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時國會議員要求無條件釋放許那(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三十日】北京法輪功學員許那是一位小有名氣的中年畫家,在被中共以「奧運」為藉口迫害。她的丈夫於宙是著名民謠樂隊「小娟和山谷裏的居民」的音樂人,二零零八年二月六日被迫害致死,距離他與許那從演唱會返家途中被非法抓捕僅僅十一天的時間。

許那在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就曾被中共非法判刑五年,在監獄裏遭受酷刑折磨。今年年初和丈夫於宙同時被非法在抓捕後,就一直被非法關押。中共當局甚至不讓她參加於宙的喪事。目前許那被關押在崇文區看守所,並面臨中共的非法判刑。

他們夫婦的悲慘遭遇受到了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比利時綠黨議員、國家議會請願委員會副主席菊麗埃特﹒布勒特女士(Juliette Boulet)特別致信比利時外交部長,在陳述了許那所遭受的迫害的同時,要求質詢中共當局許那目前的處境,並無條件釋放許那,和保障她的人身安全。


比利時國會議員菊麗埃特﹒布勒特女士。

以下是國會議員菊麗埃特﹒布勒特女士寫給外交部長卡偌﹒德﹒顧特先生(Karel De Gucht)的書面問題信的譯文:

部長先生,

最近發生在西藏的事件沒有讓我們漠然處之,並且使我們重新面對,在與中國關係的前景下,其不尊重人權的問題。

儘管如此,我們感到比利時政府鑑於與中國的經濟伙伴關係,其立場表現的不情願,這種把經濟利益考慮置於人權之上的行為使我們感到可悲。

因此,除了我們幾個月前被擱置的決議的提議和對這個議題的討論被持續報導外,今天我們想要問你有關許那,一位在中國和香港都有名氣的畫家,她的處境如何?

在二零零一年,她一直被拘留在一個位於團河的勞教所和北京女子監獄裏。在那裏,她受到各種酷刑,並被強迫從事高強度工作。她多次在一間小牢房中被毒打,有一次同時被八名囚犯毆打。它們(中共當局)強迫她盤腿坐下並和她的身體綁在一起。她一直被剝奪睡眠,他們還讓她在雪地中凍僵,一個多月不允許她洗漱,還有其它形式的折磨。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許那和她的丈夫於宙,一位中國最知名的民謠樂隊之一 「小娟和山谷裏的居民」的成員,在音樂會後返家的路上被北京警察抓捕。他們立即被關押到通州區的拘留所。

二月六日,於宙的家人收到一個通知,要求他們立即去清河急救中心探望於宙。當家人到達的時候,於宙已經死亡,身上蓋了一條白色床單。他的臉上仍然帶著呼吸器,但雙腿已然完全冰冷。醫生堅持認為,於宙死於絕食導致的糖尿病,但他的家人不能相信,因為於宙一直非常健康。警方要求對屍體立即火化,家人反對,但家人要驗屍的請求被拒絕了。

許那不能參加丈夫的葬禮,並被關押到隸屬北京公安局第七處的看守所。她已經被以「參與非法組織」和「妨礙法律實施」的罪名起訴。這個監獄基本上關押的都是政治犯。

許那從她的律師那裏知道了於宙去世的消息,她決定提交一份申訴,要求知道事件真相。於宙和許那的家人受到了威脅,而且警方也向他們施壓。我們已經獲悉,起訴許那的案件由於國際社會的壓力已經被推遲。

部長先生,許那女士遭遇的事例遠遠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中共當局對持不同意見的人士進行封鎖,並以非人道的手段拘留他們。失蹤的、沒有任何消息的人的數量令人吃驚。儘管所有的媒體或是獨立觀察家都被禁止,但酷刑及那些惡行已經被非政府組織大量報導出來。

那些人不能享有無罪的假定,沒有權利去保護自己,去陳述,並且經常在需要時得不到任何的醫療救治。這些狀況致使我們得出唯一的結論:要求無條件釋放許那,以及大量被中共當局非法關押的人士。

作為一個民主的、尊重人權的國家的代表,部長先生,請給那些對人類條件的卑鄙的勒索帶去些光明,確保許那女士沒有危險,這是我們,也是你們的責任。


(簽名)

菊麗埃特 布勒特
綠黨國會議員
6月13日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30/181195.html