不知甚麼時候離開了。山的頂部有三座建築,中間的很大,兩邊各有一座較小的,三座建築的樣子都不相同。我走上山,右邊這個建築裏有聲音傳出。我走過去一看,裏面有張很大的半環形的桌子,室內有不少天使,有站著的有坐著的,正對門坐著兩個,他們雖然也穿那種白袍子,但袍子上多了裝飾。我在門口聽著,一個站著的天使為另一個站著的天使在辯解甚麼,感覺是一個天使犯了甚麼錯了,另一個在為他辯解。我一想這是人家內部的事我不好多聽呀,就朝中間那個大的建築走過去了。這建築很高大,雄偉,先是一排高大的柱子,好像兩邊各有大約二十根左右吧,具體我沒數,對稱排列。柱子後面是與柱子平行的過道,然後是大門,進了門正對著大門的對面放著一個有很高靠背的大椅子,兩邊對稱的也有幾張但是要小的多,室內牆壁上有許多彩飾與壁畫,很漂亮,看不出是刻的還是畫的。

這時我聽到有人跟我打招呼,回頭看到一個天使在向我微笑,好像是剛才右邊建築裏正對門坐著的兩個天使之一。我們相互施禮,我感覺他對我雖然陌生但並不奇怪,很禮貌的說:「我們的國度歡迎您的到來。」我說我是在人間修煉法輪大法」的,不知道怎麼就到你們這來了,他微笑著好像是知道。這時我仔細觀察了一下他,他比我見到的其他天使要高大,頭上的光圈亮度更高、兩個碩大的翅膀收攏著垂在身後,構成他身體的物質是一種像透明的玉一樣的物質(只能這麼形容),整個身體有柔和光澤發出來,也穿白袍子,但頸間與腰間有金色的裝飾物,手裏拿著一根有紋飾的、金色的、不太長的棒子一樣的東西。

我們沿路下了山,一邊沿我來的路返回,一邊聽他介紹他們的國度,我記得他說他們的王好像是「莫爾思王」(讀音)。他也說了他的名字,可我沒記住,對我來說太繞口。他說他們的這個國度存在已經很久很久了,有六個最有能力的天使(他是其中一個)與眾天使一起陪伴著他們的王,在他們這個世界裏還有眾多的其他的天國國度,而且相互也有往來,其他天國國度的王和天使也來會來他們這做客。不同的國度裏的王有著不同的神力,「莫爾思王」的神力是通過他的祈禱可以使這個世界中的最神聖的花開放(我想這可能就是他從宇宙法中證悟到的他的理的具體體現)。在他印象裏那原來的情景是永恆的美好、歡樂。但在後來他們國度的那些神聖的花就不再開放了,一些神聖的現象也不再出現了……,這個世界裏的其他天國國度裏也發生了類似的事情。從那時起他們的王與其他天國國度的王一樣不再歡樂了。天使們也問過為甚麼這樣,「莫爾思王」回答他們說是「世界失去了恆定」。

隨後的日子,「莫爾思王」經常獨自禱告。直到有一天「莫爾思王」召集並告訴他們說:他的「父」告訴他說上界天國也都失恆了,「大造物主」(我想這是他們天體體系對師尊的稱呼)要到地上去從新恆定所有的世界,他的「父」要跟隨「大造物主」下行去地上,求「大造物主」從新恆定自己的國度。這時他們這世界裏的很多的王都得到類似的啟示,他們聚集到一起商議,最後決定從這些王中選出一批使者(他們的叫法)去地上,去向「大造物主」求得恆定世界的方法,「莫爾思王」是其中之一。

當「莫爾斯王」要離開時,他們天國內所有的天使都流著淚跪求跟隨「莫爾思王」去,莫爾思王告誡他們說:「你們千萬不能去,你們去了就會迷失,‘大造物主’一定會幫我們恆定世界,並送我回來,你們在這裏等著我。」然後「莫爾思王」與其他國度的王就下行去了地上。從那以後他們時時思念著他們的「王」,而他們所能做的只是祈禱,期盼著他們的王早點回來。

他還告訴了我他們的王及他所認識的其他王現在的情況。「莫爾思王」與另一個「王」在地上的俄羅斯,一個在荷蘭、一個在丹麥。這時他已送我到他們國度的大門口了(來時我沒記得怎麼進來的,也沒記得有大門。現在才看到那是直聳天際的白色的大門,形態跟咱們東方世界的門不同),站那裏我回頭想再看一看他們的國度,先前那種不對勁的感覺又來了,但又說不出哪兒不對。那天使好像是讀懂我的思想,說:「你所感覺到的我們國度缺失的是歡樂,自從我們的王離開後,我們國度裏連一草一木都再也沒有快樂過。」這時我也讀到了他的思想──「求大造物主憐憫他們的王不要迷失在地上並送他回來。」同時也感受到他思想裏的那種期盼的悲苦,於是我對他說:「我的師尊正在人間開傳宇宙大法挽救整個宇宙天體。我的師尊慈悲一切眾生、救度一切眾生,也包括你們的王。而且大法在地上俄羅斯、荷蘭、丹麥等很多地方都已開傳,你們安心等待吧。」

我向他告辭離開了他們的國度,信步走著回憶師尊講過的法。我正想著有一道光從我頭頂上方射下來,我抬頭看去天空就像平行的裂開一樣,並顯露出上面的天國世界,再上面還有、再上面還有(只能這樣形容),只是一層比一層更大、更透明、更光亮,離我最近的這層我看的比較清楚,並顯現出幾個「神」(因為從形體到裝束與這兒的天使差異很大,我只能稱他們為「神」吧)。他們正注視著下面,從他們的目光中我讀出那是「期盼」,我想他們也正期盼著他們的主或王的回歸吧。這時那道光收了上去,天也複合如初。我的思想也瞬間回到現實。

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肩負著偉大的歷史使命。那些遙遠的天體大穹裏非常龐大的生命群---對我們寄予無限希望的眾生,都在期盼著我們,我們有甚麼理由不做好三件事呢?大法弟子修得好與不好就決定了那些生命群能不能得度的問題,那是無量無際的眾生呀!

我們已經知道,世上很多生命都是有來頭的,他們是甚麼主、王、很大的天體的神,代表著眾多的生命群,但是有些已經迷失了他們的本性,迷在常人中了。我們曾經千叮嚀、萬囑咐,如果我迷失在常人中,請一定叫醒我。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未來的佛道神,我們不能每天只是在家裏學法煉功,當然那是直接接觸法的一面,我們更要走出來講清真相,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救度那些代表龐大天體的王和主吧!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